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人生閱讀器 > 第007章 遺囑

<!--go-->    蘇傾音今天是生理期,身體多有不適,按理說,她應該多休息,不宜到處亂跑。

    只是蘇傾音僅剩三個月壽命,過一天,就少一天,“休息”這個詞對她來說太奢侈了。

    蘇傾音患的是腦干腫瘤,病情一旦加重,腦子隨時會出現問題,可能會精神恍惚、癡呆、昏迷,甚至變成植物人。

    正是因為如此,蘇傾音必須抓緊時間,在她腦子還清楚的時候,把想做的事做完。

    今晚意外聯系到杜書萬,蘇傾音于是不顧一切來見他。因為如果錯過了今天,她可能就沒機會再見到杜書萬。

    蘇傾音今晚雖然一直有說有笑,但是她的身體其實很不舒服,手腳脹疼,腹部和背部出現酸脹等癥狀,頭痛也越來越明顯,出了不少虛汗,額頭早已冷汗涔涔。只是她戴著鴨舌帽,又系著圍巾,把臉遮起來了,于是沒顯露出來。

    “我開車送你回家吧?”蘇傾音忽然提議道,“你的上衣淋雨了,得趕緊回家換一件,免得生病了。”

    “不行。”杜書萬拒絕道,“你開車我不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的?”蘇傾音微笑著說,“我駕駛技術挺好的,保證把你平安送到家。”

    “你駕駛技術雖然好,但是你身體狀態不好。”杜書萬問,“你今天是不是來大姨媽了?”

    “……”

    蘇傾音瞬間愣住,這個問題讓她猝不及防。

    暈,他怎么知道我今天是生理期?

    我沒跟任何人說過啊!

    而且,從見面到現在,我也沒表現出任何身體的不適,他怎么看出我來例假的?

    “你身體很不舒服吧?”杜書萬又問。

    “沒有啊,我挺好的……”

    “好個屁啊。要是挺好的,你為什么會出那么多虛汗?”

    “……”

    蘇傾音噎了一下。

    他怎么知道我出虛汗?

    我的臉明明都遮擋起來了……

    “你現在是不是手腳發脹,下腹和背部還出現酸脹下墜等不適癥狀,并伴有明顯的頭痛?”杜書萬又問。

    蘇傾音心下駭然,奇怪地問:“你怎么知道得這么清楚?”

    杜書萬沒有回答,繼續道,“你身體狀態這么差,開車太危險了。所以,必須先治療一下。”

    “治療?”蘇傾音撇撇嘴,小聲嘀咕,“大姨媽是親戚,又不是疾病,怎么治療?”

    杜書萬道:“世上無難事。大姨媽并非不可戰勝。”

    蘇傾音眨了眨眼:“你有辦法?”

    “如果想消除身體的不適,你現在就按我說的去做。”杜書萬道,“首先,你把眼睛閉上。”

    “閉眼?”

    說實話,蘇傾音并不相信杜書萬能消除她身體的不適,畢竟大姨媽是女人與生俱來的生理現象,醫生也束手無策,她可不信杜書萬能有什么高招。

    只是蘇傾音有點好奇,杜書萬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這個男人的行為總是出人意料,蘇傾音很想知道他這次又想干什么。

    于是,蘇傾音聽從杜書萬的指示,閉上了眼睛:“我已經閉眼了,接下來做什么?”

    “從現在起,你不要說話。”

    “為什么?”

    “我說了,你不要再說話。”

    “……”

    “好了。”杜書萬開始指導,“首先,你深吸一口氣,全力放松身體,想象自己就躺在海灘上……”

    蘇傾音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名堂,只是默默照做。

    杜書萬接著說:“……此刻,你已經躺在月牙島的海灘,面朝大海,浪花朵朵。在海天的盡頭,有一輪紅日冉冉升起,緋紅的晨光輕輕灑落在你的身軀上,讓你覺得很溫暖,很舒適……”

    聽到這里。

    蘇傾音察覺到不對勁,杜書萬說的這些話,不就是冥想的引導詞嗎?

    杜書萬到底想干什么啊?

    蘇傾音心生疑惑,只是她現在不能說話,只好默默閉著眼睛,繼續按照杜書萬的指示去做。

    在蘇傾音閉目冥想之際,

    杜書萬掏出手機,打開人生閱讀器,準備修改《蘇傾音傳》的劇情,治好她的大姨媽。

    杜書萬在《蘇傾音傳》今天的章節里,輸入這么一個小劇情:“……凌晨2點50分,蘇傾音大姨媽導致的不適癥狀突然全部消失了,身體處于良好的狀態……”

    寫完這句話,點擊確定。

    人生閱讀器:“親愛的讀者,您此次修改的劇情需要消耗40點書幣,是否修改?”

    40點書幣?

    這么少?

    看來,大姨媽只是小病,修改這種小病的劇情,需要的書幣并不多。

    只有修改重大疾病的劇情,才會消耗比較多的書幣。

    既然治療大姨媽只要40點書幣,杜書萬決定修改。

    “是。”

    “劇情修改成功!”

    嘩!

    人生閱讀器界面一閃,剛剛杜書萬修改的劇情便生效了。

    這樣一來,蘇傾音大姨媽已經被治好了,她身體的不適癥狀會在凌晨2點50分全部消失。

    此刻已是凌晨2點49分50秒,只剩下10秒的時間。

    “好了。”

    杜書萬最后說道,“你現在可以睜眼了。”

    蘇傾音緩緩睜開眼,小嘴一張,正準備說話,只是想起杜書萬讓她別說話,于是,又默默閉上嘴。

    看到這滑稽的一幕,杜書萬心里樂了:“你可以說話了。”

    “哦。”

    “你現在身體感覺怎么樣?”

    “感覺……咦?”

    蘇傾音原本不抱任何期待,只是當她重新審視自己的身體時,發覺不適的癥狀似乎消失了……

    不是似乎消失,是真的消失了!

    手腳的疼痛,消失了。

    腹部和背部的酸脹,消失了。

    頭部的痛感,也消失了。

    整個人煥然一新,生理期出現的不適癥狀都沒有了。

    這是怎么回事?

    我剛剛只是按照杜書萬的指示,做了一下冥想,為什么這些癥狀就消失了?

    蘇傾音百思不解,問道:“為什么我身體突然好了?”

    杜書萬道:“這不是明擺著嗎,說明我剛剛的治療手段見效了。”

    “可是……”蘇傾音皺眉,“你剛剛的治療手段,好像就是冥想吧,為什么會有這種效果?你以前也幫人這么治療過嗎?”

    杜書萬搖頭:“沒有,你是第一個,因為別人不像你這么聽話,愿意聽從我的指示。”

    “……”

    蘇傾音想不明白,自己身體的不適癥狀為什么會全部消失。不過,她也沒心思深究了,因為杜書萬讓她想不明白的事太多了,根本深究不過來。

    杜書萬為什么會帶胃康星?

    杜書萬為什么會帶雨衣?

    杜書萬為什么知道我今天是生理期?

    這些問題,蘇傾音都想不通,她只知道在杜書萬的幫助下,自己今天遇到的問題都迎刃而解,連生理期的問題都解決了……

    這一刻,蘇傾音突然覺得特別輕松。

    這兩天,她被突如其來的絕癥壓得幾乎喘不過氣來,今天又來大姨媽,身心疲憊到極點。

    直到此刻,在杜書萬面前,蘇傾音終于得到了一點喘息的機會。

    人生閱讀器顯示,蘇傾音此時的友好度上升0.9.

    這是到目前為止,友好度單次最高漲幅。

    友好度上升0.9,杜書萬每天就能多獲得0.9點書幣,100天就能多獲得90點書幣。而剛剛修改大姨媽的劇情,消耗了40點書幣,這樣一來,等于凈賺50點書幣。

    換句話說,如果合理的使用書幣,不僅書幣不會減少,反而可能增多。

    “我身體已經沒事了。”蘇傾音道,“我現在開車送你回家。”

    “我的出租屋就在附近,你不用開車送我……”

    “你今天幫我這么多忙,我送你回家是應該的。你住哪?”

    “學生街114號。”

    蘇傾音打開導航儀,啟動小車,一路向北,開往學生街。

    路程確實不遠,不到三分鐘就抵達了。

    小車停靠學生街的停車位。

    雨也已經停了。

    杜書萬和蘇傾音同時下車。

    “杜書萬,我想去參觀一下你的出租屋。”

    “就是普通的出租屋,有什么可參觀的?”杜書萬道,“我回家就準備睡覺了,可沒精力招待你。”

    “放心吧,我只是參觀一下,馬上就走,不會打擾你的。你出租屋在哪?”

    “這邊。”

    杜書萬拐進一條巷道,蘇傾音跟了上去。

    已是午夜三點,巷道路燈昏暗,視線并不清晰。

    “小心點,下水道的井蓋壞了,有個大坑,別掉進去了。”

    “井蓋壞了,為什么不叫人來修呢?”

    “今天剛壞的。”

    “哦。”

    在昏暗的巷道走了一會,便來到百味書店,杜書萬直奔二樓201室,這是他的出租屋。

    掏鑰匙,開門。

    兩人走進出租屋。

    “我頭發淋雨了,先去洗個頭,你自便。”

    “嗯。”

    杜書萬從衣柜拿了件上衣,前往衛生間洗頭。

    蘇傾音獨自呆在臥室,眼眸一凝,環視四周。

    出租屋十分寬敞,約30平米,蘇傾音對房間的第一印象是——井然有序!

    許多男人的房間都很邋遢,一片凌亂,跟豬窩似的,蘇傾音本以為杜書萬的房間也會很亂,結果,完全出乎她的預料。

    杜書萬的房間不僅不亂,反而十分整潔,每一樣擺設都井井有條。

    床鋪上的被子疊得整整齊齊,鞋架上的鞋子按次序擺列,書桌的文具、插座、臺燈……也都井然有序。

    整個房間看上去,有一種極度協調的舒適感,如果不是高度自律的人,不可能把臥室保持得如此齊整。

    掃視了一圈,蘇傾音很快被一樣東西吸引了——書架。

    臥室左側,有一排書架,高約2米,長約6米,占據了整面墻壁。

    書架上面擺滿了圖書,共計約2000本,一眼看去,映入眼簾的書名是《文學概論》、《現代文學史》、《故事形態學》、《閱讀心理學》、《寫作學概論》、《文學批評與欣賞》、《小說創作詞典》、《情節與角色》……

    大部分書籍都和文學有關,此外,還有一些古籍,是杜書萬從舊書市場買來的。

    “這么多書,真是小書蟲呢。”

    蘇傾音站在書架前,來回觀摩,這時,她發現書架第一層角落的位置,擺放著七本筆記本。

    蘇傾音取下其中一本筆記本,翻開一看,只見筆記本里寫滿了字跡,內容全部和小說創作有關。

    原來,這是杜書萬寫小說用的寫作筆記。

    過去十多年,杜書萬為了生計,寫了許多小說,于是,記錄了許多寫作筆記,總共有厚厚的七本。

    “杜書萬竟寫過這么多小說?”

    蘇傾音很是詫異,杜書萬今年也才20歲,單單寫作筆記就有七本,可見他過去十多年,在寫作上花了大量的精力。

    這七本寫作筆記,記錄了杜書萬過去十多年的寫作經歷,有的筆記是大學時候寫的,有的筆記是中學時候寫的,有的筆記則是小學時候寫的。

    在七本寫作筆記中,有一本黑色封面的筆記特別陳舊,它是杜書萬小學時候用的筆記。

    蘇傾音取下黑色封面的筆記,翻開看了看,里面的字跡非常稚嫩,因為當時的杜書萬還在讀小學。

    “嗯?”

    這時,蘇傾音發現筆記里夾著一張照片。

    這是一張合照,照片中有一個清瘦的小男生和一個圓潤的小女生,兩個小朋友站在陽光小學校門口的榕樹下,一起拍下這張合照……

    看到合照。

    蘇傾音心間微微一動,她已經認出來了,這是她和杜書萬十二年前拍的合照。當時,蘇傾音準備轉學,臨走前,和杜書萬合影留念。

    這張合照,蘇傾音原本也有一張,只是出國后,由于一場意外,她的這張合照丟失了,為此,她還傷心了很久。

    現在重新看到這張合照,蘇傾音喜出望外,掏出手機,把合照拍了下來,然后把筆記本放回書架……

    “咳——”

    這時,杜書萬已經洗好頭,返回臥室,問道,“你在干嘛?”

    “沒有啊。”蘇傾音問,“書架上這些筆記本是你的寫作筆記吧?你為什么寫了那么多小說?”

    “為了賺錢。”

    “賺錢?”蘇傾音奇怪,“你不是還在上大學嗎,干嘛要賺錢?”

    “不賺錢哪來的生活費?”

    “你父母呢?”

    “去世了。”

    “……”

    蘇傾音一怔,她是直到現在才知道這件事,秀眉一彎,小心翼翼地問,“什么時候的事啊?”

    “小學二年級。”

    “小學二年級……”

    蘇傾音回憶了一下,這不正好是她出國的時間嗎?也就是說,她出國后,杜書萬的父母就去世了……

    蘇傾音九歲時也失去了母親,她知道一個小孩沒有了父母,生活是什么樣的。

    雖然蘇傾音不知道杜書萬這些年經歷了什么,但是她很清楚,杜書萬肯定也吃了不少苦。

    最讓蘇傾音驚訝的是,杜書萬居然還考上了南州大學。

    南州大學是華夏排名前五的名牌大學,即使是家庭優越的孩子要考上也很難。杜書萬一邊學習,還要一邊賺錢,竟還能考上南大,必然是付出了比普通學生更多的努力。

    蘇傾音在母親去世后,她就被迫輟學了。現在看到杜書萬考上大學,蘇傾音暗自為他感到高興。

    “屋子你參觀完了沒有?”杜書萬問。

    “參觀完了。”

    “那你可以回醫院了吧?”杜書萬提醒,“再過一個多小時天就亮了,你要是再不走,可能就走不了。”

    “好吧。”蘇傾音遲疑了一下,忽然問,“有什么我可以幫你的嗎?”

    “幫我?”杜書萬沒聽明白,“幫我什么?”

    “什么都可以啊。”蘇傾音語氣誠懇,“我們是老同學,互相幫忙是應該的。你今天幫了我這么多忙,也該輪到我幫你了,你可千萬別跟我見外。”

    杜書萬道:“放心,我不會跟你見外。”

    蘇傾音道:“那說說看,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

    杜書萬搖頭:“沒有。”

    “……”蘇傾音有點不樂意了,“你不是說不見外嗎?”

    “我沒見外啊。”杜書萬道,“我現在不缺吃,不缺穿,工作順利,學業有成,你覺得我需要什么幫忙?”

    好吧,他的生活看上去確實挺好的。

    蘇傾音又問:“那如果將來我需要你幫忙,你會幫我嗎?”

    杜書萬道:“你一個大明星,哪需要我幫忙?”

    “那可不一定。”蘇傾音道,“說不定將來有些事,真的需要你幫忙呢。”

    她這話什么意思?

    總感覺話中有話?

    杜書萬表態:“既然是老同學,如果是力所能及的忙,我當然會幫。”

    “行,有你這句話就夠了。”蘇傾音再次看了看屋子,靜默一會,輕聲道,“那我先回去了。”

    “路上小心。”

    “你早點休息。”

    “路上小心。”

    “拜拜。”

    “路上小心。”

    “……”

    蘇傾音笑了笑,她其實不太想離開,時隔十二年才見到老同學,自然想多聊一會。而且,今天分別后,蘇傾音可能再也見不到杜書萬了,畢竟,她的病隨時可能加重。

    不過,蘇傾音不想打擾到杜書萬的正常生活,只能先行離開。

    “杜書萬,我走了。”

    “路上小心。”

    “嗯,拜拜。”

    揮了揮小手,蘇傾音轉身離去。

    杜書萬來到走廊,目送蘇傾音,直到她駕駛著小車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蘇傾音離開后。

    杜書萬查看一下人生閱讀器,發覺蘇傾音的友好度從52.9上升到55,一下子飆升了2.1,這上升的幅度令人意外。

    友好度為什么上升這么多?

    難道是因為我也是孤兒嗎?

    杜書萬從小失去父母,蘇傾音也一樣,他不由懷疑,正是因為兩人類似的成長經歷,讓蘇傾音仿佛找到知音一樣,友好度于是飆升了。

    折騰了一宿,杜書萬也困了,于是回屋休息。

    ……

    中午十二點。

    鬧鈴響了。

    杜書萬準時起床,伸了伸懶腰,正要去洗漱。

    這時,人生閱讀器提醒:“親愛的讀者,《蘇傾音傳》今天更新的章節劇情已經發生改變,建議您重新閱讀。”

    什么情況?

    《蘇傾音傳》劇情發生改變?

    杜書萬想了想,一下子明白了。

    《蘇傾音傳》劇情會發生改變,是杜書萬造成的。

    按照原來的劇情,今天蘇傾音原本應該被雨淋濕,結果,杜書萬提前準備了雨衣,導致蘇傾音沒有淋雨,改變了劇情。

    同理,今天蘇傾音原本由于生理期身體應該很不舒服,結果,杜書萬治好了大姨媽,導致蘇傾音身體處于良好狀態,又改變了劇情。

    正是因為杜書萬改變了劇情,導致今天后續的劇情也發生了變化。

    那么,今天的劇情會變成什么樣呢?

    杜書萬點擊《蘇傾音傳》今天的章節,重新閱讀起來:

    “……凌晨3點多,蘇傾音離開杜書萬的出租屋,開車返回南州市第一醫院。

    到了醫院,蘇傾音搜索了杜書萬在網上發表的小說,閱讀了起來,這一讀就是七個小時。

    中午十一點,蘇傾音聯系了她的律師吳守義,決定立下遺囑。蘇傾音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是時候立個遺囑,寫明個人財產的繼承問題。

    蘇傾音把自己的財產總共分為三份,分別由三個人繼承。一份財產由Aileen繼承,一份財產由黃勝男繼承,一份財產由杜書萬繼承。

    其中,國內大部分財產,蘇傾音準備都轉到杜書萬名下,這包括蘇傾音的存款、股票、兩套房子和傾音基金會。

    在蘇傾音死后,傾音基金會將由杜書萬全權負責……

    ……”

    章節看到這里。

    杜書萬一臉懵圈。

    遺囑?

    財產繼承?

    蘇傾音今天中午居然立下了遺囑,她把個人財產分成三份,其中,一份財產竟然將由杜書萬來繼承。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蘇傾音為什么要把她的財產留給我?

    ……

    ……

    一個小時前。

    南州市第一醫院。

    貴賓病房。

    蘇傾音躺在病床上,對面坐著一名五十多歲的男子,他是一名律師,叫吳守義。

    吳守義律師問:“傾音,你真準備把整個基金會交給杜書萬先生嗎?”

    蘇傾音點點頭。

    吳守義律師提醒:“杜書萬先生雖然是名牌大學的學生,但是他學的是文學專業,恐怕不太懂得基金會的運營。”

    “不懂沒有關系,可以學嘛,我不也是從零開始的嗎?”蘇傾音道,“既然我都能學會,杜書萬肯定也可以,而且,他會比我做得更好。杜書萬的成長經歷和我很像,他是最佳人選,我相信自己的眼光。”

    吳守義律師點點頭:“你心里有數就行。對了,國內的兩處房產你準備怎么處理?”

    “房產?”

    蘇傾音這才想起來,自己回國后購置了兩套房子,但是由于行程太滿,她根本沒去看過房子,差點都給忘了,“這兩套房子也都轉到杜書萬名下吧。”

    “行。”吳守義律師轉口問,“國內的事務你都交給杜書萬先生了,那么麥國那邊……”

    “麥國那邊我已經交待Aileen。”蘇傾音道,“在我死后,杜書萬如果掌管了基金會,Aileen會聯系他,反正我已經都安排好了。”

    “真是辛苦你了。”吳守義律師長長嘆口氣,“這老天真是不開眼,為什么讓你得上這種病?”

    “吳叔,你也別難過,我能活到今天,已經是奇跡了。”蘇傾音打了個長長的哈欠,“吳叔,今天就到這吧,我想睡覺了。”

    “行,你好好休息。”

    吳守義收拾一下遺囑的材料,先行離開。

    蘇傾音則躺倒在病床,昏昏睡去,這一覺,從中午一直睡到深夜。

    ……

    出租屋。

    杜書萬已經讀完了《蘇傾音傳》今天的章節,并確定了一件事——蘇傾音真的要把部分財產歸到他名下。

    蘇傾音的這些財產,除了一筆巨額存款外,還有股票、兩套房子和一個基金會。

    如果蘇傾音死了,她在國內的大部分財產都將由杜書萬繼承。

    蘇傾音今天離開時,曾經對杜書萬說,將來可能有事要杜書萬幫忙。

    杜書萬現在終于明白,蘇傾音要他幫的忙,就是掌管傾音基金會。

    蘇傾音死后,杜書萬將成為傾音基金會新的管理者。

    那么,蘇傾音留下的這筆財產總共值多少錢呢?

    杜書萬也不清楚,但是顯而易見,這筆財產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普通人奮斗一生,都賺不到這么多錢。

    所以,杜書萬現在有兩種選擇:

    第一種選擇,讓蘇傾音死去。一旦蘇傾音死了,杜書萬就能繼承一大筆錢、股票、兩套房子和一個基金會,瞬間成為富豪,這輩子基本不會缺錢了。

    第二種選擇,讓蘇傾音活下來,治好她的腦干腫瘤。一旦蘇傾音活下來,杜書萬就不能繼承她的財產,一分錢也得不到。

    兩種選擇,怎么選?

    -----

    PS:感謝書友【澈二】【忘了我的未來】的打賞。

    <!--over-->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