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說 > 嫡女重生之賴上太子爺 > 第092章 太子的強勢


    092

    昭陽長公主素來囂張跋扈慣了,更何況她一直都攀附皇后這邊,對宇文絕期有很大的意見,此番宇文絕期欺負她的寶貝女兒,她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啊,恨不得直接上去撓花了宇文絕期的臉。

    宇文絕期絲毫不懼,冷冷的眸光掃過昭陽長公主和秦嬈嬈:“你們還敢說,秦嬈嬈將淺淺推到水里去,孤不過是以彼之道,還之彼身罷了,你們倒是受不了了,這荷花池水極深,況且這么大的面積,現在還沒找到淺淺,如果淺淺真的有個三長兩短,孤就要秦嬈嬈陪葬!”宇文絕期寒氣逼人,足以冰封千里。

    也許是宇文絕期的眸光太過于寒冽,秦嬈嬈禁不住打了個寒戰,身子發軟,差一點就跌坐在了地上。

    昭陽長公主的臉色也十分難看。

    她怎么都沒想到宇文絕期竟然半點不給她這個姑母面子,當著眾人就說這么重的話。

    簡直把她長公主的臉面給踩碎了。

    “太子這話說的好輕狂,你憑什么說是嬈兒把葉淺懿給推下水的。”昭陽長公主反駁道。

    “是她親口對孤說的,是她把淺淺給推下去的。”宇文絕期冷冷的說道。

    秦嬈嬈雖然心里怕死了,可是也知道輕重,更是知道維護自己的權益。

    “我沒有。”秦嬈嬈喊道:“母親,我是對太子殿下說過這話,可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不當心的,你也看到了周邊青苔太重了,葉姐姐坐在荷花池邊上,我也是腳下一滑才把葉姐姐推到水里去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秦嬈嬈哭訴道。

    秦嬈嬈也是哭的肝腸寸斷,委屈的不行:“太子殿下不分青紅皂白就把我踹到水里去了,皇舅父,你可要給嬈兒做主啊。”秦嬈嬈直接跪到在文炎帝面前,痛哭流涕道。

    秦嬈嬈也是個很會撒嬌耍癡的人,這一點,和昭陽長公主是有些像的,昭陽長公主也是如此,不管誰對誰錯府,反正她總能講出一些道理來,無理反纏的哪一類。

    文炎帝每次被昭陽長公主哭訴的時候,都覺得很頭大,現在又加上秦嬈嬈,文炎帝覺得自己的頭頂都快炸開了。

    “好了,別哭了,哭的朕頭疼,不管你是有心還是無意,可和頤始終是因為你才落水的,此時你難辭其咎。”文炎帝不耐煩的揮手。

    “皇舅父,嬈兒真的不是有心的,嬈兒只是想和葉姐姐說說話,因為之前我們有些誤會,皇舅父你要相信嬈兒啊,嬈兒如果真的想要謀害葉姐姐的話,也不會選在這樣的地方啊,就像現在,如果葉姐姐真的出了什么事兒,嬈兒豈不是有一百張嘴也說不清了嗎?”秦嬈嬈邊哭邊說道。

    這話說的倒也是在理的。

    “你說謊!”白芷尖聲喊道:“你就是故意把小姐推下水的,是你說的,和小姐的過節不可能就怎樣完結的,然后趁著小姐不防備,就把小姐給推下去了,到現在小姐還沒找到,若是小姐真有個三長兩短,你就是殺人兇手!”白芷雙目赤紅,死死的盯著秦嬈嬈,看樣子,恨不得把秦嬈嬈給生吞活剝了。

    秦嬈嬈立刻展現出恐懼狀,身子也往后躲去:“不,我沒有,我真的不是有意的,與其被你們這樣冤枉,我還不如死了算了。”說著就要往水里跳。

    如今的局面已經混亂的不行了,荷花池里到處都是找人的侍衛,甚至連會水的宮女也跳下去了不少。

    到現在已然滅有葉淺懿的蹤影,并且此刻連葉昭也沒了蹤跡,大家心里已經夠亂的了。

    “給朕攔著她,昭陽,你先把嬈兒待下去,梳洗一下,有什么事兒,待會再說吧。”文炎帝揉著眉心,沉聲說道。

    昭陽長公主雖然有的時候會胡攪蠻纏,可是也懂得見好就收的道理,看文炎帝這個樣子,很明顯就是不耐煩了,若秦嬈嬈一味兒的糾纏下去,也討不到好處,昭陽長公主自然讓人把連哭帶叫的秦嬈嬈給帶下去了。

    她也跟著一同走了。

    葉愷一直看著湖面,他此刻根本顧不上別的,只盼著這一雙兒女能夠平安無事,就心滿意足了。

    宇文倩和秦卿卿兩個人緊張的要死,原本不甚熟悉的兩個人卻緊緊的拉著手,似乎這樣才能彼此給對方打氣,她們都在祈禱葉淺懿一定要平安啊。

    何氏帶著葉蓁葉蕎也滿臉憂心的站在旁邊,葉蕎到底年紀小,眼圈兒都有些紅了。

    她其實真的覺得二姐姐很好,可這么久了,二姐姐都沒有蹤跡,還能活的了嗎?

    這若是溺水身亡,只怕也是會很快的。

    想想葉蕎的眼淚都掉下來,直接伏在合適肩膀上哭起來了。

    “是昭兒。”葉愷突然驚叫道。

    果然看到湖面上有個人游了過來,他的動作十分流暢,在湖里暢通無阻,一會兒便到了岸邊,宇文絕期也顧不得其他,連忙伸手去拉葉昭上來。

    葉昭翻身上岸,渾身濕漉漉的。

    “昭兒,你沒事吧,懿兒呢?”葉愷急切的問道。

    葉昭搖了搖頭:“父親,孩兒尋遍了整個荷花池,也沒有找到懿兒的蹤跡。”葉昭耷拉著腦袋,說道。

    “什么!”葉愷大驚失色。

    宇文絕期的臉色也頓時黑如焦炭,他再也等不了:“孤去找!”

    “太子!”文炎帝喚道。

    “父皇,淺淺是兒臣的未婚妻,兒臣不能不管她。”說完,宇文絕期就要往水下跳。

    “給朕攔著太子!”文炎帝下令道。

    “父皇!”宇文絕期態度強硬,一臉堅決:“今日父皇若是不讓兒臣親自去找淺淺,那兒臣就死在父皇面前!阿玄是為了救兒臣死的,兒臣無法看著淺淺死在兒臣面前!”

    文炎帝聞言,頓時面色蒼白,沒有一點血色。

    宇文絕期從小到大,都是一個合格的儲君,沒做過一件出格的事情。

    而文炎帝也覺得宇文絕期是個合格的太子,合格的帝王。

    可今日宇文絕期,竟然為了一個女子,以死相挾。

    這真的是太出乎文炎帝的意料之外了。

    “太子!”

    宇文絕期毅然決然跳入了水中。

    而他的兩名貼身護衛,緊跟著也跳進了水里。

    葉昭覺得腦殼兒昏的更厲害了。

    我的妹妹,咱們今天這玩笑是不是開的有些大了。

    陛下和太子都杠上了,完了,心臟疼。

    而此刻葉淺懿并不知道這邊發生的事情,正在廂房里慢吞吞的換衣服呢。

    葉淺懿如何也不知道宇文絕期會為她,和文炎帝杠上的。

    在她心里,太子哥哥一直都是個萬年冰山,而且她也沒啥事,好好的呢。

    如果葉淺懿知道,真不知道是該感動呢,還是該懊悔的抽自己幾耳光呢。

    事情咋個會變成這樣子呢。

    葉愷滿臉痛苦,葉昭卻一臉若有所思的看著水面。

    他在沉思,在沉思,他要不要把真相說出來,會不會被打死。

    葉昭滿臉糾結,滿臉痛苦,還能不能愉快的相處下去了。

    葉淺懿優哉游哉的換好衣服,她不會盤發,所以只能散著了。

    她剛打算離開廂房,卻聽到外頭有動靜。

    便悄悄的打開了一條門縫,竟然看到昭陽長公主和秦姚姚帶著秦嬈嬈往這邊過來了。

    秦嬈嬈披著披風全身都濕透了,臉上還掛著淚痕,這是幾個意思?難不成也掉水里了?

    看樣子,肯定也是來換衣服的。

    這秦家的廂房在后一排第二間。

    等一群人進了廂房之后,葉淺懿便悄悄的溜了過去,然后躲在窗戶下面偷聽。

    今天她也是做夠了聽壁腳的事情了。

    秦嬈嬈先把濕衣服脫了。

    就聽昭陽長公主暴躁的聲音響起來:“嬈兒,你怎么回事兒?不是說了不讓你去招惹那個葉淺懿嗎?你怎么又和她攪和到一起了。”

    秦姚姚也忍不住責怪道:“嬈兒,你也太任性了,你這樣,豈不是讓皇舅父再一次惱了咱們嗎?這一次,只怕連皇祖母也不會幫著你了,今日上午本就出了這么大的事情,皇祖母這心里本就不大痛快,你怎么不知道輕重呢。”

    秦姚姚本就委屈的不行,這荷花池里的水本就很臟,她下去還嗆了好幾口,嘴里的還進了淤泥,本就嘔死了。

    現在母親和姐姐還只是責怪她,她如何能受得了呢。

    “姐姐和母親反正也是瞧不上我了,倒不如讓我死了算了,反正太子也要殺了我給葉淺懿那個賤人陪葬,此番都把我給踢下水了,往后還不知道會怎么對付我呢?母親和姐姐也不必管我了,不如我現在一頭碰死,都是省了你們的事了。”說著就要去撞墻。

    昭陽長公主氣的鼻子都歪了,這一哭二鬧三上吊本來是她的專利,可現在秦嬈嬈用的倒是爐火純青了,還用在她身上了,真的是氣死人了。

    “你這個孽障,你是要氣死我嗎?”昭陽長公主氣的捂心口。

    “母親,你救救我吧,我也沒想到會弄成這樣,如果葉淺懿真的死了,那我可怎么辦啊?”秦嬈嬈哭著說道。

    “你現在知道害怕了。”昭陽長公主也很頭大,如果葉淺懿沒事那還好說,可葉淺懿若真的出事了,這事兒就真的大發了。

    “你早干嘛去了,你好端端,你去推她干嘛?”昭陽長公主一個頭倆大。

    “我不是故意的。”秦嬈嬈眼神躲閃,結結巴巴的說道。

    “你拉到吧。”昭陽長公主冷笑:“你是我生的,你有幾斤幾兩我最清楚了,你心里那點小九九我會不清楚嗎?你這孩子,做事太欠考慮了,你如果想要對付葉淺懿,以后有的是法子,何必現在引火燒身呢,你說現在怎么辦吧。”

    “母親,葉淺懿未必會死吧。”秦姚姚也有些害怕了。

    “不好說啊,這荷花池下頭的淤泥很深啊,若是被什么給纏住了,陷下去了,找不到也是有可能的,你沒看到葉愷的臉色都變了嗎?如果葉淺懿真的出了事,這件事只怕是難以了結了。”昭陽長公主也是憂心忡忡。

    秦嬈嬈此刻是真的知道害怕了:“母親救我。”秦嬈嬈哭的鼻涕一把淚一把的:“我不想死啊,我還年輕,求求母親救救我吧。”

    秦嬈嬈也只是粗略的梳洗了一下,穿好了褻衣,跪在昭陽長公主面前,哭的不能自持。

    “好了,你先起來,你是我的女兒,我自然會救你了,你趕緊穿好衣服,咱們去求你皇祖母,無論如何也要保住你的性命。”昭陽長公主也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了。

    哪怕是剛才她強橫的和太子對上,如果葉淺懿沒死,一切都好說,可葉淺懿若真的死了,事情可就真的難辦了。

    她也就不占理了。

    武安侯府加上個東宮,也不是好對付的啊。

    秦嬈嬈此刻自然是乖乖聽話,十分順從,不敢有任何的意見了。

    葉淺懿此刻早離開了。

    聽壁腳聽個關鍵也就差不多了。

    不過她怎么也沒想到太子哥哥竟然會把秦嬈嬈給踢下水,難道是為了給自己出氣嗎?

    現在的情況是大家都找不到她,以為她掛掉了嗎?

    算了,還是別藏了,趕緊出去吧,省的讓父親和太子哥哥擔心。

    葉淺懿迅速的穿過后殿回廊,總算是到了荷花池邊。

    此刻邊上的人,比剛才多了好幾倍,里三層外三層的都圍起來了。

    葉淺懿廢了很大的勁兒,才擠過去。

    “那個,陛下,父親,我在這兒呢。”葉淺懿趕緊邊往那邊走,邊擺手。

    還沒走過去,一道人影已經過來,直接抱住了葉淺懿:“小姐,小姐,你還活著,真好啊!”白芷扯開嗓子,就大哭起來,哭的肝腸寸斷的。

    葉淺懿頓時有些頭大:“白芷,我沒事,我不是好好的嗎?”

    葉愷在看到葉淺懿的那一刻,眼睛頓時就濕潤了。

    文炎帝也松了口氣。

    文炎帝身邊站著的是元后,慶貴妃,淑妃和賢妃在大殿陪著兩位太后。

    幾位皇子公主也都在身邊。

    葉淺懿此刻穿了一襲月牙色寬袖窄腰的長裙,未施粉黛,長發飄飄,像極了墜落凡塵的仙子。

    幾位皇子都看待了。

    葉昭此刻沒在場,去換衣服了。

    葉淺懿走到文炎帝身邊,深深拜倒:“是臣女的不是,讓陛下擔憂了。”

    “快起來。”文炎帝都不顧禮節,親自把葉淺懿扶了起來。

    說實話,葉淺懿安然無恙,他也甚至激動啊,若是葉淺懿出了事,他都不知道該怎么給葉家交代了。

    秦嬈嬈是昭陽的女兒,照理說是該殺人償命的,可是昭陽能干嗎?母后能干嗎?

    可若是不重懲,葉家能干嗎?太子能干嗎?

    太子到現在還在水里尋找葉淺懿呢。

    一想到這些,文炎帝都覺得腦殼兒快炸開了。

    不過幸好葉淺懿活著,安然無恙,事情總算是向著好的一面發展了。

    葉淺懿的手在袖子里,文炎帝也只是碰到了葉淺懿的衣服。

    文炎帝靠近葉淺懿的時候,一股淡淡的幽香撲鼻而來。

    文炎帝也觀察到了,葉淺懿未施粉黛,而且周身沒有多余的佩飾,連個香包也沒帶,可這股子想起是打哪里來的呢。

    這大概就是女兒家的甜香吧。

    怪不得宇文絕期這小子為了葉淺懿要死要活的,英雄難過美人關啊,年少輕狂,血氣方剛的,倒也正常。

    對于剛才的事情,文炎帝竟然也不怎么在意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樣的女子,誰人不愛,若是他年輕個十幾歲,他也會義無反顧的將葉淺懿納入后宮,如今,他倒真的沒有這樣荒唐的想法,葉淺懿,的確是一奇女子。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