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水果大佬 > 第一百零四章 除夕(求訂閱,求月票)
    在春節置辦年貨是我國尋常百姓家不可或缺的頭等大事。

    往年春節,秦家因為窮,基本上沒能力準備多少年貨,甚至秦大寶、秦二英、秦三貴、秦四海四個,不是這個今年不回來過年,就是那個今年不回來過年。

    整整幾年時間,全家就沒能過一個真正團圓年。

    今年自然不一樣了,今年秦家不僅僅能夠過團圓年了,還新增了一口人,那就是大嫂黃彤彤,而今年秦家準備的年貨之充足,說出去能把人嚇死。

    吃的、穿的、戴的、用的、耍的、供的、送的、干的、鮮的、生的、熟的……

    光是買煙花,秦六福就花了三十多萬,讓秦父秦母那叫一個心疼哦,這玩意也就聽個響和過過眼癮,隨便買點回來搞點喜慶的氣氛就行了,買這么多純粹就是在燒錢嘛!

    但秦六福的看法自然不一樣,攀比可不是只有城市才有,在農村也是非常盛行的,過年的時候置辦年貨要攀比,迎新年的時候放煙花炮竹,也是一種非常盛行的攀比方式。

    放煙花基本都是迎新年的時候才開始,然后哪家持續放煙花的時間最長,那就代表哪家的財力最雄厚,也預兆新的一年紅紅火火,這是一種極耗錢財的攀比方式,沒點資本的人家根本就沒有參與的資格。

    除了本村的人互相攀比以外,鄰近的村也會參與進來,畢竟離得都不遠,這個村放的煙花隔壁村也是能聽到響聲與那滿天光芒的。

    往年秦家自然沒有資格參與這種堪稱奢華的攀比方式,都是隨便買點便宜鞭炮,三兩分鐘放完了事,然后就一臉羨慕的看著鄰居家那不斷沖天而起的漂亮煙花。

    今年秦六福可不想再羨慕別人,也該輪到鄰居們羨慕羨慕他們秦家了。

    轉眼間,便到了除夕。

    青河村這邊的規矩,除夕這一天要祭拜土地神、華光大帝、觀音菩薩等等神靈,還要祭拜自己的祖先。

    這個時間一般都是在中午進行,等祭拜完神靈與祖先后,家家戶戶便開始貼春聯以及準備年夜飯。

    青河村的年夜飯都比較早,不像其它地方,真的就是晚上吃的年夜飯,青河村這邊基本都是下午兩點左右開始吃年夜晚。

    秦六福他們年紀小的時候,會提前洗澡換新衣服,不過現在長大了,再加上這幾年也不太講究這個了,所以洗澡換新衣服的習俗也慢慢沒那么多人遵守了。

    今年秦家的年夜飯自然是由秦大寶這個曾經的“大廚”來大顯身手,給他打下手的是秦母、黃彤彤、秦二英、秦五鳳、秦七月、秦九珠這些娘子軍。

    至于秦父、秦三貴、秦四海、秦六福、秦八星幾人,則坐在涼亭那里喝茶聊天。

    而爺爺奶奶會輪流在幾個兒子家過年,今年輪到三叔家了。

    秦父習慣性的抱著一個水煙筒,他從八歲那年開始學會的抽水煙,至今已經足足有四十七年的煙齡了。

    父子幾個坐在一起,除了“憶苦”以外,話題基本就集中在秦三貴與秦四海的身上,畢竟這哥倆年紀都不小了,過完年秦三貴按虛歲論的話,那就是29了,而秦四海也26了。

    至于二姐更慘,過完年論虛歲已經31了,在青河村算是真正的老姑娘了!

    見父親把話題往娶媳婦這方面引,秦三貴只能拿二姐來頂雷,說道:“爸,二姐這不都沒找嘛,你讓她先找,她找到了我再找!”

    秦父恨鐵不成鋼的說道:“你啊,怎么就不能學學老六呢,你二姐我自然會催她,她明年必須找個人嫁出去,都多少歲了,以前家里困難找不到那也就算了,現在家里條件這么好還不急不躁的,腦子到底在想什么呢?”

    秦六福笑道:“爸,二姐的話,等會我問問她的意思,看看是想找個城里人,還是找個鄉下的本地人。

    至于三哥跟四哥,水果店那么多單身美女,難道你們就一個都沒有看中的嗎?

    如果有的話,也別藏著掖著,趕緊說出來讓大嫂幫你們敲敲邊鼓,看看能不能成事。成的話固然好,哪怕不成也可以換下一個目標,別把什么都悶在肚子里,否則誰知道你們喜歡什么樣的啊?”

    秦三貴與秦四海兩兄弟不由得對視了一眼,都感覺有些不好意思。

    想了想,秦三貴便一臉尷尬的說道:“老六啊,三哥我不是一個都沒看中,而是看中的太多了,感覺哪個配我都綽綽有余,反倒不知道該怎么選了!”

    秦六福聞言不由得啞然失笑,說道:“三哥,你也真是的,既然是這個態度,那你就早說啊,等過完春節我就讓大嫂替你張羅一下,盡量幫你挑一個性格好的!”

    秦三貴嘿嘿一笑,說道:“那敢情好,大嫂跟她們相處了也有大半年了,應該對她們的性格都挺了解的!”

    秦父“咕嚕咕嚕”的抽了兩口水煙,一臉無語的說道:“你就是個死腦筋,要是早跟老六說清楚的話,估計你都像你大哥一樣把媳婦領回家過年了!”

    秦三貴:“(#--)”

    秦六福笑了笑,然后看向四哥,問道:“四哥你呢,什么情況,在水果店里有沒有看中的人選?”

    秦四海瞥了正抽著水煙的秦父一眼,尷尬的笑道:“老六,我感覺4號分店的店長柳依依性格挺好的……”

    得,了解了,秦六福點頭說道:“明白了,這個同樣交給大嫂來辦,成了固然好,不成你再找下一個目標!”

    秦八星聽到六哥把三哥四哥安排得明明白白,便一臉期待的說道:“六哥,我們班有個女同學長得特別漂亮,你能不能也幫我追到她啊?”

    “咳咳!”秦父一個不留神,被水煙給嗆了一下。

    秦六福也是滿臉黑線,笑著罵道:“你小子皮癢了是不是?你都還沒成年呢,在學校給我好好讀書,別想著早戀,知道沒有?”

    緩過勁來的秦父也跟著罵道:“要是讓老子知道你在學校早戀,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秦八星脖子一縮,說道:“六哥,爸,我是開玩笑的……”

    就在此時,秦九珠蹦蹦跳跳的跑出來,脆聲喊道:“爸,三哥、四哥、六哥、八哥,快回來開飯了!”

    父子幾個連忙起身回去。

    秦家大別墅有內庭院外庭院之分,內庭院就像四合院里的庭院,是在別墅內部的。而外庭院是指別墅外的所有附屬場地、植被等。

    今天秦家的年夜飯,是在內庭院吃的。

    秦父幾人回去的時候,內庭院的一張特意訂做的大桌子上,擺著滿滿當當的一大桌色香味俱全的飯菜,碗筷也已經擺放好,酒也已經打開。

    都是一家人,沒有太多講究,坐下吃就完了!

    不過,自從微信朋友圈流行起來后,有好酒好菜朋友圈先吃是基操,所以兄妹幾個包括大嫂黃彤彤,都拿出手機從各個角度把年夜飯給拍了下來。

    再上傳到朋友圈之后,一家人才開始吃起了年夜大餐。

    飯桌上,秦六福把三哥以及四哥的目標跟大嫂提了一下,然后說道:“大嫂,旗艦店的那些小姐姐們你都比較熟悉,看看有沒有哪位適合三哥的,你給他張羅一下。另外4號分店的店長柳依依,大嫂你也去探探她的口風,看看四哥有沒有戲!”

    黃彤彤一臉微笑的說道:“這個沒問題,旗艦店的話,趙小莉跟劉珊珊都不錯,至于柳依依雖然接觸不多,但幫忙探個口風還是沒問題的!”

    秦六福笑道:“那就麻煩大嫂了,今年三哥四哥的脫單任務就交給你了!”

    黃彤彤笑道:“沒問題,等過完春節回去上班,我就把這事情給落實好!”

    秦六福點點頭,然后看向二姐說道:“二姐,你呢?爸都替你急死了,你自己到底有目標沒有?”

    秦二英看了不說話的秦父一眼,低頭說道:“我哪有什么目標!”

    秦六福問道:“那二姐你想找個什么樣的?如果想找本地的那太簡單了,只要我們家放出風聲去,十里八鄉的帥小伙任二姐你挑選。

    如果想找城里的也不難,現在大型的相親活動每個月都在不同城市舉辦,大不了就多跑幾個城市參加一下相親活動唄!

    如果這樣都不行的話,咱們就去參加電視上那什么‘非常完美’的相親節目,我就不信找不到一個合適的!”

    秦二英聽得目瞪口呆,連連擺手說道:“老六你開什么玩笑?就我這樣的還參加‘非常完美’,你想讓二姐我被人笑死啊?”

    秦五鳳也一臉汗顏的說道:“老六你這腦洞開得也太大了吧,讓二姐去參加‘非常完美’這種主意你也想得出來?”

    秦七月倒是眼中一亮,說道:“我覺得六哥這想法很好啊,不管成不成功,去體驗一下當女嘉賓的感覺也沒什么壞處,哪怕牽手不成功,也會有很多人會關注你,到時可供選擇的人選就會有很多了!”

    黃彤彤忍俊不禁的笑道:“這想法確實很好,不過實施起來還是太麻煩了,咱們可以先嘗試其它辦法,實在找不到滿意的,再考慮上‘非常完美’不遲!”

    自始至終,眾人都沒考慮過有沒有資格上‘非常完美’的問題。

    原因很簡單,像‘非常完美’這樣的相親節目,是最需要那種有鮮明特點的女嘉賓,而秦二英身上就具備這樣的特點。

    一是出身農村,有兄妹九人,這特點就太鮮明了,幾乎不可復制。

    二是家里有錢,從貧困家庭變成現在的富裕家庭,這同樣是極具代表性的。

    所以,秦家眾人根本都不擔心秦二英沒資格上‘非常完美’,就看秦二英到底想不想上這種相親節目去找男朋友而已。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