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歷史小說 > 回到明朝開工廠 > 第146章 化銃為槍 (第一更,求推薦,求收藏)
    不但趙士禎站了起來,戚繼光也站了起來。他們無不是盯著施奕文手中的東西,對于那東西,他們倒是再熟悉不過。

    火鐮。

    但凡是尋常人家,誰家里沒有火鐮。畢竟這是升火做飯的玩意,而對于行伍中人來說,更是需要隨身攜帶,以備不時之需。

    大家都不陌生,不過……施奕文并不熟悉。他甚至不會用它,不過這并不妨礙他用火鐮給戚繼光解釋一下。

    有了這個實物,甚至都不需要解釋,戚繼光就知道了施奕文的想法。

    “致遠莫非是想用火石引火?”

    不等戚繼光發問,趙士禎就急忙問道,然后又不解道。

    “不行啊,這火石怎么能引火呢?除非能讓這火石動起來……”

    瞧見皺眉思索的趙士禎,施奕文笑著說道。

    “士吉所言極是,只要讓這火石動起來,自然也就可以點火了。”

    有時候僅僅只是講,不一定能解釋得清楚,非得有實物不可。看著那邊擱在椅子的鳥銃,施奕文笑道。

    “不知可否借士吉的銃管一用?”

    現造一支燧發槍肯定來不及了,不過有了現成的銃管,剩下的自然好辦許多。

    借口要回屋繪制圖紙,先進入空間先在圖書館里找到燧發槍燧發機的圖樣,然后又找到一塊巴掌大小的彈簧鋼片,然后才再次返回書房,不過只用了一會的功夫,施奕文就用鉛筆繪出了燧發機的圖紙,畢竟,只是個十幾個簡易零件的裝置罷了。

    作為曾經的皇莊,石臺莊有著普通村莊難以豈及的優勢——有各種工匠制作維修農具,自然也有鐵匠。

    “老奴見過少爺,”

    許鐵山瞧見少爺領著客人來了,離還有半丈遠的時候,就連忙行禮,他是莊里的莊奴,也是世傳的匠戶,有著一手頗為不錯的手藝。

    “老許頭,不用這么客氣,我想找你幫我打個東西,哪,就是這個。”

    把圖樣遞給許鐵山,施奕文問道。

    “怎么樣,能打出來嗎?”

    瞧著圖樣上的東西,許鐵山尋思了一會,然后點頭說道。

    “瞧少爺說的,又不是什么復雜的玩意。少爺要的急嗎?”

    “那行,最快要多長時間?”

    “我和鐵柱、鐵栓我們爺三一起干的話,最多兩時辰。”

    兩個時辰,也就是四個小時,戚繼光自然愿意等下去,別說是兩個時辰,就是兩天他也愿意等,畢竟,到京城里要辦的事已經辦完了。

    在等著許鐵山打制燧發機的時候,施奕文倒也沒閑著,而是與戚繼光探討起了如何練兵,畢竟在后世的諸多觀點中,都說戚家軍近乎于一支近代化的軍隊。

    對于施奕文的詢問,戚繼光倒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從嚴格甚至殘酷的軍法再到如何鼓舞士氣。當然還有他如何指揮作戰。從斥侯每隔一個時辰報告一次敵情。再到軍中的地圖也是用紅黑兩色繪制,如此才能一目了然。用泥土塑成地形沙盤……

    如此種種,讓施奕文看著戚繼光的目光也發生了變化,盡管有時候是跟在他身邊的李自得、張鵬兩人偶爾補充,但在他的身上施奕文似乎看到了一個近代軍事將領的影子。

    盡管對于動輒割耳之類的殘酷軍法不太認同,但是施奕文對于軍法的重要性倒也頗為認同,畢竟嚴格的軍法是近代軍隊與古代軍隊主要的分別之一,當然還有諸如后勤等方面的分別。

    不過在更多的時候,施奕文也就是個聽眾,畢竟,在戚繼光這樣的當世名將的面前,說多了不過就是班門弄斧。

    就這樣聊了一個多時辰,待許鐵山把制好的燧發機送過來之后,施奕文又領著他們去了陳木匠那里的,指導著他用硬木制作了槍托。

    瞧那個與鳥銃截然不同的槍托,戚繼光的雙眼前猛然一亮,

    “致遠的這個銃床,哦,槍托,似乎大有文章啊。”

    “戚帥好眼力。”

    施奕文笑道。

    “鳥銃的銃床只能握持,在射擊時更容易受后座力的影響,而這個槍托可以抵著肩膀,如此一來,握持的更穩,而且它還有一個好處,就是裝上刺刀后,可以化銃為槍,所以我才稱為它為“燧發槍”。”

    “化銃為槍!”

    在戚繼光的驚訝中,施奕文指著已經在固定的槍托上的槍管頂端的準星,然后說道。

    “就是制造一種刺刀,長度兩尺左右,不用的時間裝在刀鞘掛在腰間,用的時候可以旋轉固定在槍頭,如此一來刺殺射擊兩不誤,這樣即便是敵軍近身,兵士也可以持槍刺殺。不過,槍托要用上等的硬木制造,最好核桃楸、樺樹之類的硬木。”

    施奕文的解釋,讓戚繼光等人無不是眼前一亮,滿臉絡腮胡的張鵬舉更是激動道。

    “哎呀,施同知,你這一招可是決了,這軍中之所以不能全用鳥銃,就是因為銃手近身沒用,非得有長矛兵、刀盾手護著,這有了刺刀,不就再不需要人護著,化銃為槍,好東西,好東西啊,咋就能想出這樣的好東西呢?……”

    稱贊之余,張鵬舉看著施奕文的目光也發生了變化,在他看來,眼前這尚不到弱冠的施同知,絕對是有真本事的人。

    別說是張鵬舉,甚至就連同戚繼光看著施奕文的目光也發生了變化著,尤其是在看到那個差不多有5尺長的“長槍”時,神情甚至顯得有些激動。相比于他們,反倒是一旁的李自得淡淡的說了句。

    “施同知好想法,只是這刺刀怕是不好造吧,刺殺射擊兩不誤,恐怕不好辦。”

    “這有什么不好造的,無非就是一個管套式刺刀而已,將刺刀的刀柄制成管狀,套在槍管外面,讓刺刀射擊兩不誤。你瞧,就像這個……竹管……”

    從一旁的地上,拿起一截竹管,施奕文比劃道。

    “這邊開著口字往里留一個缺口,這邊有一個可以旋轉的鐵環,裝進去之后,旋轉一下卡住缺口準星,再旋轉鐵環阻擋管套活動,如此一來,豈不就固定好了?”

    說罷,施奕文看著李自得笑道。

    “李將軍,這東西是不是很簡單?”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