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說 > 上神種田之后 > 0150 白蓮花
    只剩下自己一個人,風蕭瑟放開了許多。

    “師父,您到底在哪兒啊?”他壓低聲音對著周圍的空氣問道。

    一道虛影投在地面上,風蕭瑟一個不查,小心臟被嚇得狠狠抽了一下。

    “師父,您別這么嚇人行不行!”徒弟小命都要被嚇沒了!

    虛影走到棋盤下,看著已經變成空白的棋盤,沉默片刻,這才開口,讓他拿黑子。

    “為什么?”風蕭瑟疑惑問道。

    畢竟剛剛盧蕓就是拿的黑子,搞得他現在對黑子都有陰影了。

    “五子棋的規矩,黑子先下。”

    意料之外,他家師父居然好好解釋了一遍原因,風蕭瑟簡直是受寵若驚。

    不過......

    “什么是五子棋?”他怎么聽都沒聽過?

    白束替他先落下一子,這才解釋:“是我們老家的下法,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讓五個子連在一起,或是橫線,或是豎線,或是斜線,只要先連上五子,便贏了。”

    “這么簡單!”

    風蕭瑟驚喜的同時還有點不敢相信,但接下來黑白棋子的激烈交鋒卻告訴他,這種化繁為簡的五子棋,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簡單。

    “越是簡單的東西,越不好對付,因為可以利用的規則只有那么多。”白束一邊說著,一邊又落下一子。

    現在她已經三子相連,再多一子,對方就無力挽回了。

    可那剩下的一縷殘魂也不是吃素的,并沒有進入先前她布下的坑,而是直截了當,堵死了她的路。

    白束挑了挑眉,突然開口道:“你躲遠點,可能為師還要多下幾盤.......”才能贏。

    后面的話白束沒說,風蕭瑟自然不知道,他只是聽話的閃道一旁,做好了防御。

    等等!

    不對啊!

    師父這么厲害的人,還需要多下幾盤?

    似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虛影忽然化實,扭頭沖他笑了一下,“小徒弟,越是簡單的東西,越沒有迂回的余地,平局對先手來說也是輸,懂?”

    “呃......”風蕭瑟語塞,他不是很懂。

    不過聽起來很有道理的樣子,畢竟平局也不算贏。

    于是,躲在門外的宮羽塵等人足足等了兩個時辰,眼睜睜看著羽毛飛出來十幾次,直到一根羽毛都沒有,這才敢探頭去看看風蕭瑟是死是活。

    結果出乎意料,人活著,棋局還在下,但是羽毛已經被耗光了。

    這操作也是沒誰了,反正黃雯等人是萬萬沒想到羽毛居然還有定數。

    終于,就在眾人快要毒發身亡的前一刻,棋局破,棋盤翻轉過來,一個向上的樓梯出現了。

    宮羽塵和白靜等沒受傷的人趕忙攙扶著中毒黃雯等人上樓梯,來到一個石洞里。

    剛進入,濃郁到化成水霧的靈氣撲面而來,夾雜著一股清淡的荷香,中毒的黃雯等人頓時覺得好受了許多。

    一個蓮花池出現在石洞內,一株白色巨蓮佇立在池水中央,散發著淡淡的白色光華,黃雯驚呼道:

    “居然是地階冰雪白蓮!”

    此話一出,眾人心中頓時為之一震,不敢相信,也不敢有所動作。

    修為低的弟子很有自覺,心知這東西落不到自己手上,想要占有的念頭剛升起又壓了下去。

    池水上全是裊裊白煙,這些白煙由靈氣所化,說明這池水也不簡單。

    “聽說冰雪白蓮可以祛除天地間所有污濁,可解百毒,這池水粘連著白蓮根系,定能解毒。”黃雯激動的解釋道。

    但有之前的幾次危機在,這次眾人沒敢冒然進入池水中。

    宮羽塵走上前來,先試了試池水,又安定了人心,允諾先解毒,再一起商議冰雪白蓮的歸處,把眾人蠢蠢欲動的心按捺下去,這才讓黃雯等人下池中解毒。

    風蕭瑟和白靜站在一處,趁眾人解毒之際,低聲把師父交代的話說了出來。

    “待眾人毒解出池那一瞬,你迅速將白蓮取出,放在這個瓶子里,我為你做掩護。”

    突然聽見有聲音在耳邊,白靜扭頭看去,就見風蕭瑟飛快的把一個什么東西塞到了自己手里,而后沒事人一樣走到池邊,沖她眨眼睛。

    白靜楞了楞,低頭看了看手掌里那個拇指大的白玉小瓶子,這才記起他剛剛到底在自己耳邊說了什么。

    讓她去取冰雪白蓮?

    這難道不會激怒其他同門和岑天宗的弟子嗎?

    到時候她一個人練氣期小丫頭,怎么對付得了這些修為高深的師兄師姐?

    還有,這個紅衣哥哥到底是什么人?

    白靜眨巴眨巴大眼,有點傻了。

    她忍不住陰謀論,覺得風蕭瑟這樣的行為很詭異,會不會是想要陷害自己。

    害她?

    他可不敢!

    風蕭瑟被白靜這懷疑的目光看得渾身不得勁,若不是師父在上頭壓著,他自己都想把那朵白蓮花占為己有,哪里還會淪落到幫人搶奪的地步?

    他修為雖然比不上宮羽塵和黃雯二人,但是以他那滿滿一儲物袋的靈氣瓶子,想要帶著白蓮離開也不難。

    就在二人一個猜忌一個抱怨之時,解完毒的盧蕓突然從池水中站了起來。

    風蕭瑟頓時收起自己那些埋怨,沖白靜點了點頭,示意她快點行動。

    白靜皺眉,居然沒動。

    然而,她不動有人卻是要動的。

    只見本來向著岸邊走來的盧蕓突然返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池水中央那朵白蓮沖了過去。

    岸邊護法的宮羽塵察覺到她的舉動,眉頭微皺,即刻飛身前來阻擋。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紅影突至,早就在注意盧蕓的風蕭瑟一把抓住盧蕓的小腿,將她狠狠一拉,拽了回來。

    這舉動成功阻止盧蕓靠近白蓮,盧蕓目光一冷,心下一狠,直接取出一對勾刺折身朝風蕭瑟手腕勾來。

    這一招相當狠毒,風蕭瑟要是不及時躲開,便要失去一只手。

    不過好在風蕭瑟這半月的訓練不是白練的,他迅速松開她的腿,飛身躍到空中,避開了勾刺。

    如此一個來回,池中眾人也反應過來,本還沒有動心思的弟子也沒忍住動了心,乘機朝白蓮靠近。

    盧蕓急了,不管風蕭瑟,直接甩出勾刺勾住白蓮根系,準備將白蓮拉出來。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