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狂妻來襲:九爺,早安! > 第740章 這次的黑客不簡單
 秦北墨沒說話。

    墨心兒繼續道:“再說了,在Y市那次你的確是大晚上不回來,跟寒夜喝酒喝了很久呀,連顧家主都說你跟寒夜關系好。”

    秦北墨道:“那是因為你。”

    墨心兒看向他,甜甜一笑道:“我知道。”

    說著話,兩人到達信息室。

    時天見兩人進來,立刻頷首道:“九爺,夫人。”

    秦北墨看著眼前的一排電腦屏幕,問道:“怎么樣?

查到了嗎?”

    時天搖頭,說道:“還沒有。

這次的黑客不簡單。”

    墨心兒走到其中一臺電腦前,纖長白皙的手指落在鍵盤上,開始熟練的操作。

    一番追查之后卻一無所獲!    墨心兒驀然怔了片刻,盯著電腦屏幕再次操作起來。

    某會所里。

    白流川手握著高腳杯,目光注視著電腦屏幕,緩緩喝了一口紅酒。

    他薄唇微彎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喃喃道:“心兒,接受老師新的考驗吧。”

    白流川知道墨心兒一定會管帝國集團的事,她此刻應該在追查他。

    墨心兒在又一次失敗中震驚,她看著電腦屏幕不可置信的道:“這家伙用的是什么方法,隱藏的這么深!”

    秦北墨坐在她身邊,看著她專注的小臉輕笑了一聲,說道:“查不出來?”

    墨心兒在濃烈的挫敗感之下,把秦北墨的笑聲認定為嘲笑。

    她沒有理他,嘟著小嘴繼續追蹤那個神秘黑客,她就不信揪不出這個人。

    過了一會。

    墨心兒敲擊著鍵盤,忽然開口道:“九爺,你說這件事會是誰做的?

還故意引導陷害寒夜。

誰身邊會有這么厲害的黑客?”

    秦北墨很直接的道:“不知道。”

    墨心兒:“......”    在沒有任何線索之前,秦北墨不會輕易下定論。

    他有懷疑過可能是秦耀自導自演的一出戲,嫁禍給寒夜,然后把罪名扣在心兒頭上。

    但也有一絲不合理,他如今想跟寒夜合作,這么做的話不怕錯失了合作的機會?

    疑點太多,目前不能輕易下定論。

    墨心兒嘟著小嘴,因為查不到任何信息犯愁。

    秦北墨看著她皺成一團的小臉,隨即站了起來,攥住墨心兒的手臂,將她從座椅上拉了起來。

    墨心兒疑惑的看著他,問道:“九爺,你干嘛拉我起來?”

    秦北墨道:“交給他們查,我們去擊劍。”

    “啊!”

墨心兒秀眉微蹙,說道:“現在去擊劍?”

    她竟一點都沒查出攻擊帝國集團那名黑客的來歷,正郁悶著呢,哪有心情去擊劍呀!    秦北墨卻態度堅定道:“沒錯,現在去。”

    墨心兒想了想,說道:“九爺,還是算了吧,我們改天再去,等把這個黑客抓住,我們大戰三百回合!”

    當然,也許一回合她都扛不住被大魔王打敗,敗下陣來,但氣勢還是要有的。

    秦北墨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又道:“現在去。”

    雖是笑著,但語氣根本不容拒絕。

    墨心兒看著他一臉不容抗拒的神情,頓了幾秒,緩緩開口道:“好吧。”

    兩人離開信息室。

    去了健身房旁邊的一棟建筑--訓練館。

    墨心兒提前通知了蘇恒,蘇恒立刻前來找兩人,三人在訓練館門口遇到。

    “九爺,夫人。”

蘇恒頷首道。

    墨心兒問:“蘇恒,訓練館里現在沒人吧?”

    “沒有,夫人。”

蘇恒心里暗道,即便是有的話,那也得趕走呀。

    墨心兒點頭:“嗯,那就好。”

    訓練館里都是實戰類的項目,射擊室也在這里,包括刑堂,犯了錯的人受懲罰的地方。

    御景園的傭兵保鏢都是在這里訓練。

    進入訓練館,墨心兒與秦北墨直接向樓上的擊劍室走去。

    擊劍室里。

    蘇恒指向一扇門,說道:“九爺,夫人,更衣室在這邊,最里面的一間是您二位的專屬更衣間,有根據您二位的尺寸定制的擊劍服。”

    墨心兒看向那扇門,然后道:“九爺,我們先去換擊劍服吧。”

    “嗯。”

秦北墨微微點頭。

    之后,兩人走進更衣室。

    蘇恒則轉身去了外面走廊等在隨時招喚,不打擾兩人。

    更衣室空間很大,以白色為主調,走到最里面還有一扇白色的門,便是秦北墨與墨心兒專屬的更衣室。

    墨心兒打開門,看著房間里的陳設,其中一面墻壁放著整整一排衣柜,另一側的柜子里放著各種佩劍。

    沙發茶幾等布置的很是周全,但奇怪的是竟然還放了一張歐式大床。

    她嫌棄的瞥了一眼說道:“這個蘇恒怎么還在更衣室里放床呢!”

    秦北墨睨了一眼白色大床,嘴角揚起一抹邪肆的笑意說道:“挺好的,方便。”

    聞言,墨心兒抬眸看了他一眼,撇了撇小嘴。

    忽然不想換衣服了,怕大魔王獸性大發。

    秦北墨向前兩步,慵懶的坐在沙發上,見她站著不動,便問:“怎么還不換衣服。”

    墨心兒看向他,說道:“你不是也沒換嗎?”

    秦北墨注視著她,淡然的說道:“我不用換,反正你也傷不到我。”

    墨心兒:“......”    “還不快點。”

秦北墨魅惑眾生的俊臉風輕云淡的催促,看起來并沒什么邪念。

    墨心兒走到衣柜前,打開其中一扇門看了一眼里面放置整齊的擊劍服以及面具。

    然后脫掉自己的外套,里面是一件純棉的打底衫,她的手剛觸及到衣服邊的時候,秦北墨忽然開口:“里面的衣服穿著。”

    墨心兒驀然轉頭看向他,其實她并不了解怎么穿擊劍服,像是要再確定一次般問道:“要穿著?”

    秦北墨認真的點頭:“嗯。”

    墨心兒面色微囧,撓了撓頭發干笑一聲道:“哦,知道了。”

    墨心兒很快換好擊劍服,然后又取出擊劍面具戴在頭上,全副武裝好后,又精挑細選了一把劍。

    一切準備就緒,她看向秦北墨笑笑,說道:“九爺,我好了。”

    秦北墨站了起來,走到她身邊。

    墨心兒看著柜子里的各種劍,問道:“九爺,你要選哪種劍?”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