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劍行大道 > 第342章 白珞瑜
    “天仙劍客白珞瑜?他可是京城禁軍的總兵,天武一品大員!他的實力可是恐怖的存在!”
    “白珞瑜的名字雖然不在天榜之上,但一定有著天榜高手的實力,比起一定比李逆寒要強很多!”
    “薛葉與李逆寒火拼,體力消耗已是很大了,怎么可能和白珞瑜再打一場,那樣的話太不公平了吧!”
    “白珞瑜已經不算是年輕高手了吧,記的他的年紀已過三十五,并且實力是煉丹境五重巔峰,就算他上也是以大欺小吧!”
    ……
    八皇子的話音剛落,便引起了一陣轟鳴之聲。
    閉目療傷中的玉玲瓏也睜開了眼睛,唯恐薛葉會答應下來。
    五皇子突然開口道:“八弟,薛葉和白統領可都是我天武的一品大員,一個是燕云州的節度使,一個是我京城禁軍的總兵,他們兩人比試不好吧,若是任何人受傷都有傷和氣!”
    “五老,你別他媽說話,老子最煩的就是你!”
    八皇子無比的囂張,指著薛葉道:“姓薛的,就一句話,你他媽的敢不敢吧,不僅是比試而且是死戰!”
    薛葉沉吟了一下,看向五皇子,后者微微搖了搖頭,意識他不要沖動。
    白珞瑜能做坐穩京城禁軍總兵的位置,自然是靠實力說話的,那怕是李逆寒這個忘憂樓的樓主實力也一定遠在他之下的。
    若薛葉不與李逆寒拼斗,全盛時期的話或許與白珞瑜還有一戰之力,但是現在薛葉的實力還剩下多少?
    這誰都不得而知,但薛葉與李逆寒的一戰肯定消耗不小,若此時面對白珞瑜這樣的頂尖高手,那怕他再強悍也是沒有多少勝算的。
    畢竟兩個絕頂高手的對決并非兒戲,必須是全盛狀態下才可應戰,有的時候甚至為了一戰需要準備數月的時間,將精氣神都養足了,蓄滿力之后才敢應戰。
    因此,五皇子自然不會讓薛葉輕易犯險,不僅是擔心薛葉的安危,更是不愿與白珞瑜輕易撕開臉面,后者畢竟是京城的禁軍統領,雖然標明了是八皇子的人,但誰會輕易得罪這個在京城都手握兵權的人?
    “他么的,薛葉你就是個無名鼠輩,懦夫,敗類!”
    八皇子瘋了一般破口大罵:“你忘了在醍醐山莊的時候了嗎,被白珞瑜虐的那叫一個慘,連劍都被斬斷了吧,對于劍客來說,劍比性命還要重要吧,什么他么的劍在人在,劍斷人亡,斬斷你的劍那是比殺了你還有恥辱,這是你一生的恥辱。
    還有,當初被人踩在腳下的滋味不好受吧,沒關系,你就是個懦夫,無能之輩,就一輩子像狗一樣夾著尾巴做人好了,你可以選擇不應戰,好啊,今后京城將沒有你的立足之地,你他么……”
    “你他媽別那么多廢話,不就是要讓白珞瑜來送人頭么?與白珞瑜一戰我已經等了兩年了,斷劍之仇今日必報,來啊,簽生死狀!”
    薛葉被激怒,一頭白發狂舞,如發怒的魔族一般,散發著可怕的戾氣。
    “我操,你還敢罵我……”
    八皇子怒發沖冠,頓時就炸了,高高在上的他別說挨罵了,就算其他人稍有違逆,便會被他將性命玩弄于股掌之中,而薛葉竟敢在大庭廣眾之下罵他一個堂堂皇子,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殿下,既然他應戰了,我便和他賭斗就是了,你何必和一個將死之人過不去?”
    白珞瑜淡淡開口。
    “是啊,他都快死了我和他計較什么!”
    八皇子立即皮笑肉不笑起來,讓人毛骨悚然。
    “殿下,那我去了!”
    白珞瑜道。
    “去吧,讓他別死的太快,一定要不得好死才過癮!”
    八皇子點頭道。
    “殿下放心!”
    白珞瑜從假山涼亭之上掠下,劍眉星目,一襲白袍,說不出的豐神俊朗。
    “薛葉,你太沖動了!”
    五皇子緊張起來,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結果。
    “遇到這樣的處境我或許也會無懼生死的應戰,但還是太沖動了啊!”
    九皇子搖頭道。
    “軍人無論處于何等處境,只有無謂生死才能從絕境中殺出一條生路,我相信薛葉一定會贏的!”
    玉玲瓏明眸炯炯有神的看著薛葉。
    “玲瓏,看來你比我更了解薛葉!”
    九皇子收斂神色,看向玉玲瓏。
    “我……”
    玉玲瓏一愣,沒有說話。
    兩人簽了生死狀,相視而立。
    此時再無競技臺,湖上的冰還沒有融化,整個湖泊就是一個大型的競技臺。
    “若再給薛葉成長的時間,我們所有人都相信他的潛力一定會超過白珞瑜的,但是現在兩人還是有些差距的!”
    “不僅如此,薛葉剛才與李逆寒一戰后消耗也定是不小,這下薛葉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創造奇跡了!”
    “這一戰薛葉必死,好多的一個天才啊,可惜站錯了隊!”
    “這便是武者的世界,沒有公平可言!”
    ……
    不少人在為薛葉的處境感到唏噓,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武者再強也只是武皇之間爭奪權力的工具而已。
    “兩年前你沒有死在我的劍下,本以為是你運氣好,沒想到的是兩年之后你依然要死在我的劍下,你可準備赴死了?”
    劍已在手,白珞瑜白衣飄然,星眸中卻內斂殺意。
    “兩年前那是你唯一殺掉我的機會,而如今你沒有勝算,斷劍之仇,今日便向你討還回來!”
    薛葉淡漠開口道。
    “別以為擊敗了一個小小的李逆寒你便感覺天下無敵了,你還相差很遠,若再給你一年的時間,或許你還真的能成長到與我匹敵的地步,但是這是上天不給你機會,生死狀已簽,你的命已在我手,今日誰都救不了你!”
    白珞瑜聲音剛落,已是出劍,一道道絢爛的紫霞劍氣綻放,剎那間所爆發的劍勢的確遠勝李逆寒的寒冰劍氣。
    “來的好!”
    面對修為遠高于自己的白珞瑜,再體力和真氣已經有劇烈消耗的情況下,薛葉并沒有選擇退避,而是正面抗衡。
    斷劍之恥今日必定討還,只戰無退,有生無死,今日只求痛快一戰,勇往直前,寧愿戰死也絕不退縮。
    散發著煞戾之氣的暗紅劍芒與絢爛凌厲的紫霞劍光相撞,劍波肆意,將湖面厚厚的冰層震的四分五裂。
    兩人并沒有像之前與李逆寒那樣游走周圍尋找戰機,以白珞瑜的身份和自傲更不會用拖延戰術消耗對方的體力,他選擇以薛葉正面交戰,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擊敗對方。
    正面抗衡之下,薛葉竟然毫不占下風,兩人一戰就是三十多招,只見兩股剛猛凌厲的劍流不停的沖撞,每一次都綻放出凌厲的劍波。
    “你的實力也不過如此么,馭魔七劫斬!”
    薛葉面色冰冷,突然連斬七劍,每一劍都蘊含著千鈞之力,并且一劍比一劍的威力恐怖。
    修煉《霸勁》之后,《霸魔劍訣》的威力再次上了數個層次,與薛葉相同修為的武者別說七劍,那怕是一劍也扛不住,而一般煉丹境五重的強者也很難說扛得住七劍。
    轟轟轟……
    薛葉一劍緊接著一劍的斬下,兩柄寶劍不停的轟撞,將白珞瑜逼退三四步。
    “是么?”
    白珞瑜一聲冷笑強行抗住薛葉一連七劍的攻擊,反手便是一劍刺出,突然爆發的威力是之前的三倍不止。
    突如其來的暴風雨才是最可怕的,一招便破開薛葉的劍勢,將他震飛而去。
    砰砰砰!
    薛葉連續撞斷三顆冰柱,才止住退勢。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