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歷史小說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444 心大
    以羅克的標準來說,亨利作為聯邦政府司法部長,他目前這個有點散漫的工作狀態肯定是不合格的。

    但是以二十世紀初的標準來說,這個時代的所有政府高官,在工作態度這方面都和亨利基本上差不多。

    職業精神!

    那是啥?

    二十世紀初還沒有這個名詞呢。

    即便如此,這樣的話從亨利口中說出來也不合適,身為司法部長,不說亨利本身就要極力推動南部非洲的立法完善,最起碼不能和立法會,以及聯邦政府唱反調。

    “身為聯邦政府的高官,我不要求你處處以聯邦政府為重,最起碼你要保持對聯邦政府的尊重,畢竟你也是聯邦政府的一份子,你享受著聯邦政府提供的待遇和權利,就應該維護聯邦政府的權威。”菲利普的態度還是很端正的,雖然新稅法對菲利普的利益也有觸動,但是到了菲利普這個年齡,已經不太看重經濟方面的利益,而是轉而尋求更高的職業追求。

    說白了,菲利普之前辛辛苦苦的賺錢,最大的目的還是要為阿諾德、歐文、以及亨利、菲麗絲多積攢一點家產,就算以后亨利哥幾個都是敗家子,也能多敗幾年。

    現在已經沒有這方面的擔心了,自從亨利來到南部非洲之后,馬蒂爾達家族現在愈發興旺,亨利和歐文現在都是南部非洲聯邦政府高官,亨利已經被封爵,歐文也是封爵在望,菲麗絲是尼亞薩蘭夫人,家產有多少估計菲麗絲都不清楚,所以金錢對于菲利普來說真的沒意義。

    菲利普現在的目標是聯邦政府首相,當然這要等阿德卸任之后,只要阿德還愿意擔任首相,那么阿德就是最適合的首相人選。

    當然了,這并不意味著菲利普就沒有機會。

    當初菲利普之所以從殖民地事務部來到南部非洲擔任約翰內斯堡市長,就是為了約翰內斯堡底下的黃金。

    現在菲利普已經出色的完成了這一任務,來自南部非洲的黃金有效的幫助倫敦保持全球金融中心這個特殊地位,軍備競賽物價高漲的當下,全世界幾乎所有貨幣都在貶值,只有英鎊依然堅挺,這方面約翰內斯堡的黃金功不可沒。

    所以擁有本土支持的菲利普,和在南部非洲本地擁有巨大聲望的阿德也有一拼。

    所以阿德成功當選聯邦政府首相的同時,菲利普在擔任德蘭士瓦州州長的同時,也順利成為聯邦政府議會議長,這就是本土對菲利普的褒獎。

    至于菲利普對新稅法的態度,這一點不用說破,國會的投票結果就是最好的說明。

    如果菲利普支持新稅法,那么至不濟,新稅法表決也不會是現在這個一邊倒的局面。

    “全票反對才是對聯邦政府權威最大的挑戰!”亨利一語道破天機。

    菲利普沒有解釋,瞪了眼亨利搖頭嘆氣。

    怎么看這個兒子都不像是親生的!

    “亨利,身為議長,父親要代表所有國會議員的利益,而不是為了迎合首相,放棄自己的立場,這才是父親的職責。”歐文就很聰明,很理解菲利普的選擇。

    菲利普就很滿意的哼哼哼,三個兒子就是好,哪怕兩個都不成器,最起碼還有一個屬于可挽救對象。

    歐文現在也是聯邦政府國會議員,而且還是執政黨黨魁,也就是所謂多數派首領,在議會中也是權勢滔天,所以新稅法遭否決之后,阿德根本就沒找菲利普和歐文,而是去找羅克,因為阿德也很清楚,找菲利普和歐文根本就沒用,這爺倆的立場很統一,羅克才是最大的那個變量。

    聯邦政府成立的時候,菲利普就像競爭聯邦政府首相,只是因為阿德在南部非洲的威望太高,所以菲利普才沒能如愿。

    站在歐文的立場上,肯定是希望菲利普當選,畢竟阿德對歐文并沒有知遇之恩,歐文對阿德也沒有特殊感情。

    所以國會才會對新稅法投反對票,這里面固然是為國會議員的利益考慮,其實也是給首相阿德的警告,告誡阿德不要為所欲為,側面還能刷一下菲利普的聲望。

    這里面的彎彎繞繞也是多得很。

    怪不得亨利就理解不能。

    亨利也不著急,不理解沒關系,好在羅克就在比勒陀利亞,亨利作為司法部長,也不需要和議會保持一致,羅克的立場就是亨利的立場。

    對于新稅法,羅克本人肯定是同意的,畢竟國防部是聯邦政府所有部門中的吞金怪獸,聯邦政府有了能力,國防部才能得到更多的資金,更多的話語權。

    所以羅克的態度就很明確了:“新稅法要想得到通過,具體的條文肯定還要修改,你也知道布隆方丹那幫人都是窮鬼,他們制訂出來的新稅法,肯定會對舊有利益團體進行更多限制,更有利于新興利益群體,這種前提下制訂出來的新稅法,肯定會遭到國會的全票反對。”

    南部非洲的政治首都是在比勒陀利亞,立法首都是在布隆方丹,立法會和國會又是兩碼事,國會成員大部分是英裔,立法會成員大部分就是布爾裔。

    拋開種族立場,國會和立法會的矛盾也很多,聯邦政府的國會議員,在聯邦政府成立之前就多半已經功成名就,要么是手中有大量農場的地主,要么就是擁有大企業,大礦場的資本家,所以國會代表的是舊有利益集團。

    而立法會則是由精通法律的律師組成,這些律師本身是為國會里的那些資本家服務的,當然對資本家的弱點就很清楚,所以新稅法也是很有針對性。

    換句話說,對國會議員們的攻擊性就很強。

    國會議員們當然也不會示弱,全票否決就是最好的表態,羅克也是基于這一點,所以才建議對新稅法進行修改,否則如果阿德強行推動新稅法,那么就算達不到內戰那種程度,最起碼也會引起南部非洲內部的混亂。

    “首相已經授意立法會對新稅法進行修改,立法會有些人確實是異想天開,首相也知道有些條款不合適,之所以還是提交給國會表決,也是要警告立法會的那幫人,別整天就為自己的利益考慮,他們制定的是聯邦政府法律,而不是奧蘭治法律,要為聯邦政府的整體服務。”西德尼·米爾納面帶不屑,其實西德尼·米爾納的立場也是偏國會的,畢竟現在西德尼·米爾納在南部非洲也是小有資產,如果新稅法不修改,那對西德尼·米爾納的利益也有侵犯。

    當初阿德卸任南非專員,西德尼·米爾納跟著阿德返回倫敦,算是見識到了什么叫物是人非人走茶涼,當時要不是羅克出錢為阿德買房子,恐怕阿德和西德尼·米爾納在倫敦要住很長時間的酒店。

    重回南部非洲之后,西德尼·米爾納和羅克有了更多交集,所以也開始學著羅克在南部非洲置辦家產。

    對于普通人來說,置辦家產在現在的南部非洲很困難。

    但是對于西德尼·米爾納這個聯邦政府第一秘書來說,就簡單的簡直不像話。

    西德尼·米爾納只是透露出一點這方面的信息,馬上就有無數的優質資產送到西德尼·米爾納面前供西德尼·米爾納選擇,而且還大多是不需要西德尼·米爾納費心費力經營,不管不問就能產生利潤的那種優質資產,比如羅克在林波波河上游的鱷灣水電站,現在就有西德尼·米爾納的股份。

    貝專納農業開發公司在奧蘭治境內購買的土地,同樣也有西德尼·米爾納的參與,現在單單是農場,西德尼·米爾納名下就有一萬英畝之多,現在西德尼·米爾納再去倫敦,已經不需要住酒店了。

    酒店哪有自己家里住著舒心。

    “那就好,別的不說,財產稅這一點如果不改變,新稅法就永遠別想在國會獲得通過,《憲法》第一條就是保證私人財產神圣不可侵犯,那么新稅法憑什么對私人財產進行征稅?這本身就和《憲法》相抵觸,真不知道那些立法會委員腦子里都是想些什么。”羅克忍不住吐槽,連英國政府在制定法律的時候都要小心翼翼,立法會那幫人真的以為成立聯邦政府,羅克他們這些貴族資本家就會受聯邦政府擺布?

    太天真了!

    “立法會委員考慮的問題當然是維護法律的權威——”

    或許是羅克吐槽的生意有點大,結果旁邊馬上就有人接茬。

    羅克簡直太驚訝了,這才離開德蘭士瓦不過幾個月,就有人敢當面反駁羅克,這一屆的新生這么猛的嗎?

    不過羅克還是有涵養,微微一笑端起面前的咖啡向西德尼·米爾納示意,根本沒把這種人放在心上。

    在德蘭士瓦,羅克要收拾誰還不是輕輕松松,甚至都不用表態。

    結果接茬的人過來之后態度馬上就變得很謙卑,不過不是因為羅克,而是因為西德尼·米爾納。

    “米爾納先生,晚上好,沒想到能在這里遇到你,我能坐下嗎?”

    西德尼·米爾納就很無奈了,這是要多心大,才會看不到羅克這么大個人在旁邊。

    連個招呼都不打!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