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說 > 攻略極品 > 第1176章 奇葩老爸駕到(十三)
        聶明成心里不樂意,可他面對親爹耍無賴,他也沒辦法。

    但,馬秀芬那漂亮、靈動的模樣一直在他腦海里揮之不去,若是因為出不起彩禮而失去這個媳婦兒,聶明成估計能憋屈死。

    看到聶明成臉上滿是焦急,安妮不再擠兌他,而是換了個口氣,“你沒錢,我也沒錢。可這婚不能不結——”

    “沒錢,我怎么結婚?!”聶明成是真急了,忘了對親爹的畏懼,直接沒好氣的懟了一句。

    “你小子沒錢還敢這么橫?哼,你個沒用的,也就是命好,攤上了我這么一個爹。”

    安妮才不會慣著聶明成的臭脾氣,冷聲罵了一句。

    聶明成:……

    你個做老子的不給唯一的兒子買房子、湊彩禮,還好意思說我“命好”?

    安妮橫了他一眼,涼涼的說,“我沒錢,可我有閨女。我五個閨女,個個都厲害。她們隨便湊一湊,都能給你把這事兒輕松給辦了。”

    聶明成眼睛一亮,對啊,他怎么把這事兒給忘了。

    他的幾個姐姐有錢啊。

    每人出上一點兒,加起來,他的房子、彩禮還有婚宴什么的,就都夠了。

    沒準兒還有富余呢。

    聶明成也終于反應過來,驚喜的看著安妮,“爸,原來您打電話給姐姐們是、是為了這事兒啊。”

    “哼,這才想明白?蠢死你算了!”

    安妮又不屑的罵了一句,然后斜睨著眼睛,看著聶明成按著電話機的手,“還不趕緊把手撒開!”

    聶明成慌忙抬起手,訕訕的說,“爸,您打、您打!”

    安妮從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個小本本,這是原主記錄電話的本子,上面有曾經的上司、同事的電話,也有重要親屬的聯系方式。

    她在手指上吐了些唾沫,然后揭開一張張的紙,翻到幾個女兒的電話,她挨個打了過去。

    “金枝啊,明成的婚事定了,你有空回來一趟,咱們好好商量一下。”

    “金鳳,告訴你個大喜事,明成的事終于談成了!”

    “金萍,最近忙不忙啊……”

    “喂,金蘭,你這是長途,我有話短說哈,明成要定親了,你趕緊抽時間回來一趟!”

    一圈電話打下來,安妮并沒有從四個女兒口中得到準信兒。

    她知道,女兒們除了要跟女婿、公婆商量,她們姐妹之間估計也要通個氣兒。

    安妮電話里只是讓她們“回來”。可她們不可能空著手回來。

    還商量婚事?

    呵呵,婚事有什么可商量的!

    聶家四個女兒都是過來人,都明白其中的門道。

    結婚結婚,無非就是房子、彩禮、酒席和各種瑣碎。

    而這些,都需要錢。

    依著自家老爹那貔貅一樣的性子,他會舍得出錢給兒子結婚?

    哪怕這個兒子是他唯一的兒子,“聶永生”也不會輕易掏出錢來。

    或許在他看來,兒子閨女,都比不上錢可靠。

    就像聶金枝和聶金鳳,當初結婚的時候,聶永生就來了個獅子大開口,要了不菲的彩禮,卻只給陪嫁了幾床被子,那般行事,讓兩個女兒在婆家很沒面子。

    也就是她們都有正式工作,且工資不低,這才沒被婆家小瞧了。

    但,這件事,到底在她們心底埋了一根刺,也讓她們清醒的認識到老爹是多么的貪財。

    也正是因著聶永生的這個性子,老四聶金蘭算著自己親爹快出來了,而她也到了適婚年齡,為了不讓老爹“賣”了自己,聶金蘭索性跟著一個大她十多歲的男人走了。

    且一走就是上千里。

    她當時給媒人說得很清楚,她沒有別的要求,只希望能嫁去外地,越遠越好。

    她是怕了自己的親爹,唯恐離得近了,被親爹盤剝。

    聶金蘭很幸運,嫁的倉促,又是遠嫁,卻難得的遇到了一個好男人。

    丈夫很疼她,公婆也厚道,結婚沒多久就生了一對龍鳳胎,婆家更是把她當成了大功臣。

    要知道,那時已經開始了計劃生育,聶金蘭的丈夫是單位貨車司機,絕不敢違反生育政策。

    聶金蘭懷孕的時候,家里就擔心,別是個閨女吧。

    他們家可是五代單傳啊。

    而聶金蘭一次就生了倆,且有兒有女,既讓婆家有了香火,還多了個小棉襖,聶金蘭的丈夫都快樂瘋了,單位里的同事更是各種羨慕嫉妒恨。

    立了大功的聶金蘭自此在婆家站穩了腳跟,就算她每個月給娘家寄錢、寄東西,或是偶爾有老家的親戚來京城投奔,婆家也沒有甩臉子。

    聶金蘭過得好,絕對有運氣的成分,否則依著當時的倉促,碰上渣男的概率更高。

    而她這般倉促,全都是因為有聶永生這個親爹。

    由此可見,聶家的幾個女兒對親爹有多么的戒備和排斥。

    她們對親爹的品行、為人處世,更是十分了解。

    “算了吧,為了小弟,為了媽,咱們就多幫襯一下吧。”

    果然,安妮這邊剛剛撂下電話,那邊的聶金枝就跟其他三個妹妹聯系上了。

    聶金枝是老大,當年又因為工作的事,覺得自己沾了家里的光,卻沒能照顧上家里,多少有些愧疚。

    她都沒跟丈夫和公婆商量,就直接對妹妹們表態,“我是老大,小弟結婚,我給三百塊錢。”

    聶金鳳跟聶金橋只差了三歲,兩人的命運軌跡也差不多。

    老聶家最風光的時候,她們跟著享了福。

    聶永生出了事,老聶家被打回原形,她們卻又躲過了吃苦受累。

    對于母親和弟妹,兩人都有些愧疚,如今最小的弟弟終于要結婚了,聶金鳳聽了大姐的話之后,也開口道:“我和大姐一樣,也是三百塊錢。”

    這已經是她的所有私房錢了,想必大姐也是把自己的小金庫都清空了。

    老三聶金萍沒有工作,她和丈夫一起做生意,手頭很富裕,也跟著點頭,“我就不出錢了,我給小弟出個洗衣機吧。”

    她做生意,門路廣,買洗衣機這種需要票據的東西,比給錢更容易。

    聶金蘭算了算自己手頭上的錢,也點頭,“我們家剛蓋了房子,比不上大姐和二姐,我就給一百六吧。”

    隨后,留在父母身邊的聶金秀反倒是最后一個知道的。

    她本來就大方,直接道,“我給他們想辦法弄個房子吧。”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