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浴血武神 >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履行諾言
    “該死!”
    看著四周圍觀人們那玩味的目光,齊洪峰只感覺臉龐火辣辣的。整個臉,都要被丟盡了!
    隨即齊洪峰大罵一聲,狼狽的起身,向外跑去。跟隨他的那些護衛此刻還都倒在地上,但是齊洪峰已經管不上他們了。
    氣憤的齊洪峰,要趕緊回齊家叫人。一雪前恥,而且眼下自己丟了這么大的臉面。齊洪峰也沒有臉,再在這里耗下去了。
    “你怎么出來了?”
    看著齊洪峰走去,葛進來到楊桀近前問道。
    葛進也知道了楊桀被青魔大人收為弟子的事情,但是葛進也明白。楊桀和青魔那‘巧妙’的師徒關系。
    所以眼下這個節骨眼,楊桀應該不能大搖大擺的離開青家才是吧。
    “放心吧,整個青魔鎮都是你們青家的眼線。只要我不離開青魔鎮,我那位‘師傅’,是不會出手的。”
    楊桀咧嘴一笑,大大咧咧的說到。
    青魔要是想要出手的攔住他的話,早就出手了。又怎么能讓他找到葛進。
    “這就是望月樓。”
    不再多說,抬起頭看向那奢華熱鬧的望月樓,楊桀喃喃說道。
    這可是整個青魔鎮名副其實的第一大酒樓啊,背后也是有大勢力支撐的。
    “你都在這里殺了好幾次人了,還沒見過望月樓啊。”
    白了楊桀一眼,葛進無語的說到。當初石家可有不少人,是在這里喝完酒,被楊桀找到在大街上殺死的。
    雖然楊桀做得很隱蔽,但是他在望月樓前將人引走的那一幕,還是有人看到的。所以葛進也是清楚的。
    “咳咳,之前只顧著殺人了。就沒有好好看看這望月樓,說實話。我還是第一次,這么直觀的看望月樓呢。”
    楊桀咳嗽兩聲,尷尬的說到。
    “引薦一下,這是小胖,你也應該見過的。”
    葛進拉著身邊一臉狂熱的小胖,對楊桀介紹到。
    想當初在石家的時候,小胖和葛進是一起去看熱鬧的。
    所以楊桀應該在那里見過小胖,即使楊桀沒有印象。但是這么多天,小胖身為青家的衛兵,楊桀也還是會見到過幾次的。
    “楊……楊桀大哥。”
    看著楊桀,小胖都有些興奮的磕磕巴巴的說到。看著小胖狂熱的眼神,好似就是看到了心目中的英雄一般。
    顯然,楊桀那將石家都給滅了的戰績。讓小胖很是欽佩。
    事實上,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楊桀的戰績,確實會讓青魔鎮的大多數人為之豎起了個大拇指。
    但是楊桀現在的身份還沒有公開,認識楊桀的人就更少了。所以大家都還不知道楊桀那驚人的戰績,也沒有表現出什么兩樣。
    四周圍觀的人,頂多稱贊一聲‘好漢,竟然能夠和齊小少爺抗衡。’
    “去去去,都散了吧。看什么熱鬧。”
    看著四周圍觀的人們還沒有散去的意思,葛進不禁喊道。
    別看葛進的身份在齊洪峰那里不夠看,但是在這些青魔鎮平常百姓的眼中。青家衛兵還是很厲害的,所以四周那些看熱鬧的人們聞聲,紛紛散去。
    “趕緊回青家吧,一會那個齊洪峰,說不定就要帶齊家的侍衛們過來了。”
    趕走了圍觀的人們,轉過身來的葛進搖了搖頭對楊桀提醒道。
    “那個齊洪峰是什么人?”
    聽到葛進的話,楊桀不禁問道。
    看著楊桀那一臉疑惑的表情,小胖和葛進腦袋一暈。
    我暈,感情這位連剛才得罪的人是誰都不知道?
    “人家都說他姓齊了,楊桀大哥還不知道?”
    小胖欽佩的問道,不愧是那干翻了石家的人啊。打人都不管人家是什么背景,只要惹到了我,就揍他啊!
    “姓齊,難道是齊家的人?不過齊家那么多人,我何須在意?”
    楊桀搖了搖頭,玩味的問道。
    齊家家主齊定遠,楊桀都與之交過手。齊家上下,連嫡系族人再下人的。上千口子,楊桀怎么需要全部在意?
    小胖不知道楊桀心中所想,但是葛進焉能不明白。
    隨即葛進上前一步,搖了搖頭說到“這個齊洪峰可不是齊家的普通族人,他是齊家家主的幼子。在齊家,可是齊定遠最為疼愛的兒子了。齊家上下,只有兩人有調動齊家所有護衛的權利。一個是齊家家主,另一個人便是這齊洪峰了。你說這個齊洪峰厲不厲害?”
    顯然,消息靈通的葛進。對于這個齊洪峰,還是很了解的。
    這也是之前,葛進為什么不想楊桀因為自己,而和齊洪峰鬧得太僵的原因。
    畢竟楊桀現在雖然說有個青魔鎮最強者的師尊了,但是他們師徒關系是咋回事。葛進焉能分析不出來?
    再加上楊桀來青魔鎮的時間說短不短,但是說長也絕對不長。楊桀剛干翻了一個石家,再惹上一個齊家,顯然不明智。到時候楊桀沒準都成為青魔鎮的公敵了,今后還怎么在青魔鎮多待?
    “這樣啊……”
    楊桀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回應道。
    看著楊桀的模樣,葛進和小胖還都以為楊桀知道了齊洪峰的不凡。所以楊桀聽進去了葛進的勸說,要和他們一起回青家了呢。
    但是哪曾想到這個神經大條的楊桀只是點了點頭,便咧嘴一笑。
    “還記得當初說請你來這個青魔鎮最大的酒樓喝酒的事情吧?走,今天我兌現我的諾言。”
    “我暈!”
    葛進一個趔趄,差點暈倒。
    他當然記得楊桀說過的這句話,只不過當初楊桀身著一身叫花子的衣服。所以葛進權當楊桀是在和自己開玩笑,根本就沒有當真。
    況且,即使眼下知道了楊桀的不凡,但是喝酒哪天不能喝?
    你剛惹了齊洪峰,還不回青家,還要在這喝酒?心能不能不要這么大?
    “怎么?這頓酒,我敢情,你不敢喝了?”
    轉身,看著沒有動彈的小胖和葛進。楊桀眼神一閃,語氣凝重的問道。
    聽出楊桀的言外之音,葛進眼睛一亮。內心那被壓抑多年的豪邁,竟然也跟著噴涌而出。
    “怎么不敢喝?”
    說著,葛進便邁開大步向楊桀的方向走來。
    楊桀和葛進的意思,都是有齊洪峰在,你還敢喝這個酒嗎?
    但是哪個年少,沒有過輕狂?受到楊桀的感染,葛進也將平時委曲求全給拋在了腦后。可能葛進自己都沒有注意到,他竟然鬼斧神差的陪眼前這個瘋子,瘋狂了一把吧。
    “好誒,喝酒!大口喝酒!”
    小胖也是應了一聲,跟著葛進和楊桀向望月樓的方向走去。
    根本沒有注意到葛進的心態在無形之中發生了轉變,小胖也沒有聽出楊桀和葛進的弦外之音。
    在小胖的心中,葛進是他的大哥。大哥所認下的小朋友,那人也必然是值得深交的,也必然是他小胖的好朋友。
    況且這個人還是自己崇拜的人,所以小胖將喝酒,真的當成了喝酒。
    “三位,里面請。”
    楊桀的腳掌剛剛踏入望月樓內,便有一位店小二殷勤的走來高聲喊道。
    楊桀一眼望去,望月樓的第一層有幾十張桌子。桌子上滿滿的都是客人。
    每一個桌子旁,都守著一位店小二。
    這才是望月樓的第一層啊,這么算下來。整個望月樓得需要多少個店小二?
    先不說望月樓的酒菜如何,單單這服務,便是沒得挑。不愧是青魔鎮最大的酒樓。
    “還有空座嗎?”
    一兩個月才能進望月樓來喝一次酒的葛進再次進入望月樓中,顯得很是神氣,大大咧咧的問道。
    “有,有,三位這邊請。”
    那位人族的店小二不斷點頭應道,便要領著楊桀他們向里面走去。
    仔細看去,望月樓第一層靠墻的幾張桌子,還有空著的。
    不過楊桀卻是皺了皺眉頭,叫住了店小二“慢,你們這有沒有雅間?這里太鬧騰了,我們只想安安靜靜的喝點酒。”
    “雅間有,不過……”
    店小二停下腳步,轉身回應道。
    “不過什么?”楊桀皺了皺眉,問道。
    “雅間的消費,最低一千五百魔幣才行。”
    那店小二有些尷尬的說到,店小二不認識楊桀。
    但是焉能認不出來葛進和小胖那一身的青色鎧甲?這不是青家的衛兵嗎?
    青家衛兵雖然說在青魔鎮也有些地位,但是他們的津貼。除去他們日常吃喝花銷,一兩個月能來望月樓這里喝上一頓酒就不錯了。而是還是在這望月樓第一層這里‘精打細算’喝上一頓好酒。
    今天這是太陽打那面出來的?青家衛兵,都要來望月樓的雅間喝酒了?
    不過即使是有些嘲笑楊桀他們的不自量力,但是望月樓的店小二還是經過很好的培訓的。所以這店小二將心中的不屑,很好的掩藏起來了。
    但是這些,又哪里能逃得過楊桀的法眼?
    隨即楊桀手掌在腰間隨便拿出一袋儲物袋,墊了墊儲物袋的重量。楊桀便將儲物袋向那店小二扔去
    “這里面有兩千多魔幣,開個雅間。要上好的雅間,不用吝色魔幣。”
    說罷,楊桀便大搖大擺的向望月樓第一層樓梯口的方向走去。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