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說 > 重生東游記 > 第727章 狐妖白靈
    這樣的情況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蝙蝠精們已經知道了上回在城外的山中殺死那幾只蝙蝠的兇手是漢鐘離,所以他們此番是來報仇的。

    既然都已經找上門來了,那必然也是有組織有規律的,如此一來,那情況就有一些危急了。

    “不愧是堂堂的兵馬大元帥,確實比尋常人要更老道一些!”

    一個聽著有些陰測測的聲音忽然自前方的庭院之中傳來,接著便見夜色之下青光閃了一閃,一名身著黑色長袍的年輕男子已經浮現在了裴無名的面前。

    緊接著又有數道青光一并閃了一閃,那并不算太大的庭院之中,已經擠滿了蝙蝠妖。

    單從可以幻化出人形的數量來看,就有著足足三人之多。

    除此之外,還有數十只成年人巴掌大小的蝙蝠,也都盤踞在那些蒼松古樹之上,那陰寒的眼神仿佛能殺人似的。

    “呼……”

    裴無名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瞧對方這情形,是打定了主意要滅元帥府啊。

    想到自己也不過是一個凡人罷了,而郭儀同樣也只是凡人,單就他二人的力量,又如何能對付得了這些已經能夠幻化成人形的精怪呢?

    而且最要命的是,漢鐘離與白靈以及雀靈都不在家中!

    一會兒若是打起來,裴無名自問不出三五個回合,就會被這些精怪給弄死。

    所以此情此景,他后背已經隱隱有冷汗冒出來了。

    不過相對于裴無名的恐懼來說,郭儀似乎要淡定得多。

    他先是以睥睨的眼神掃視了前方的一從蝙蝠妖,隨即微微一咧嘴,笑道:“想不到我這小小的元帥府,居然能迎來這么多的貴客,倒也不稀罕的緊吶。”

    “既然有朋自遠方來,那何不進屋來喝一杯濃茶暖暖身子,這風高夜寒的,幾位躲在庭院之中待了這么久,想必也是疲累了吧?”

    郭儀此言一出,頓時把場上的眾人給驚了一跳。

    尤其是那只為首的蝙蝠精,心中更是有些琢磨不定,他哪里能想到,面對如此的危險的境地,眼前這個凡人中年居然還能這般淡定,其心情之堅韌,風度之瀟灑,更是見所未見。

    “哼。”

    半晌過后,蝙蝠精不以為然的冷哼一聲,強調道:“你不會認為我們來你這元帥府是為了討茶喝吧?”

    “如果真是這樣想的話,那你這元帥未免有些太可笑了些?”

    “非也,非也。”

    郭儀并沒有理會對方的冷嘲熱諷,反而淡然的回應:“其實就算你們不說,本元帥也知道,今晚各位前來元帥府,不外乎就是為了殺人放火。”

    “但哪怕就算是殺人放火,也不在乎這一時半刻的吧?”

    “反正我們兩個凡人也不可能與你們相抗衡,又何必如此著急動手呢?”

    “倒不如先進來喝杯茶,咱們邊喝邊談,怎么樣?”

    “滾。”

    蝙蝠精有些不屑一顧的瞪了郭儀一眼,呵斥道:“我勸你還是識相一點,把那只臭鳥和那個小子給交出來,否則信不信我血洗你元帥府?”

    “臭鳥?”

    郭儀似懂非懂的撓了撓頭,嘀咕道:“本元帥從來都沒有見過什么所謂的臭鳥,你是不是弄錯了?”

    “想我好歹也是堂堂的大唐兵馬大元帥,平日里除了上朝之外,便是在府中處理相關的軍事,哪里有什么閑情遛鳥?”

    “各位莫不是對本元帥臉才能誤會?”

    “沒錯!”

    這時裴無名也已經領會了郭儀的想法,心知他如此揣著明白裝糊涂,肯定是為了拖延時間,以便能等到白靈和漢鐘離等人回來。

    只要他們回來了,那么這幾只小蝙蝠精,必死無疑。

    所以他也連忙第一時間附和道:“我可以作證,你們所提到的什么臭鳥,根本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再者,你們嘴里所說的童子,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們根本完全不知情,幾位確定沒有弄錯嗎?”

    “你閉嘴!”

    蝙蝠精生氣盯視裴無名一眼,不耐煩的呵斥:“這里有你這個凡人說話的份嗎?”

    “再多嘴小心我把你的嘴巴撕爛。”

    言罷,他又將目光挪到了郭儀的身上,半瞇著眼睛打量著郭儀那俊朗的臉龐,一字一頓的說:“你也不必急著狡辯,那晚在城外的山中弄死天蝠洞中幾位外出執行任何的小妖之人,正是一男一女一鳥。”

    “那男子乃是一個孩童,女子則是長樂宮的白靈,至于那只臭鳥,則是那孩童的隨從。”

    “山中有幾只小蝙蝠親眼目者了這一切,之后又一路尾隨到元帥府中,那孩童和臭鳥這才消失無蹤。”

    “所以我可以斷定,他們就是你元帥府的人,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想抵賴嗎?”

    “我最后奉勸你一句,快把那臭鳥和孩童交出來,否則今晚元帥府中之人,一個都別想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

    言罷,那蝙蝠妖也不再客氣,第一時間將自己身上的妖氣釋放出來,將整個元帥府都給籠罩于其間,一時間連空中的月亮似乎都已經被遮擋住了,顯得很是暗淡。

    很顯然,這蝙蝠精也已經動了殺機,出手幾乎是傾刻間的事情了。

    “好吧……”

    片刻之后,郭儀緩緩吐了一口氣,以一副無奈的神情說道:“那孩童確實是我元帥府的人,那只鳥同樣也是出自元帥府。”

    “既然被你們給追蹤到了這里,那本元帥也不必再抵賴。”

    “眼下我只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一問,問完之后,你們想動手就動手吧,我絕不會加以抵抗!”

    此時的郭儀已然知道事情到了劍拔弩張的程度了,若是再像之前那般含糊其辭,顯然是不可能再蒙混過關,而且還會引起蝙蝠精們更大的憤怒,如此一來,估計等不到漢鐘離回歸,整個元帥府的人就已經被他們給殺光了。

    所以當下也只能順著蝙蝠精的話題來說,以期能得到更多的時間。

    “終于承認了是吧?”

    那只為首的蝙蝠揚了揚那道八字眉,冷笑道:“我還以為你們凡人的嘴有多硬,也不過如此罷了。”

    說到這里他又話鋒一轉,反問道:“既然那只臭鳥和那小子就在你府上,那他們就算插翅也難逃,量你也耍不出什么花招來,有什么問題趕緊問,問完趕緊把人交出來!”

    “唔……”

    郭儀面色一正,不假思索的反問:“聽說你們天蝠洞之中,有一位大王叫做紫蝠王,不知是真是假?”

    “他現如今可還在終南山中?”

    郭儀盡量用平靜的語氣詢問,同時又仔細的打量著那只為首的蝙蝠精的神情,以期能從他面部的表情變化之中看出一些蛛絲馬跡來。

    他之所以這樣詢問,當然也是有原因的,因為那只紫蝠王在不在終南山中,直接影響到了雙方之間打斗的局勢走向。

    如果紫蝠王已經從萬妖之城回轉終南山,那么就憑目前漢鐘離與白靈等人的聯手,顯然這是遠遠不夠與其抗衡的。

    但若是紫蝠王不在終南山,那么以眼前這幾個小蝙蝠精的修為,那么自己這一方就要占據很大的贏面。

    雖然說郭儀并不是修行之人,但他好歹也見過世面,盡管根本看不出今晚這幾只前來侵犯的蝙蝠精有多么年的修為,但是憑他從這幾只蝙蝠精身上感應到的氣場,他認為這幾只蝙蝠精最厲害也就頂多與漢鐘離齊平,至于雀靈,那是完全有能力可以弄死這幾只蝙蝠精的。

    這也是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紫蝠王在不在的原故。

    他的這個想法,當然也被裴無名第一時間猜到了,此時已經到了關鍵時刻,裴無名哪里敢攜帶,當下只能屏息靜氣的望著眼前的蝙蝠精,靜待他的回應。

    “你問這個干嘛?”

    顯然,郭儀的這個問題,多少還是引起了蝙蝠精的警覺。

    要知道這些蝙蝠精修行三五百的歲月也不是鬧著玩的,這么多修的閱歷,當然會帶給他們足夠多的對敵經驗。

    盡管并不知道郭儀這番話里最終的意思,但至少已經讓蝙蝠精感覺到了對方是在策探敵情。

    只是這蝙蝠精生來也就有一些高傲,仗著自己有幾百年的道行,所以不把凡人放在眼里,也是尋常之事。

    所以哪怕心中已經有所警覺,但卻并沒有真正的引起注意。

    “你一個凡人怎么會知道紫蝠王的存在?”

    “另外,對于天蝠洞的事情,你到底知道多少?”蝙蝠精目不轉睛的盯著郭儀,一字一頓的反問,看起來還是比較謹慎。

    “哈哈哈。”

    面對蝙蝠精的步步緊逼,郭儀卻并沒有心慌,反而淡定的大笑了三聲。

    “這些消息不都是從你口中那只臭鳥的嘴里聽來的嗎?”

    “他是一只有了道行的雀靈,自然會飛到終南山去探查,所以早就已經查到在天蝠洞之中,有一位神通廣大上下入地無所不能的紫蝠妖王。”

    “不過你請放心,我對于這位紫蝠妖王只是好奇罷了,并沒有其它的想法。”

    “試想一下,紫蝠妖王已經有三千多年的修為,我一個凡人就算了解了他的情況,又能怎么樣呢?”

    “所以除了好奇心之外,委實不敢再有其它的打算……”

    “量你也不敢。”

    蝙蝠精朝著郭儀翻了個白眼,漫不經心的回應:“告訴你也無妨,紫蝠王目前回轉萬妖之城,尚未歸來。”

    “若是等他歸來,長安城將永無寧日。”

    “看在你這老小子還算識相的份上,我戲你趕緊把人交出來,然后離開長安城,越遠越好,如此一來興許還有一線生機,否則等到紫蝠王回歸之日,便是長安屠城之……。”

    “是嗎?”

    不等那蝙蝠精把話說完,忽然一個聽起來有些冷峻的女聲從那墻外飄了過來,接著便見三道光芒從墻上一閃,眼前已然多了二人一鳥。

    這二人自然就是千年狐貍精白靈,以及漢鐘離。

    至于雀靈,他仍然是一如既往的靈動,那火紅色的羽毛在夜色下仍然十分耀眼。

    “鐘離,你終于回來了。”

    看到漢鐘離出現的那一刻,裴無名和郭儀都不由得舒了一口氣,而且與漢鐘離一起回來的還有白靈。

    有他二人在,這幾只小小的蝙蝠精想要興風作浪也就不可能了。

    “那晚就是你們壞了紫蝠王的好事?”那只為首的蝙蝠精,皺著眉頭好奇的詢問,同時又用那雙并不算太大的眼睛,不停的在白靈與漢鐘離身上掃視。

    當看到白靈那絕美的面容,以及窈窕的身材之時,一時間居然也不免有些心笙蕩漾,似乎在他這么多的修行生涯之中,還沒有見過如此美麗的女子。

    最重要的是,此女子身上的氣質也是極佳的,雖然站在前方一句話也沒有說,但卻已經足夠顛倒眾生了。

    直到這一刻蝙蝠精才真正明白,為什么紫蝠王非得令屬下去抓這白靈,原來此女子竟是生得如此美麗動人,婉如月宮仙子一般美得不可方物。

    至于旁邊那個孩童,同樣也引起了蝙蝠精的好奇心。

    畢竟也是修行了幾百年的精怪,他的眼力勁還是可以的。

    從看到漢鐘離的第一眼,就已經察覺到了他身上強大的氣場,以及非同尋常的仙靈之氣。

    “你便是所謂的護國小法師?”盯著漢鐘離那稚嫩的小臉龐,蝙蝠精饒有興趣的追問。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漢鐘離可不怕這小小的蝙蝠精,自那晚在城外與蝙蝠精大戰過一場之后,他對自己的硬實力早就已經有了十足的自信,所以眼前這只蝙蝠精,他同樣也不放在眼里。

    何況早前就已經與雀靈和白靈分析過天蝠洞的實力組成了。

    如今的天蝠洞之中,除了紫蝠王比較厲害之外,其余的那些小妖,皆是難成氣候之輩,沒有一個能打的。

    漢鐘離眼下將近五百年的功力,還會怕這幾個不成氣的小妖嗎?

    那是不可能!

    何況他修的還是正宗的道門仙法,威力之強大,自然要遠勝這些野路子。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