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說 >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 第1299章 管錢我最擅長了!
    Z粒子鐘已經發射,剩下的就是漫長的等待了。

    這些天來,陸舟久違地回到金大的校園,撿起了他放下許久的教書工作,和本科生們上了幾節課。

    聽說陸神總算想起來自己還有個教書的工作,數院的學弟學妹們可以說興奮的不行,甚至就連隔壁經濟系和外語系的小學妹們都跑來蹭課了。

    雖然很困惑自己用普通話講的課和外語有啥關系,但看到這么多人對數學感興趣,陸舟還是相當高興的,臉上不禁露出了老父親般的笑容。

    不得不說,和本科生們講課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既能夠回顧一下那些平時基本上不會想起的簡單的數學原理,還能夠有效緩解等待中積攢的浮躁和焦慮。

    不過就在他回歸課堂的第五天,卻是發生了一件怪事兒。

    準確的來說,是他的課堂上來了一位身份特殊的怪人。

    這位怪人不是別人,正是佩雷爾曼教授。

    只見這位頭頂稀疏、留著快蓋住脖子的絡腮胡的俄羅斯大漢,就這么搬著個小板凳坐在教室的后排,一邊專心聽著,一邊隨手在筆記本上記著什么。

    不過很顯然,因為這副打扮實在是太過前衛,以至于教室里的學生幾乎沒有人認出他的身份,反而被他這幅模樣給嚇到了。

    在講臺上上課的陸舟也是一樣,不過他倒是出于別的原因。

    因為太久沒有在金大這邊露臉,他幾乎都快忘記了,這家伙好像還沒有回俄羅斯那邊去,而是在這邊住下了。

    下了課之后。

    就在陸舟打算和他聊兩句的時候,問問他在這里住的是否習慣的時候,這位特立獨行的怪人卻是主動找上了前來,先一步開口了。

    “霍奇猜想,我好像有點思路了。”

    聽到這個問題的瞬間,陸舟微微愣了下,隨即感興趣地抬了下眉毛,笑著問道。

    “一點是多少?”

    “很難形容,所以我想問問你的意見。”

    看了眼墻上的掛鐘,陸舟開口說道。

    “發我郵箱吧,現在也不是討論問題的時候。”

    “也行,雖然我更喜歡當面交流。”

    “比起這些,你在這里生活的還習慣嗎?”

    “還挺習慣的,就是有些人對我的尊敬有點兒過頭了,這讓我很不適應,我更希望他們忘掉我是誰……”

    嘟囔著抱怨了兩句,佩雷爾曼想了想,繼續說道,“不過總的來說還是挺好的,這里有著很多優秀的數學家……比如陳陽教授,和他討論問題能夠得到不少啟發,這種啟發讓我想起了以前在斯杰克洛夫數學研究所的時候。如果沒有其他意外,我決定再待上半年。”

    說著,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看向了陸舟繼續說道。

    “你呢?最近還在研究數學嗎?”

    陸舟:“一直都在研究,不過研究的重點倒不在數學的本身了,而是如何運用數學解決其他的問題。”

    佩雷爾曼搖了搖頭:“真是浪費。”

    陸舟笑著問:“為什么?”

    佩雷爾曼:“以你在數學上的天賦,完全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就。就算是將剩下的千禧難題全部解決,在我看來也是完全有希望的。”

    “那種事情……”陸舟思索了一會兒,忽然笑了笑說道,“還是留一下機會給別人吧。”

    佩雷爾曼的眉毛挑了下。

    “總感覺你這句話,好像已經有答案了一樣。”

    “你猜。”

    眨了下眼睛,陸舟收起了講桌上的教案,留下了陷入苦思冥想的佩雷爾曼教授,笑著走掉了。

    去食堂點了碗烤肉拌飯,找了個不顯眼的位置吃完,在返回數院實驗樓的路上,陸舟順道繞了個不算太遠的遠路,去劇組那邊轉了一圈。

    記錄片的選角已經全部完成,現在已經到了拍攝階段。

    在攝影棚的旁邊,陸舟正好看到了韓夢琪。

    但不知道為什么,這個小姑娘在看到了他之后,匆匆忙忙地和他打了個招呼,然后就低著頭快步走掉了。

    雖然心中覺得奇怪,但陸舟也沒太在意。

    回到辦公室里休息了一會兒,就在他正準備打開郵箱看看,佩雷爾曼教授有沒有將郵件發給自己的時候,忽然想起了情人節禮物的事情,于是立刻從兜里取出了AR眼鏡戴上。

    閉著眼睛認真思索了一會兒,想到了一個雖然不太靠譜,但有可能幫得上忙的家伙,陸舟睜開了眼睛吩咐說道。

    “小艾,幫我和小彤打個微信電話過去。”

    小艾:【好的,主人。(??????)??】

    三維圖像微微閃爍。

    伴隨著一陣舒緩的音樂,微信視頻的請求很快便接通了。

    這時候普林斯頓那邊還是早上,剛剛起床的小彤打著哈欠,半睜著眼睛面對著手機屏幕,迷迷糊糊地說道。

    “啥事兒啊老哥,一大早打電話過來。”

    看著還沒睡醒的小彤,陸舟笑著說道。

    “在睡懶覺?”

    “有沒有搞錯誒,現在才早上五點半!這時候打電話過來,是人干的事嗎?”

    意識到了是自己打擾了人家的清夢,陸舟不好意思地干笑了兩聲,果斷地岔開了話題。

    “如果我想成立一個基金,應該怎么做。”

    “基金?”在床鋪上盤腿坐了起來,小彤撓了撓有些凌亂的頭發,抿著嘴巴思忖了一會兒之后,開口說道,“這東西……嫂子比我更專業吧?你干嘛不找她?”

    作為全球百強企業的CEO,而且還曾經帶著星空科技頂住制裁的壓力,在埃克森美孚、特斯拉兩家巨頭與美國商務部聯手發起的圍剿中全身而退,即便這背后更多的是華國國力崛起和星空科技技術實力在支撐,換個沒能力的人上來也是絕對不可能這么輕松過關的。

    雖然因為陸舟的光環太過強大,以至于她沒少被一些diao絲男女們在背后狂吐酸水,但行業內對她的能力還是相當肯定的。

    不過陸舟的關注點,倒是和小彤想表達的意思,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上。

    在聽到嫂子這個詞的時候,他那張平時沒什么表情變化的臉,沒忍住的紅了下,下意識地從辦公椅上坐直了起來。

    “咳咳!你瞎說些什……你都看出來了?”

    看著態度忽然軟下來的老哥,小彤瞥了瞥嘴角,扮了個鬼臉說道。

    “請不要懷疑女生的直覺!你老妹我又不傻。”

    就在這時候,話說到一半的小彤忽然間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用右拳捶了下左手的掌心,臉上做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說道。

    “哦哦哦,我明白了!”

    陸舟愣了下,下意識說道。

    “你明白了什么?”

    小彤賊賊一笑,臉上露出了擠兌人的表情。

    “老哥,老實交代,是不是想藏私房錢?嘿嘿,這個你妹妹倒是可以幫忙,不過是學姐的話……不太容易呀。”

    還以為她猜到啥了,結果沒想到就這水平。

    陸舟翻了個白眼:“什么私房錢,別瞎說。”

    他是那種人嗎?

    他的學姐是那種人嗎?

    狐疑地盯著老哥看了一會兒,確認不是老哥在逞強,小彤嘀咕著說道:“那你突然要弄個基金干什么?只是投資的話,我記得星空科技本身不就是有這方面的業務嗎?”

    除了專利管理之外,星空科技的投資業務同樣相當的出名,其中最典型的大概就是東亞電力和東亞通信的融資案了。

    即便兩家企業還沒有上市,但資本市場對它們的估值,都已經奔著萬億去看了。

    最初投資這兩家企業的公司基本上都發了大財,而星空科技算是兩家企業都投資了的早期股東,當初投的那些錢陸舟自己都不太清楚翻了多少倍了。

    對于小彤的疑問,陸舟思索了很久。

    原本他是不想告訴任何人的,但想到這個計劃如果想要實施的話,最終還是得有人知情才行,于是他猶豫了一會兒,最終還是開口說道。

    “……我告訴你,但你別到處亂講。”

    一聽到老哥打算說了,小彤興奮地差點沒從床上蹦起來,抱著枕頭使勁點頭說道。

    “放心吧老哥!我是你親妹誒,你連我都不相信嗎?”

    看著那滿臉期待聽到八卦的眼神,陸舟的眉頭狠狠地抽動了一下,但最終還是嘆了口氣,說道。

    “那我說了……你別亂講,也別笑話我。”

    花了大概五分鐘的時間,陸舟將自己心中的想法講了出來。

    而聽完他心中想法的小彤,卻是整個人都傻掉了。

    眨著眼睛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緩緩從震撼中回過了神來。

    “沒看出來啊……”

    “……沒看出來什么?”

    “老哥你居然還挺會……哎,算了算了。要是有哪個男生像這樣追求我,就算是我這樣的女神,恐怕也會把持不住吧。”

    老氣橫秋地嘆了口氣,小彤搖頭說道,“不虧不虧,學姐這波栽的不虧。”

    “不虧你個頭啊!不對,啥虧不虧的,用得著你評價嗎?我就問你一句話,那個想法可行嗎?”

    看著她那欠教訓的樣子,陸舟忍不住想給她頭上來個爆栗,但奈何隔著網線,抬起的手只得放了下去。

    一眼看穿了老哥的想法,小彤得意地嘿嘿壞笑了兩聲,隨后清了清嗓子,裝作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繼續說道。

    “你說的那個啊,理論上當然是可以操作的!甚至以你的名氣,就算是公開發行都沒什么問題,肯定會賣爆!”

    陸舟皺了下眉頭,開口說道。

    “公開發行暫時先不考慮,主要還是為了她。”

    “這并不矛盾……不過咱們先不討論這個。首先,你需要明白的是,一只良好的基金,如何能夠長期的穩定運行下去!”

    陸舟:“……怎么維持?”

    得意地笑了笑,小彤挺起了胸膛。

    “當然是請一位牛逼的經理啦!鑒于咱倆的關系,我像你推薦一位即將畢業于世界頂級學府的經濟學博士,她出生于諾貝爾獎世家,她的導師曾經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陸舟不耐煩道:“說人話。”

    “我呀!”小彤兩眼放光,激動地湊到了手機前,“老哥,管錢我最擅長了!”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