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歷史小說 > 北宋大表哥 > 第七百二十二章 汴河角門
    東京城有十座城門,再加上汴河橫穿城墻而成的兩座角門,算是十二座城門,而在這十二座城門中,朱雀門是東京城的正門,有什么重大儀式都要在這里舉行,比如將軍出征,使者來朝等等。

    不過朱雀門雖然重要,但卻不是東京城最熱鬧的城門,事實上因為朱雀門的政治意義重大,所以一般中間的正門是不開的,只開放朱雀門的兩個側門,一個城門進一個城門出。而對于京城來說,最熱鬧、人流量最大的城門并不是十座真正的城門,而是汴河東南角的角門。

    汴河從西北向東南穿過京城,為此城墻上也建造了兩座水門,不過水門平時關閉,一般不允許船只直接進入京城,這主要是因為汴河的河道在進入京城后變得有些狹窄,如果進入的船只太多,會造成河道阻塞,所以水運來的貨物一般需要在京城外卸下,然后再由陸路運進城中。

    當年李璋生活的汴河鎮,就是汴河上的一個碼頭形成的城鎮,而為了方便碼頭卸下的貨物進出京城,在水門旁邊又開了角門,其中最熱鬧的就是東南角的角門,因為這里直通運河,很多貨物都從這里進出,值得一提的是,大名鼎鼎的清明上河圖就是取景自這里。

    以前東京城有宵禁時,汴河角門因為其特殊性,有時晚上也會允許一些貨物進出,后來宵禁放開了,城門也不再封閉,這也使得這座角門徹底的爆發出它的光彩,從早到晚幾乎從來沒有停歇過的時候,每時每刻都有無數的人或貨物從這里進出。

    今天也不例外,早飯的時候剛過,角門這里也正是一天中最繁忙的時節,晚上雖然也可以進出角門,但角門的排查也會十分嚴格,有些貨物也不方便進出,所以每天上午時,晚上積壓的貨物都急著進出城門,這也使得上午時的角門尤其擁堵。

    其實對這座重要的汴河角門,朝廷已經數次擴建,名義上座角門,但其實在東京城的各個城門中,除了南邊的正門朱雀門外,還真沒有哪座城門的規模比得上這座角門,甚至有人認為這座角門太大,已經破壞了東京城的城防,如果有敵人來攻的話,這座角門將成為東京城的弱點,不過現在大宋暫時沒有外患,所以角門的安全問題也不怎么受人重視。

    為了解決汴河角門的擁堵現象,朝廷也對這座角門做了嚴格的劃分,進出都有專門的通道,而且延伸到城中分屬到兩個不同的區域,這樣一來,也就避免了進出的沖突問題,不過每到上午,進出角門的通道還是因為車馬太多而導致排出老長的隊伍,有時還會因為碰撞而發生一些沖突,為此這里派駐了大批的禁軍維持秩序。

    今天卻有些不一樣,排隊等候進城的隊伍中有一支隊伍格外引人注目,因為這支隊伍上面打著定北侯府的旗號,李璋在商人中簡直太有名的,最主要的就是他搞出來的錢行,現在幾乎壟斷了整個大宋的紙幣,而李璋名下的其它產業同樣是日進斗金,人人都說李璋有一根點石成金的手指頭,無論做什么生意都能賺錢。

    不過這支打著定北侯府旗號的隊伍卻有些不一樣,因為押送車隊的全都是一個個臉色黑紅,衣襟敞開的精壯漢子,一個個都帶著幾分剽悍之氣,如果不是因為定北侯府的旗號,說不定城門的守軍已經上前盤問了,畢竟這幫人看著實在不像是什么良善之輩。

    很快輪到這支隊伍進城,數十輛馬車也終于緩緩的啟動,不過看馬匹吃力的樣子,似乎船上拉的東西極其沉重,車轍從鋪著青磚的路而上走過時,也發現沉悶的聲響,有經驗的人從貨物的體積和馬車的聲音中也發現了其中的異樣,一般的貨物絕不會這么沉。

    拉車的都是精壯的好馬,打敗了黨項收復西北,打敗了遼國收復燕云,這兩處都是產馬之地,所以大宋現在已經不缺馬了,光是西北的好馬就足以滿足大宋國內的需求,為此馬匹的價格也是一降再降,京城中本來的牛車也大都變成了馬車,畢竟牛的力氣雖大,但在拉車這方面還是比不上馬匹。

    “該不會是錢行的銅錢吧?”旁邊有人小聲的嘀咕道,畢竟這么重的貨物,也只有銅錢符合要求,錢行雖然是發行的錢幣,但平時也負責兌換銅錢,所以各個分行之間經常進出一些銅錢。

    “不可能,錢行的貨物有專門的馬車拉送,而且還有官府的官兵保護,錢箱上還有官府的封條,絕不是這種樣子!”旁邊立刻有人小聲的糾正道。

    錢行最重要的就是信息和銅錢的流通,為此李璋也建立了一個專門的運輸網絡,而且因為錢行的官方背景,這支運輸網絡也由朝廷出兵保護,畢竟隨著時間的推移,錢行也在慢慢的轉交給朝廷。

    “難道是金銀?我可聽說侯府的生意日進斗金,這些不會是侯爺從外地運來的金銀財寶吧?”這時再次有人開始猜測道,畢竟好奇心是人類的通性,特別是這件事還關系到李璋這個大人物,那可是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的一句話就可能影響到大宋朝廷的走向。

    “不可能,錢行就是侯爺家開的,如果要用錢的話,直接從錢行里調就行了,而且金銀實在太笨重了,現在誰還用那玩意?”當即有人再次開口反駁道。

    “你們別光盯著馬車啊,你們看看押車的那些漢子,一個個臉色黑中透紅,皮膚粗糙,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幫人應該是海上討生活的。”這時有個見多識廣的人開口道,畢竟進出城門的人來自五湖四海,什么樣的人都見過。

    “海上來的?”聽到這人的話,周圍的人也全都露出感興趣的表情,同時心中也有些疑惑,因為他們不記得定北侯府做過海上的生意?

    不過就在眾人猜測之時,車隊中也不知道是意外還是有人不小心,車上一個沉重的箱子竟然掉了下來,結果發出“呯”的一聲巨響,箱體也一下子被砸碎,里面一堆黃澄澄的東西爆射出來,滾落的到處都是。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