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歷史小說 > 北宋大表哥 > 第六百四十四章 高麗與女真
    “高麗?”當趙禎等人從李璋口中聽到這個即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名字時,全都是愣了一下,因為高麗與大宋之間早就沒有什么聯系了,而且高麗還是遼國的屬國,雖然高麗多次想與大宋恢復關系,但因為路途遙遠,所以兩國間也沒有太多的交流。

    “表哥,高麗是遼國的屬國,你想借高麗搞亂遼國,這……這可行嗎?”趙禎很快反應過來,當下并不怎么相信的問道。

    耶律宗真兵敗后,遼國內部肯定會出問題,至少耶律宗真對地方的掌控會大為削弱,不過李璋卻還覺得遠遠不夠,于是他提出一個主動搞亂遼國的想法,而這個想法則需要用到高麗這枚棋子。

    “陛下有所不知,高麗雖然是遼國的屬國,但其實就在前幾年時,兩國還因為邊境的問題征戰不休,現在雖然暫時休戰,但遼國卻在鴨綠江南邊修建了保州,并且在城中屯集重兵,就像是一把尖刀似的突入高麗腹心,隨時都可能殺入高麗增內。”

    說到這里時,李璋頓了一下接著又道:“而高麗也一直防備遼國,高麗前任國王德宗,為此不惜仿造長城,在遼國與高麗邊境也修建了一條長城,號稱千里長城,而遼國多次要求高麗毀掉這條防線,但高麗卻十分強硬,兩國之間的朝貢也早已經斷絕多年,到現在都沒有恢復!”

    “竟然還有這種事?”這時呂夷簡聽到李璋的話也不由得大為驚訝的道,他雖然是宰相,但還真不知道高麗和遼國之間的恩怨。

    其實這也很正常,在大宋剛立國后不久,高麗為了應對遼國的壓力,所以很快就與大宋建立了宗藩關系,但是后來隨著第一次契丹高麗戰爭的結束,高麗慘敗于契丹之手,于是只能認遼國為宗主,雖然高麗曾經多次暗中向大宋求助,可是當時大宋也不敢招惹遼國,所以只能當做沒看見,于是高麗也斷掉了對大宋的朝貢,兩國之間早已經多年沒有聯系了。

    連呂夷簡這位宰相都不清楚遼國與高麗之間的恩怨,更別說其它人了,而李璋之所以知道這些,主要是他當初出使時,就刻意打聽過高麗那邊的情況,再結合后世史書上的記載,所以才會如此的了解。

    “遼國與高麗之間的積怨極深,之前曾經發生過三次大戰,前兩次高麗戰敗,為此也丟失了不少土地,而最后一次高麗人卻是先敗后勝,總算扳回一局,但遼國卻在鴨綠江南岸修建兵城,隨時都可以入侵高麗,這讓高麗人也是如坐針氈,現在遼國兵敗,若是我大宋派出使節出使高麗,說不定可以起到奇效!”李璋笑呵呵的再次道。

    經過了燕云和古北口之戰后,大宋雖然連贏兩局,但本身的消耗也是極大,至少在短時間內無力再出兵,但大宋不出兵卻可以讓別人出兵,其中最適合的就是高麗了。

    趙禎聽完李璋的這些話后,眼睛中也露出明亮的光芒,隨即開口問道:“各位愛卿,你們覺得定北侯的意見如何?”

    “臣覺得可以一試!”呂夷簡這時第一個表態道,因為這件事大宋需要付出的代價極小,無非只是派出使節,頂多再支援一些物資罷了,而如果高麗出兵,無論勝敗都會再次削弱遼國的實力。

    看到呂夷簡都同意了,其它人也沒有反對,畢竟這么劃算的生意他們也沒必要反對,這讓趙禎也大為高興,聯絡高麗的事也隨即定了下來。

    其實除了高麗外,遼國還有一個十分重要的敵人,那就是后來滅掉遼國的女真人,相比高麗,女真人更加的野蠻善戰,而且與遼國之間的矛盾也更大,因為在遼人眼中,女真只不過是兩條腿的野獸,可在隨意殺戮取樂,這也導致女真人的叛亂此起彼伏,遼國也不得不在北邊駐扎重兵防守。

    可以說只要大宋派出人聯系女真,再支援給他們一些武器物資,很容易就能挑起女真與遼國之間的戰爭,但是李璋心中對女真人還是有些顧忌,因為在原來的歷史上,大宋就是聯合女真人滅掉了遼國,但隨即北宋也被女真人滅掉,只剩下南宋小朝廷在南邊茍延殘喘。

    有了原來歷史上的教訓,李璋自然不敢輕易的把女真人放出來,事實上他之所以選擇高麗,除了高麗比較好控制外,最重要的是高麗與女真也是敵人,甚至高麗對女真人的看法與遼國幾乎如出一轍,而女真人更是經常跑到高麗境內搶掠,支持高麗即能打擊遼國,又能打擊女真人,這才是李璋最重要的算盤。

    接下來趙禎與呂夷簡等人又商議了一下戰后的事宜,除了燕云那邊的治理外,還有大軍日后的安排,畢竟現在戰事已定,燕云十六州也用不著那么多的兵力駐扎,許多軍隊需要都調回原駐地安置等等。

    這些事情即瑣碎又十分重要,絲毫馬虎不得,所以趙禎也是事事親為,最后一直商議到太陽西下這才散會,李璋也隨之告辭離開。

    回到家中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李璋也立刻來到青織這里看看她和孩子,小家伙的臉剛剛長開,已經不再像剛出生時那么皺巴巴的,只是皮膚還是紅紅的,估計需要過段時間才會變白。

    “夫君,太后可喜歡你設計的玻璃暖房?”青織看著逗兒子的李璋也隨口問道,之前為了設計玻璃暖房,李璋也親自畫了許多的圖紙,甚至青織也幫了一些忙。

    “嗯,挺喜歡的,姑母還說要參加孩子的百歲宴,到時讓岳母陪著她老人家吧。”李璋一邊抓著兒子的小手一邊笑道,小家伙這時還看不清人,但力氣卻不小,抓著李璋的手指就不放開,李璋輕輕的搖晃了幾下,結果小家伙更是咧著沒牙的小嘴笑個不停。

    青織聽后也點了點頭,她母親錢氏一直住在府中,主要是錢氏只有她這么一個女兒,劉府那邊又都是繼子女,本來也不親近,所以住在這里也方便她照顧。

    “對了,咱們家什么時候也建個玻璃暖房,夫君你平時不也喜歡種些花草之類的嗎?”青織這時再次開口問道。

    “恐怕要等一段時間,主要是宮里的工匠暫時借不出來。”李璋立刻回答道,建造玻璃暖房的工匠都是從宮里抽調的,而且現在也有了經驗,如果要建暖房的話,肯定需要從宮里借。

    “為什么,太后的暖房不是建好了嗎?”青織聽到這里也露出驚訝的表情問道。

    “的確建好了,只是今天我遇到曹皇后,為了幫她圓謊,所以估計要幫她也建一座暖房……”李璋說著就把今天見到曹皇后的經過講了一遍。

    青織聽完之后也不由得嘆了口氣道:“宮廷哪有那么容易進的,哪怕貴為皇后,也有自己的苦衷,不過也多虧了夫君大度,如果換做另一個人的話,恐怕就不會以德報怨了。”

    “曹皇后也是個可憐的女子,陛下厭惡她,宮中有不少妃嬪都等著看她的笑話,所以她也只能從宮中的規矩下手,免得被人抓住了把柄,這點我倒是理解她。”李璋這時也輕嘆一聲道,不過同情歸同情,這些本來就是曹皇后自己選的,誰也怪不得。

    聊了幾句私房話后,李璋也讓人送來晚飯,然后自己陪著青織一起吃飯,不過晚飯后他讓燕娘陪著青織,自己卻悄悄的出了門,畢竟妙元那邊也剛生了孩子,他只能每天兩頭跑了。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