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歷史小說 > 北宋大表哥 > 第五百七十八章 心照不宣
    “看看,你家夫人的動作可比你快多了,請帖都已經送來了,難道你還不知道?”妙元這時捏起一份請帖晃了晃,然后直接甩到了李璋懷里。

    李璋當下打開看了看,結果也是臉色一黑,因為請帖上不但寫明了他要納燕娘為妾的事,而且連日期都定下來了,就在一個月后,李璋發現墨跡還是新的,顯然是今天剛寫的。

    “恭喜李大官人新納小妾,小女子到時定當重禮奉上!”這時妙元似笑非笑的看著李璋道。

    “怎么,你吃醋了?”李璋這時走到妙元身邊輕輕的攬過她的纖腰問道,自從突破了男女間的防線后,李璋在妙元面前也越來越放松了,彼此間肢體的接觸也越來越多,就像是剛剛新婚的夫妻一樣,總喜歡與對方黏在一起。

    “我才不會吃醋呢,只是你家夫人會不會吃醋我就不知道了。”妙元這時卻是白了李璋一眼道,雖然嘴上不承認,但李璋依然聞到了濃濃的酸味。

    “以前你不是都叫表姐嗎,怎么現在忽然變成‘你家夫人’了,而且我夫人吃什么醋?”李璋這時卻再次問道,說完還伸手想摸妙元的小臉。

    “要你管,我愛叫什么就叫什么,不過你也別高興,你夫人肯定是知道了咱們之間的事,所以才特意拉來燕娘助陣。”妙元卻是打掉了李璋的手質道。

    “什么意思,我都被你們搞糊涂了,而且青織怎么會知道咱們之間的事?”李璋聽到妙元的話卻是一頭霧水的道。

    “這有什么可糊涂的,女人對感情方面的事本來就十分敏感,你又經常跑來我這里,你家夫人如果猜不到才叫奇怪,而且我猜她肯定是擔心我把你這個夫君給搶跑了,所以才把燕娘拉攏過去做同盟,這樣也能多個女人收你的心,如果燕娘再生個兒子,你就更不會拋家棄子了。”妙元十分冷靜的分析道,女人只要有感情沾上邊,都會變得十分可怕。

    “還拋家棄子?我是那樣的人嗎?”李璋聽到這里卻是哭笑不得的道,難道自己在青織和妙元她們眼中就如此的不堪?

    “人是最經不起考驗的,特別是像表哥這種表現幾乎完美的夫君,有時會讓人感覺十分的不真實,所以你家夫人有這些想法也正常,更何況我可是公主,如果我想搶男人的話,還真沒多少男人搶得過我!”妙元說到最后也十分傲氣的道,看樣子她對自己公主的身份也十分自豪。

    “別吹牛了,貍兒也是公主,可是你看她剛和豆子訂婚,外面就傳成什么樣了,有多少人都是在為豆子可惜,認為他放棄了大好的前程,如此看來,你們這個公主似乎也不怎么樣啊。”李璋當下也是開玩笑道。

    結果話音剛落,就被妙元惱羞成怒的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不過也僅僅疼了一下,她根本不舍得用力,結果最后越來越輕,而李璋則哈哈一笑緊緊的抱住了妙元,順便還親了親她。

    “說真的,青織姐肯定知道了咱們的事,我現在都不好意思去你家了。”妙元這時伏在李璋的胸口,整個人也幾乎掛在他身上,語氣幽幽的道。

    李璋聽到這里也沉默了好一會兒,最后才嘆了口氣道:“本來我也在騙自己,希望青織永遠不要知道咱們的事,可是以青織的聰明,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不過話說回來了,這件事也根本瞞不了她,遲早都要挑明的。”

    “別!我覺得現在就挺好,大家心照不宣就是了,現在青織姐可能還擔心我會把你搶走,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相信她會知道我絕不會搶走任何人,更不會與她爭任何東西。”妙元忽然捂住了李璋的嘴巴道。

    李璋聽到這里也感覺有道理,有時候這種心照不宣反而是最好的狀態,這樣大家表面上都裝糊涂,見面了也不會尷尬,但如果真的挑明的話,反而會讓妙元和青織在日后不好相處。

    想到這里,李璋也點了點頭道:“好吧,一切都聽你的。”

    看到李璋贊同自己的建議,妙元也把他抱的更緊了,不過這時她也想到一件事,于是抬起頭問道:“表哥你去永城都查到了什么,我那位未來的皇嫂有沒有問題?”

    當然李璋去永城前,也特意抽時間來妙元這里,所以妙元知道他去永城的原因,再加上這次的事關系到趙禎,所以妙元也十分的關心。

    “我這次可慘了,竟然被一個男人喜歡……”提到永城的事,李璋也立刻一臉幽怨的道,說著他就把自己去永城的經過講了一遍,結果妙元也是邊聽邊笑,不過當看到李璋委屈的表情時,她也立刻改口夸贊李璋的機智,但夸來夸去最后卻夸到了床上,畢竟兩人之前也剛剛偷嘗禁果,這時正是食髓知味的時期,又忽然分別了這么久,自然是干柴烈火一點就著。

    第二天一早,李璋偷偷摸摸的回到家里,昨天他與妙元胡天黑地的大戰數次,本來他和妙元約定過了,不會在她這里過夜,但是最后兩人實在太累了,結果竟然都睡著了,宮女們也不敢打擾,結果這一覺就睡到天亮。

    想到自己竟然夜不歸宿,李璋也是無比的心虛和自責,本以為青織見到自己會哀怨或痛罵自己一頓,但沒想到青織似乎早有心理準備,非但沒有責備李璋,反而還親自給他準備了早餐,這讓李璋心中也涌起一股遲到的愧疚。

    “青織,我……”

    早飯的時候,李璋覺得自己該說點什么,可是他剛開口就被青織打斷道:“夫君前段時間辛苦了,這幾天就在家里好好休養,一個月后燕娘就要過門了,雖說是納妾,但也不能太委屈了燕娘,到時夫君又該忙了。”

    被青織打斷,李璋也沒有勇氣再說下去,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不過他想到妙元的話,這種心照不宣的狀態也許是最好的,說出來反而讓大家都感到尷尬。

    早飯過后,李璋本來打算聽青織的話在家中休息,但是沒想到宮里忽然來人,這次不是趙禎請他進宮,而是李太后請他進宮,而且從來人的態度來看,似乎還有什么急事?

    當下李璋只得換了衣服,然后備好馬車進宮,而當他跟著內侍來到李太后住的宮殿時,卻意外的發現楊太妃也在這里,自從劉娥去世,李太后迎進宮中,楊太妃也刻意與李太后交好,而李太后在宮中能說話的人也不多,所以兩人的關系也不錯。

    不過李璋對楊太妃的感觀卻不太好,因為在劉娥去世后,楊太妃就迫不急待的把趙禎的身世告訴了他,要知道楊太妃可是劉娥最信任的姐妹,連趙禎都放心的交給她撫養,可以說沒有劉娥,就沒有楊太妃的今天,卻沒想到這個好姐妹一轉眼就把劉娥給賣了。

    “參見姑母、楊太妃!”李璋立刻上前行禮道,雖然不怎么喜歡楊太妃,但表面的禮節還是要保持的。

    “璋兒你快起來,那個曹氏的事你是不是已經知道了?”李太后這時也立刻問道,而且李璋發現姑母的眼睛微微發紅,似乎剛剛哭過。

    “看來姑母您也知道了。”李璋這時苦笑一聲道,李太后之前并不知道曹小娘子曾經嫁人的事,所以才極力勸說趙禎立后,結果現在皇后確定了,但卻是個二婚,這讓她心中肯定不好受,所以趙禎和李璋之前都盡量的瞞著她。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