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歷史小說 > 北宋大表哥 > 第四百六十四章 陳年舊事
    “你小子老看我干嘛?”呂武這時眼睛一瞪對李璋怒斥道,李用和一家坐一輛馬車,李璋和呂武坐一輛馬車,結果上了馬車后,李璋就一直盯著他不放,這讓呂武也十分惱火。

    “武叔,沒想到您和我爹竟然還隱瞞著這么大的秘密,我從小到大一直把貍兒當成親妹妹,結果轉眼間親妹妹就變成了表妹。”李璋這時也故意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道。

    “表妹怎么了,難道不是親妹妹你就不養了嗎?”呂武當下白了李璋一眼道,他是看著李璋長大了,對他的脾氣再熟悉不過了,連豁子這些沒血緣關系的孤兒李璋都不會放棄,更別說貍兒了,所以無論是親妹妹還是表妹,對李璋的影響都不大。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覺得武叔您藏的真深,另外您好像和我姑母很熟啊,你們是怎么認識的?”李璋這時終于問出自己最想問的問題道。

    “我當年在宮中當差,又是太后的心腹,你姑母是太后的侍女,我認識她很奇怪嗎?”呂武卻是輕飄飄的回答道。

    “武叔您別糊弄小孩子,就算你是這樣認識的姑母,可是為何要冒著殺頭的風險,幫她把貍兒從宮中偷出來,不要說您是效忠先皇,所以想為先皇保留一條血脈!”李璋這時卻是一翻白眼道,每當問起當年的這些事時,呂武嘴里就沒有半句實話。

    “那我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行不行?”呂武聽到李璋的話卻是露出戲謔的表情道。

    “武叔您不說就算了,我明天親自去問姑母!”李璋聽到這時也不由得氣道。

    “別去打擾你姑母,這些事過去已經過去了,就不要再讓她提起當年的事了!”呂武這時卻是露出認真的表情阻止道。

    “那您把實話告訴我,您和姑母到底是什么關系?”李璋隨即再次追問道,他是個好奇心極其旺盛的人,更何況這件事還關系自己身邊的親人,所以他無論如何都想問個明白。

    不過呂武聽到李璋的追問卻是扭頭看向車窗外,明擺著就是不說,這讓李璋也氣的牙癢癢,但卻沒有任何辦法,最后忽然靈機一動道:“武叔,您不說和姑母的關系就算了,但您和太后又是什么關系,我總感覺太后對您十分的不一樣,甚至對您的信任還在羅崇勛之上?”

    聽到李璋問起自己和劉娥的事,他的身子卻是一動,但卻依然沒有轉過頭,只是不知為何,李璋感覺呂武身上似乎多了幾分悲傷的氣氛。

    “武叔,您以前不愿意說也就罷了,可是現在太后都已經去世了,您就不能告訴我嗎?”李璋看到呂武的樣子也不由得十分無奈的道,呂武的口風實在太嚴了,只要他認準了不開口,誰拿他也沒有辦法。

    也許是李璋的話終于對呂武有所觸動,只見他這時終于緩緩的扭過頭,然后看了看李璋長嘆一聲,這時李璋也發現呂武的眼睛紅紅的,眼角也似乎帶著淚花,這也是李璋第一次見到呂武露出如此悲傷的表情。

    “其實告訴你也沒什么,這些都是一些陳年舊事了。”呂武這時終于松口道,呂武這輩子都沒有娶妻,所以一直拿李璋當兒子看,有些心理話他也只能和李璋說了。

    “武叔您快說,我保證絕對不會對外亂傳!”李璋這時舉手發誓道,臉上也露出興奮的神色,呂武雖然是他最親近的人,但他身上的秘密也實在太多了,本來劉娥的事還沒搞清楚,結果現在又有了李順容的事,天知道呂武身上還有沒有其它的秘密?

    只見呂武這時沉思了片刻,似乎是整理了一下情緒,隨后這才開口道:“你也知道太后出身低微,當初她本是劉美買來的妻子,后來兩人一起到京城謀生,劉美是銀匠,但手藝卻一般,來到京城也沒什么生意,于是太后就以播鼗賣唱養家,也就是在那時,我與大哥認識了她……”

    呂武是河北邢州人,從小跟著父親賣藝為生,呂武還有個哥哥,那時呂武還不叫呂武,確切的說個他和哥哥都沒什么正式的名字,父親從小叫他們兄弟為大武和小武,后來他們一家來到京城,靠著賣藝勉強度日,后來呂武的父親去世,幸好當時他哥哥大武已經十七八歲了,帶著呂武依然可以生活下去。

    也就是在那段賣藝的日子里,呂武兄弟認識了同樣生活艱難的劉娥,而且三人都是賣藝為生,于是就結伴一起賣藝,劉娥以歌舞吸引觀眾,呂武兄弟則以武藝、雜耍討彩,得到的賞錢三人平分。

    “那時的太后才十六七歲,不但人長的美,舞跳得好,歌聲也清脆之極,每次開場時,都會吸引無數的百姓圍觀,每場下來都得到不少的賞錢,現在回想起來,那段時光真的很幸福。”呂武提到當年與劉娥一起賣藝的場景時,臉上也露出懷念的神色道。

    “知慕少艾,年輕時的太后肯定美麗之極,武叔您不會是喜歡太后吧?”李璋這時忽然有了一個十分大膽的猜想道,事實上這個想法他早就有了,否則沒辦法解釋劉娥對呂武那么信任的原因。

    “滾!臭小子別亂猜,當時我還不到十歲,哪有這種想法?”呂武聽到李璋的話也是氣的怒罵道,他當時年紀小,只能表演一些爬竿之類的小把戲,真正的表演主力還是他哥大武和劉娥,對于劉娥這位美麗的少女,呂武也只是把對方當成姐姐一樣看待。

    “我明白了,既然不是武叔您,那就是大武叔了,他和太后的年紀相仿,又經常呆在一起,產生感情也很正常!”李璋腦子中靈光一閃,當即十分肯定的道。

    這次呂武沒有再否認,只見他沉默了片刻終于再次開口道:“你說的不錯,我哥哥的確喜歡活潑美麗的太后,太后也不討厭我哥哥,雖然兩人都沒有說破,但我哥哥卻已經開始暗中攢錢,因為太后是劉美賣來的童養媳,所以我哥哥打算幫她贖身,如果當年沒有出現意外的話,說不定太后已經是我嫂子了。”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