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歷史小說 > 北宋大表哥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大戰臨近
    “不要想太多,黨項與大宋之間必有一戰,無非就是早晚而已,現在咱們占據著優勢,所以這一仗來越早,對咱們越是有利!”只見曹瑋這時淡定的一笑回答道,早在知道李元昊被李璋炸成殘廢后,他就已經做好了大戰的準備。

    “如果明年黨項人真的來攻,當靠咱們一州的兵馬是不是有些單薄,用不用我向太后寫信,請她將附近幾州的兵馬也調過來?”李璋這時卻再次有些擔心的道,他主要還是放心不下,畢竟這件事因他而起,萬一大宋因此而遭受太大的傷亡,他也是良心難安。

    “哈哈,你也太小瞧我慶州的兵馬了,黨項雖然實力漸強,但也不過幾萬人馬,如果連這點人馬都防不住,那我慶州上下的將士還不如趁早回家抱孩子去!”

    只見曹瑋聽到李璋這里再次大笑一聲,隨后又忽然露出幾分感慨的表情繼續道,“其實我倒是希望黨項人早點來,畢竟現在我的年紀已經不小了,而且這幾年的身體也不太好,所以在死之前,我也希望能把黨項這個威脅給徹底的解決掉。”

    曹瑋說到后半段的話時,臉上也露出幾分蕭索的表情,他出身將門,別的小孩子在讀書玩耍時,他就已經開始跟著父親在軍中廝混,可以說他這一輩子幾乎都呆在軍營中,年輕時他也曾經立下過宏圖大志,想要幫助大宋收復燕云,可是隨著年紀的增長,他早已經息了少年時的志向,現在只想能盡量的幫助大宋掃除一些威脅。

    李璋聽到這里也不由得暗嘆一聲,如果他記錯的話,曹瑋剩下的壽命好像還不到十年,也就是在趙禎還沒有親政時,他就去世了,結果他一死,李元昊那邊也隨即叛亂,西北再無人可以抵抗黨項的兵鋒,對大宋更是三戰三捷,然后借著大勝之勢向大宋言和,同時也讓大宋承認了西夏的國祚。

    “對了,我還有件事沒有問你,上次你是用什么把李元昊炸成那副模樣,聽說他身邊的隨從當場死了一半?”曹瑋這時忽然想到一件事,當下也向李璋詢問道。

    聽到曹瑋問這個,只見李璋也是一笑道:“我管那玩意叫地雷,其實也是一種火器,就是把火藥裝到一個密封的鐵球里,然后埋在地下拉上引線,等到敵人走過來時,算準時間引燃引線,然后‘轟隆’一聲響,哪怕炸不死敵人,也能炸斷或炸傷他們的雙腿,到時想逃都逃不了。”

    “地雷?這倒是好東西,能不能在軍中裝備?”曹瑋聽到這里也是精神一震,立刻就想到了它的軍事用途,于是十分急切的開口問道。

    “裝備是沒問題,只是我擔心火藥的產量跟不上,畢竟現在擴充了火槍兵,光是火槍的消耗就是個問題,我之前在東京設立的火藥作坊很小,朝廷就算是想擴建,恐怕也需要一段時間,所以火藥的產量還是受限制,短時間內恐怕還是無法生產地雷。”李璋這時也雙手一攤道。

    其實李璋在與劉恕一起打造火槍時,就把地雷、手雷之類簡單有用的火器也畫出圖紙,并且交給劉恕,后來火槍造出來后,地雷和手雷也造了一些,只是數量比較少,而且主要還還是試驗的性質,上次他交給野狗炸李元昊的那些地雷,就是當初造出來的試驗品。

    曹瑋聽到李璋的話也露出失望的表情,不過他也知道有些東西欲速則不達,現在主要還是以火槍為主,另外地雷這東西受到的限制還是比較大,頂多只能用于防守,而且還要事先做好埋伏,遠不及火槍的應用更廣。

    要過年了,曹瑋也給手下的官員放了假,李璋和呼延守信沒地方去,于是就干脆去了金山家過年,金夫人她們已經買下一座院子,而且還租了一個門面做脂粉鋪,只是東京的貨物還沒有送到,再加上冬天慶州城也沒什么商人,所以脂粉鋪的生意還沒有起來。

    過完年就是上元節,慶州城中也舉行了燈會,不過相比東京城的燈會,慶州城這邊的燈會規模實在太小了,大街上成規模的大燈都少的可憐,根本沒什么可看的,而且這邊也比開封城冷多了,所以還沒到下半夜,大街上就沒什么人了。

    上元節后,天氣也開始一天天的暖和起來,道路上的積雪也慢慢的融化,道路早在過年前就打通了,但因為天氣太冷,慶州城的人流量也少了許多,直到轉暖后,城中才再次出現一些商人的身影。

    隨著天氣的轉暖,曹瑋卻開始命令邊防各寨做好防衛的準備,同時向黨項那邊派出探子,關注著那邊的動向,另外隨著積雪的融化,之前派往黨項的探子又帶回一些消息,果然不出曹瑋的所料,從去年時李德明就開始調動兵力,現在手下已經集結了數萬人,隨時都可能南下。

    李元昊的一條腿徹底殘廢了,據說李德明四處尋找名醫為他醫治,但根本沒有效果,再加上李元昊的臉也被炸毀容了,這對他的打擊也極其沉重,興州那邊有人傳言,說是李元昊整日喝的大醉,人也變得十分的頹廢。

    看到自己最喜愛的兒子變成現在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李德明也是痛心無比,這也是他集結兵力想要為兒子報仇的主要原因,甚至如果不是去年的那場大雪,說不定他在去年就已經殺過來了,現在雪化了,氣溫也開始轉暖,李德明那邊也是蠢蠢欲動。

    “怎么還不來,老子為了等他們連酒都戒了!”邊市東京樓的二樓,曹俁一臉憤恨的看著西北的方向道,火槍軍的訓練已經完成,現在就等著實戰的檢驗了,而曹俁現在也是信心滿滿,就等著讓來犯的黨項人嘗嘗火槍的厲害,可是現在二月都快結束了,黨項那邊卻還是沒有動靜。

    “不要著急,西北那邊畢竟還是太冷,聽說雪化了之后,道路上全都是泥濘,根本無法通行,你沒看那些來邊市的胡商一個個全都是滿身的泥巴嗎?”李璋這時卻笑呵呵的開口道,火槍軍訓練完畢后,就被調到拓遠寨這邊布防,曹俁為了等黨項人,連平時最喜歡的酒都戒了,就是怕喝酒誤事。

    “不錯,這段時間邊市雖然熱鬧起來了,但來的主要還是咱們大宋的商人,境外的胡商倒是來的不多,特別是黨項人,以前來邊市最多的就是黨項人,可是今年卻一個也沒見,看來黨項真的打算對咱們用兵了。”這時旁邊的金山也開口道,現在邊市的人少,整個二樓也只有李璋他們一桌人吃飯,倒也可以毫無顧忌的談一些事情。

    “就怕他們不來,我還真想看看三千火槍兵在戰場上能達到什么樣的戰果!”呼延守信這時吃了片羊肉,然后看著窗外道,上次他的火槍營出擊滅掉章山部,但那場仗打的太輕松,而且規模也小,再加上他和火槍營都是初上戰場,出現了不少的問題,所以他也十分期待這次黨項人南下,到時也能驗證一下他和火槍營訓練出來的火槍軍能達到什么程度?

    就在這時,李璋的目光無意間掃向窗外,結果卻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遠處而來,這讓他也當即叫道:“狄青,上來一起吃飯!”

    窗外的大街上走來一行人,為首的正是狄青,他后面是幾個士卒押著兩個胡人,看他們鼻青臉腫的模樣,估計是犯了什么事讓狄青教訓了一頓,這段時間狄青就在李璋和金山的手下做事,幫著他們整頓邊市,他身手好又聰明,現在不但李璋和金山喜歡他,曹俁和呼延守信也數次想把他挖到軍中,因為在他們看來,狄青這么好的身手不去軍中實在可惜了。

    狄青聽到李璋的聲音也是一抬頭,當看到樓上的金山等人時,當即也是笑著答應一聲,然后飛奔的跑到樓上,而曹俁看到他也立刻笑道:“小青,上次我和你說的事情你考慮的怎么樣了,只要你愿意來我們火槍軍,先從我的親兵做起,一年之后我就許你個都頭!”

    “嘿嘿,多謝曹大哥的看重,我也想去軍中,不過我之前答應了金哥要幫他,所以最少也得等我幫金哥和李小哥整頓好邊市再說。”只見狄青這時也坐到金山身邊,抄起筷子吞了幾塊羊肉這才回答道。

    “好,做人無信不立,位子我給你留著,你什么時候想來都行!”曹俁倒是十分痛快,當下再次拍著胸脯道,狄青不但身手好,而且腦子又聰明,再加上年紀小,正適合從小培養,所以曹俁對他也是極為喜歡,每次見面都想將他拉到自己的手下。

    李璋和金山這時也是相視而笑,他們對狄青去軍中這件事也并不反對,有曹俁護著對狄青也是件好事,而只要狄青在軍中立下功勞,就能以功抵罪免去身上的刑罰。

    “駕!駕!”不過也就在這時,忽然只聽遠處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緊接著一個身背紅色三角旗的騎兵一騎絕塵,穿過邊市的街道往慶州城的方向飛奔而去。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