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歷史小說 > 北宋大表哥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爐灰
    “怎么可能?”當聽到野狗說燕娘逃跑時,李璋心中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不敢相信,因為他知道野狗的本事,眼尖目明跑的又快,可以說被他盯上的人,幾乎不可能逃脫,更別說燕娘還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丫頭了。

    野狗這時似乎也有些無地自容,當下把事情的經過講了一遍,原來剛才野狗一直盯著燕娘,對方也在后廚忙來忙去,似乎并沒有什么異常,但是就在半個時辰前,燕娘端著一盆菜湯正準備倒掉時,卻不小心滑了一交,結果一盆菜湯全都倒在了自己身上,于是周老三就讓她回去沖洗一下,順便換身衣服再來干活。

    在這種情況下,燕娘就回到后院,并且打水端進柴房,并且拿了件新衣服進去,看樣子是要洗澡換衣服,野狗當然不可能跟著進去,于是就守在柴房外盯著,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燕娘進去左等不出來,右等也不出來,剛開始他還不好意思沖進去,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終于感覺到事情不對,于是闖進去找人時,卻發現人已經不見了。

    李璋聽到這里,當即也沖進柴房,柴房也就是放木柴的房間,因為這個時代的燃料主要還是木柴,所以一般都需要有個專門的房間存放木柴,而回味齋需要制作烤鴨,更是需要大量的木柴,因此這個柴房的面積也相當大,幾面墻都堆滿了擺放整齊的木柴。

    柴房里一般存放著能用三天的木柴,李璋進來后除了看到這些木柴外,房間中間還放著一盆水,另外還有一件疊放整齊的衣服,但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其它的東西,至于燕娘更是不見蹤影。

    “野狗,你肯定沒有見到她逃出去?”李璋環視了一下整個房間,然后再次詢問道。

    “沒有,不過剛才我已經檢查過了,柴房后面的窗戶已經被打開了,她很可能是從窗戶那里逃跑了!”野狗再次回答道。

    “那還等什么,野狗快和我一塊去追!”豁子聽到這里也是一拍大腿,然后轉身就向外面追去,野狗猶豫了一下也快步跑了出去,但李璋卻沒有跟著跑出去,反而來到燕娘逃跑的那個窗口仔細的打量起來。

    “大哥,我們……”

    丑娘這時看到李璋站在那里不動,當下剛想說什么,不過李璋這時卻是頭也不抬的一笑道:“不急,野狗的腿腳快,如果他都追不到的話,咱們出去也沒用。”

    丑娘聽到李璋的話卻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因為回味齋周圍小巷很多,野狗就算跑的再快,也不可能在短時間把這些大街小巷全都搜一遍,多個人也能多一點找到燕娘的機會。不過她看到李璋神色自若的樣子,似乎早有打算,這讓她張了張嘴也沒有說什么,反而也跟著李璋一起守在房間里,這也是她跟隨李璋培養起來的信任。

    李璋這時仔細的打量著這扇打開的窗子,只見窗子外就是院子的圍墻,圍墻并不是很高,而且與房間的墻壁很近,只要是手腳正常的人,很容易就能撐著兩邊的墻登上墻頭,這也是剛才野狗懷疑對方從這里逃跑的原因。

    過了好一會兒,豁子氣喘吁吁的跑了回來,據他說追出去很遠,卻連個人影都沒見到,而野狗又往其它地方追了,只是能找到的可能性很小,畢竟人都失蹤這么長時間了,萬一這個燕娘在哪個角落里一鉆,他們還真不容易找到。

    不過李璋這時終于轉過身,然后在房間轉了轉,甚至還伸手推了推木柴,不過這些木柴都是緊挨著墻堆放著,里面根本不可能藏人,不過就算是這樣,李璋也依然仔細的檢查了一遍,甚至還抽出幾根木柴看了看后面,直到發現木柴后就是墻壁時,這才放下心來。

    “大哥,難道你懷疑燕娘沒有離開房間?”丑娘和豁子看到李璋的舉動,當下也終于猜到了他的想法問道,不過說到這里時,兩人卻扭頭打量了一下房間,雖然房間里堆放不少木柴,但木柴都是一根根的堆放的很整齊,根本不可能藏人,而除此之外,整個房間里再也沒有可以藏人的地方了。

    李璋并沒有回答丑娘的話,只見他在檢查過木柴后,又轉身在房間里轉了半圈,最后來到南墻的位置,這里也是唯一沒有堆放木柴的地方,但卻堆放著不少爐灰,也就是木柴燒完留下的灰燼,這東西是很好的肥料,酒樓里每天都有不少的爐灰,扔掉太可惜了,所以一般都是存放在一起,一般十天左右會有專門的人來買走,多少也是筆收入。

    柴房里的這些爐灰已經存放了好幾天了,在墻角堆成了一個小山,這些爐灰不但可以賣錢,而且堆放在柴房還能防潮,使得木柴保持干燥,這樣燒起來才不會形成大量的黑煙,這對烤鴨來說十分重要。

    只見李璋來到這堆爐灰前,然后饒有興趣的打量起來,似乎在他眼中這不是一堆爐灰,而是一堆黃金似的,這讓豁子和丑娘也大感好奇,當下也湊了上來,但除了這堆爐灰外,他們并沒有發現什么異常。

    “大哥你在看什么呢?”野狗這時不明所以的看了看李璋,終于還是忍不住問道。而丑娘似乎察覺到了什么,但是這堆爐灰里雖然可以藏人,但人鉆進去根本沒辦法呼吸,他們都在房間里呆了這么久了,如果里面真的有人,恐怕也早就憋死了吧?

    “沒什么,野狗怎么還沒回來?”李璋卻是笑著再次道。

    就在李璋的話音剛落,只見野狗終于飛奔而來,只是看他兩手空空的樣子,肯定是沒能追到人,對此李璋也并不意外,反而轉過身對著爐灰開口道:“出來吧,別逼我們動手!”

    “大哥你說啥呢,你不會以為這爐灰里可以藏人吧?”豁子這時也終于反應過來,當然滿臉不敢相信的問道,他和丑娘一樣,都不相信爐灰里可以藏人。

    李璋這時卻是淡定的一笑,剛才他就感覺奇怪,哪怕野狗沒有進來,但以他的耳朵,如果燕娘真的爬墻逃跑,肯定會發出一些聲響,那時野狗應該會有察覺,但事實卻是野狗根本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等到他沖進房間里,燕娘就已經不見了,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遍。

    也正是因為上面的一點懷疑,所以李璋才沒有貿然沖出去,而是仔細的檢察了一下窗戶和墻面,結果發現外面的圍墻并沒有攀爬的痕跡,除非燕娘是個武功高手,可以像野狗那樣直接跳到墻上,否則墻面上不可能沒有任何的痕跡。

    有了上面的發現,李璋幾乎可以肯定,燕娘應該沒有逃出去,而是很可能藏在房間里某個地方,若是他們真的跑出去追,燕娘就可以從藏身的地方出來,然后從容的逃出去,而房間里唯一可以藏人的地方,也就只有眼前的這堆爐灰了。

    “還不出來?那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李璋卻是沒理豁子,當下再次向前走近了爐灰道,這堆爐灰表面上看起來很正常,但其實他早就發現其中有問題,這也更讓他篤定燕娘肯定是藏在這里。

    不過李璋的話并沒有起到作用,爐灰也依然沒有任何動靜,這下李璋也有些生氣,當下只見他冷笑一聲,伸手抓起來把爐灰,然后直接倒進了爐灰頂上一個不起眼的竹管里,這根竹管外面也被擦上爐灰,看起來黑乎乎的,與爐灰混在一起,如果不仔細觀察的話,十分容易讓人忽略掉。

    “噗~,咳咳咳……”隨著爐灰被倒進竹管,只見爐灰里一下子跳出一個黑乎乎的人影,并且劇烈的咳嗽起來,剛才她就是靠著這個竹管呼吸,當爐灰被她吸進去了時,結果自然可想而知。

    “哈哈~,讓你出來不出來,現在吃苦頭了吧!”李璋看到對方狼狽的樣子,當下也不由得大笑一聲道,雖然對方滿身黑灰,但從身形上依然可以看出對方正是消失的燕娘。

    “竟然真的藏在爐灰里!”豁子和丑娘這時也露出震驚的表情,而野狗更是氣的就想上前把對方抓起來,他可是第一次被別人耍的團團轉,不過沒等他動手,卻又被李璋攔了下來。

    “你……你們欺負人!嗚嗚~”只見燕娘咳嗽了好一會兒,最后終于把吸進去的黑灰咳出去來了,但卻干脆蹲在地上哭了起來,邊哭還邊把耳朵、鼻子里的紙團揪出來扔在地上,鼻涕眼淚也一起涌出來,混著黑灰一下子讓她變成了大花臉,看起來即滑稽又可憐。

    豁子還是有著憐香惜玉的心思,這時剛想上前扶起燕娘,但卻被李璋攔了下來,隨后只見他蹲下來盯著燕娘道:“別裝可憐了,你要是逃了,萬一被人抓住把我們供出來,我們可就危險了,所以你還是老老實實的跟著我,我會給你提供一個藏身之處,只要你不亂來,我保證你的安全!”

    “真的?”聽到李璋不會殺自己,燕娘也終于抬起腦袋不敢相信的看著他,因為之前她感覺到李璋想殺掉自己滅口,所以她才想要逃出去。

    “當然,不過前提是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李璋這時忽然十分嚴肅的再次道。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