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混沌劍神 > 第兩千六百二十章 峰回路轉
公孫志的神色間帶著一絲迷茫,他望著在星空中傾盆而下的瓢潑大雨,露出驚疑不定之色,一時間,竟也顧不得一邊的魂葬了。

許志平和沙云兩人則是神色無比凝重,他已經意識到,自己兩人心中的擔憂終于還是發生了,此番滅武魂一脈,終究還是發生了一些他們不愿看到的變故。

因為以他們兩人的修為和境界,哪里還不明白這突然出現的雨,是一位神秘強者的手段,一位他們到現在,都還沒有絲毫感知的絕頂強者。

緊接著,一股強大的神識鋪天蓋地的從沙云和許志平身上爆發而出,就猶如一只只洪荒猛獸似得,兇猛的朝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想要找出哪位隱藏在暗中的神秘強者。

然而很快,沙云和許志平就是臉色大變,神色瞬間變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因為他們二人的神識,竟然都受到了一股神秘而強大的力量阻擋,饒是以他們的神識強度,都無法突破出去。

“不好,我們被困住了。”許志平一聲低喝,臉色變得非常難看,他陰沉的望著四周的天地,只見他目光所及之處,星光已經完全消失,一層厚厚的烏云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囚牢將他們圍困在里面。

而阻擋他們的神識,便是這一片烏云。

不過許志平和沙云卻不會天真的認為這真的是一片“烏云”,因為在這厚厚的烏云中,潛藏著一股令他們兩人都感到心驚膽戰的可怕能量波動。

“這是一座陣法,我們被困在一座陣法中了。”沙云臉色陰沉,他可是荒州上頂尖宗派神刀宗的老祖,在荒州上都是聲名赫赫的絕頂強者,如今竟然不聲不響的就被困在一座陣法中,這讓他惱怒無比。

“先別管其他,立即動手滅了武魂一脈。”許志平一聲低喝,如今他已經與武魂一脈結下了死仇,武魂一脈不滅,他今后怕是都要寢食難安。

雖然他孤身一人并不怕武魂一脈的報復,可他許志平家大業大,家族可承受不起武魂一脈的血膩報復。

沙云也意識到事情的嚴峻性,雖然他不知道這神秘強者突然布置陣法將他們困住,究竟是有什么動機,但眼下最重要的事,顯然還是徹底解決武魂一脈的隱患。

想到這里,沙云不再遲疑,手中長刀一震,卷起漫天刀氣直接一刀劈出。

這一刀,他只是隨意的劈出,可那凌厲而霸道的刀氣卻是一分為八,分別奔向武魂一脈的八大傳人。

沙云出手,盡管倫攻擊強度,還遠不及公孫志手中的屠神之劍,不過沙云的這八道刀氣,就仿佛都具備了靈性似得,每一道刀氣都緊緊的鎖定了一個目標的氣息,讓對方根本就逃無可逃,避無可避,不像公孫志那般,連對手的身影都捕捉不到。

許志平也緊緊盯著沙云的這八道刀氣,他要全力束縛住山魂,以免武魂一脈幾人駕馭山魂逃走,因此根本就無法出手,此番與武魂一脈的交鋒,成敗在此一舉。

“希望布置這大陣的那神秘強者,與武魂一脈沒有絲毫關聯,不然的話……”許志平心中暗暗想到,望著那不斷逼近的凌厲刀氣,他的心都提到嗓子上來了。

咔嚓!

突然間,一道驚天霹靂在星空中炸響,整個天地都是驟然一亮。

只見在那厚厚的烏云中,一連竄的巨大閃電,就猶如一條條飛舞的光龍似得,帶著令天地都黯然失色的璀璨光芒轟然而至,以快的令人難以形容的速度瞬間擊在了沙云劈出的那八道刀氣上,發出陣陣沉悶的爆炸之聲。

沙云劈出的那八道威力驚人的刀氣,在這些閃電面前頓時支離破碎,消散在天地間,并且,刀氣消散時所化作的那澎湃能量,更是被這方大陣給吸收的干干凈凈。

親眼目睹了這一幕的許志平,心中頓時“咯噔”一下,神色變得無比難看。

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這暗中出手的神秘強者,似乎真的是為武魂一脈而來。

同一時間,山魂上,正做好準備施展最后一招逃走的楚劍幾人,此刻也是抬著頭望著虛空,所有人神色凝重,夾雜在其中的,還有幾分狐疑之色。

”這……這不是……”同一時間,正準備讓雙劍合璧的劍塵,也是強制性的終止了雙劍融合,他目露奇芒的盯著這傾盆而下的大雨,以及遠方那滾滾烏云,感到非常的意外和驚詫。

他已經認出了這座大陣,更是知道這座大陣是誰布置下來的。

“不知閣下究竟是誰,可敢現身一見!”許志平低聲喝道。

漫天大雨之中,忽然間出現了一道模糊的人影,他周身彌漫著云雨之力,根本就看不清面龐,只能看見一道十分模糊的身影,甚至都無法通過這道身影分辨出對方是男是女。

他就這么懸浮在漫天大雨之中,似與雨水交融在一起,又似乎與這片空間融合,察覺不到他的絲毫氣息。

許志平與沙云目光一凝,齊齊聚焦在這道模糊的身影上,神色愈發的凝重。

身為太始境強者,他們的感受更為清晰,更加的直觀,從這道模糊的身影上,他們兩人都感受到一股對方好似成為了這方天地主宰的錯覺,無形之間,都能夠影響到這方天地的規則與秩序。

忽然間,許志平心中一動,沉聲道:“我知道你是誰了,你是樂州翻云皇朝的雨上人。”

“什么?她竟然是樂州的雨上人?”聞言,沙云露出驚訝之色。

對于雨上人的傳聞,他可是聽說過不少,雨上人在樂州的地位,就好比荒州的通天劍圣一般,都是強大到無人能敵的蓋世強者,十分的超然,僅僅是以一人之力,便能壓得整個大洲所有頂尖大能喘不過氣來。

甚至是,都有人將樂州的雨上人,與他們荒州的通天劍圣擺在同等層次來看待。

得知眼前這人是雨上人之后,無論是沙云還是許志平,都是忍不住的倒吸一口涼氣,變得無比的慎重。

“本座也不想欺負你們,你們走吧!”雨上人說話了,透著一股上位者姿態,語氣不容置疑,似乎根本就沒有將許志平等人放在眼中。

“雨上人,您這是要庇護武魂一脈嗎?”許志平不甘心的問道,若是放過武魂一脈,那等于是給他們許家,招惹來無窮無盡的麻煩。

“給你們三息時間,你們可以安然離去,三息之后,就休怪本座以大欺小了。”雨上人語氣冷漠,直接下了通牒,沒有絲毫商量的語氣。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