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混沌劍神 > 第兩千五百二十二章 自斷一臂
雖然發現有始境強者闖入了天月皇朝的地界,這名身穿戰甲的老將軍卻是沒有做出絲毫反應,因為這已經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圍。

始境強者來犯,自然有皇朝中的同階強者出面抵擋,這已經不關他的事了。

“不知這始境強者闖入我們天月皇朝,究竟有什么目的,不過看這架勢,也不像是抱著友好的態度來拜訪。”這名老將軍目光望向那名始境強者消失的方向,神色間露出憂慮之色。

最近這些年,天月皇朝可并不像表面上這般安寧,自從被四象聯盟踢出陣營之后,天月皇朝就徹底被孤立,周邊的實力虎視眈眈,讓天月皇朝頗有些風中燭火的感覺,隨時都會被撲滅。

“不過我們天月皇朝已經依附于天元家族了,成為了天元家族的附屬勢力,在這云州南域,我們天月皇朝已經無懼任何勢力了。”老將軍呢喃自語,心中放心了不少。

似乎天元家族,成了他心中一顆最大的定心丸。

此刻,天月皇朝境內,一道劍光在高空中風馳電擎的前進,一瞬萬里,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隱約間,能看見兩道模糊的人影隱藏在劍光之中,在一層璀璨劍芒的包裹之下快速飛行。

這二人,自然是劍塵和黑鴉!

不過黑鴉卻是被劍塵抓著一只臂膀,帶著飛行。

“這里,因該就是泰云道宗了!”

片刻后,劍塵和黑鴉在一片巍峨大山外面停了下來,劍光收斂,露出了他們二人的身影來。

這座巍峨大山天地元氣充沛,青山綠水,鳥獸為伴,山巔半隱在云霧間,時隱時現,看上去,頗有幾分人間仙境的蘊意。

并且,在這座大山深處,更是有陣陣強大的能量波動傳來,那是陣法在運轉,隔絕了神識的探查。

“天元家主前來我們泰云道宗巡視,真是令我泰云道宗蓬蓽生輝,老朽生平,率泰云道宗所有長老,恭迎天元家主到訪。”就在這時,巍峨大山深處,泰云道宗的護山大陣開啟,一名身穿藍色長袍的老者從里面飛出,在其身后,還跟隨著一大群人。

這名藍袍老者,正是泰云道宗的始境老祖,名叫生平!

生平率眾出來迎接,姿態放的非常低,甚至是有些卑躬屈膝,神態間充滿了敬意。

他已經猜到了劍塵的來意,內心充滿了恐慌,非常不安。

當今整個天月皇朝,都已經臣服于天元家族,眼前這位在天元家族內一言九鼎的主人,僅需一句話,就可以剝奪泰云道宗生死,泰云道宗哪里敢有一絲一毫的不敬。

在生平身后,將近二十名神王境長老們一個個都放下了高傲的頭顱,他們所有人心情都非常復雜,心中五味俱全。

因為他們情不自禁的想到在數十年間,平天神國的天元家主才不過主神境修為如此,可是如今,卻已經搖身一變,成為了令他們老祖都要低頭,甚至是讓天月皇朝皇室都俯首稱臣的強勢人物。

這讓他們噓唏的同時,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想他們修煉了數萬年,十幾萬年甚至是更長時間,方才達到今日的神王之境,然而劍塵,前后不過數十年時間,便已經成為強大的始境強者,這讓有些人心中多少都有些嫉妒,大嘆老天不公。

劍塵被泰云道宗的老祖客客氣氣的請到了主殿內,所有神王境長老都默默作陪,低著頭顱跟在后面,沒有人敢開口說話。

泰云道宗扎根在天月皇朝,因實力與皇室懸殊巨大,因此往往有些時候,他們都要聽從皇室的一些安排,然而現在,皇室卻要聽從劍塵的話。

因此,對于泰云道宗來說,劍塵則更像是一個主子。

泰云道宗的主殿內,劍塵十分不客氣的坐上了主位,黑鴉則如一名忠誠的侍衛一般,一言不發的站在劍塵的身后,那平淡而深邃的目光從主殿中的每一個人身上掃過。

“生平,你似乎很緊張,怎么?我來到泰云道宗,就這么讓你害怕?還有你們幾個長老,臉色怎么變得那么難看,你們可是神王境的大高手啊,腿腳怎么在發抖?難道堂堂神王,連站都站不穩了?”劍塵很是隨意的坐在主位上,他面色平淡的從場中所有人身上掃過,似笑非笑的道。

但泰云道宗的老祖生平,以及主殿中的一些長老,卻是明銳的察覺到了劍塵這笑容中包含的一絲冷意。

“家主如今位高權重,翻手為云覆手為雨,我這泰云道宗在家主眼中,實在是太小了一些,家主親臨我們這小地方,自然是讓我們誠恐誠惶。”生平陪笑道,心中是捏了一把汗,他深深的明白,泰云道宗能否繼續傳承下去,就全看天元家主的心情了。

“老祖說得對,家主親臨我們這小廟,讓我們恐慌,哪里鎮定的下來。”下方,幾名神王境長老也忙不地的說道,滿口恭敬。

聞言,劍塵啞然一笑,道:“沒想到我劍塵竟然能將你們給嚇成這幅摸樣,難道我劍塵就真的有這么可怕嗎?還是說,是你們自己心中有鬼?”

生平臉色一變,此事,可是關系著他們泰云道宗的生死存亡,讓他不敢有絲毫的掉以輕心,當年襲擊劍塵的事,雖然是經過了他的默許,但是絕對不能承認。

生平張了張嘴,正要開口解釋,劍塵卻有些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道:“行了,我沒那么多時間陪你們在這里浪費,生平,當年的事,可千萬別說你不知道,你和那幾位長老的神態,已經出賣了你們。”

“現在我給你們一個選擇,第一,所有知道內情之人,全部自斷一臂,百年之內不可恢復。第二,則是由我親自動手,以對付敵人的手段來對付你們泰云道宗,該如何抉擇,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劍塵話已經說到這種地步了,這讓生平知道,自己再怎么否認與狡辯都無濟于事,或許還會讓劍塵心生反感,從而遭受更為慘痛的后果。

他瞬間作出決定,當即一咬牙,道:“多些家主不殺之恩,從今以后,泰云道宗上下,以家主唯命是從!”話音一落,生平拿起一柄利劍,毫不猶豫的朝著自己的左臂斬去。

“噗!”只見鮮血飛濺,他的左臂與身軀分離,已經自斷一臂。

“老祖!”生平此舉,令得主殿內一些不知內情的神王境長老紛紛面色大變,神色既恐慌又茫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然而自生平之后,匯集在主殿中的長老們,又有幾人拿出了利器,毫不猶豫的自斷一臂,鮮血噴灑,染紅了大地。

頓時,那些不知內情的長老全部都驚呆了,事到如今,哪怕是再笨的人,也猜到這些人當年怕是與天元家主之間,有過一段不為人知的恩怨,這當場嚇得那些長老臉色發白,心中一陣后怕。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