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混沌劍神 > 第兩千零九十二章 天價懸賞
接下來,彼盛天宮的九殿下,還真太始的第九弟子鳴東如發瘋了一般,在整個滄海神宮內四處打聽圍攻劍塵的那八位絕代神王,更是拋出了極為誘人的天價懸賞,追殺那八位絕代神王的身份信息和所在位置。此事一經傳出,頓時在滄海神宮內引起了一陣不小的轟動,甚至就連一些神王座上的絕代神王都在密切的關注。

    “我就說嘛,劍塵剛剛突破到神王境界,就擁有這么強的戰斗力,一定是來自某個超級勢力的天驕子弟,現在看見了吧,已經有人來為他報仇了,甚至不惜與八名神王座上的絕代神王為敵......”

    “圍攻劍塵的那幾名絕代神王,我雖然不敢說認識所有人,但恰好知道當中兩個人的底細,他們每一人的身后都代表著一個極為可怕的超級勢力。這想要為劍塵報仇的人究竟是誰?難道他敢同時得罪好幾個超級勢力嗎?別仇報不了,反而把自己給拖累進去了。”

    “只要提供其中一人的身份信息,就以一件極品圣器作為報酬,如果能提供準確的位置,再加一枚神級丹藥作為報酬,天啊,此人是誰,極品圣器和神級丹藥隨隨便便就能拿出來,這也太富有了吧......”

    “看來要為劍塵報仇的這個人,來頭也是非常不一般啊,根本就無懼那八大絕代神王,甚至是連那八大絕代神王背后的勢力都沒有放在眼里.....”

    ......

    整個滄海神宮內,幾乎是隨處都能聽見關于那天價懸賞的話題。極品圣器,神級丹藥,別說的對那些尋常的神王有著巨大的誘惑,即便是對于一些身家不是很富有的絕代神王來來說,也足以讓他們心動。

    鳴東的天價懸賞一拋出,便在滄海神宮內掀起了一股熱潮,成為了一股新的話題,就連后面進來的那一批神王,也是紛紛得知隱藏在天價懸賞背后的故事,知道了滄海神宮內出現了一位極為逆天的神王。

    這些后面才進入這里的絕代神王很淡定,并沒有太當回事,他們這些人,不是背景無比深厚,就是自身實力非常強大,不是為了傳承和寶物而來,而是沖著滄海神宮而來。

    但很快,當又一條對那八大絕代神王懸賞的消息傳出時,不僅整個滄海神宮內九層九的人都被震住了,就連許多絕代神王,也是都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擒住那八名神王中的任何一人,就以一件下品神器作為酬勞,瘋了,瘋了,這簡直是瘋了......”

    “以下品神器作為酬勞,此人究竟是在信口開河,捉弄大家,還是真的有這么豐厚的身家......”

    “天啊,這實在是太瘋狂了,神器,那可是神器啊,哪怕只是一件下品神器,但在圣界也是價值連城的東西,別說它被每一名絕代神王視為珍寶,即便是許多無極始境的至強者,也會為了一件下品神器爭得頭破血流......”

    “擒住一人就獎勵一件下品神器,如果八人都擒住,那豈不是八件下品神器?真是讓人難以置信。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他真拿得出來這么多神器?”

    神器一拋出,頓時在滄海神宮內掀起了驚濤巨浪,就連后面進來的那些絕代神王,也都被震住了。

    而在這讓無數人為之心動的天價懸賞之下,當初圍攻劍塵的那八大絕代神王,自然也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有越來越多的人在四處打探他們的消息和下落。

    “哈哈哈,劍塵區區神王初期,也需要我們八人圍攻?我們八人任何一人便能輕易的捏死他,之所以大家一起出手,不是因為劍塵的實力有多強,而是因為他身上有我們心動的東西而已,都想要將這件東西握在自己手中,所以才成了八人圍攻一人的場面。那個想要為劍塵報仇的人,我在第十層的望月峰等著你,希望你不要讓我久等。”

    圍攻劍塵的那些絕代神王,也是頗為的自傲,主動放出話來,最終他的聲音在無數人的傳播之下,很快便傳到了鳴東耳中。

    “望月峰!”第九層空間,鳴東低聲呢喃,雙目中充滿強烈的殺意,帶著五大神將直沖望月峰而去。

    此時此刻,在滄海神宮第九層空間內一處人跡稀少的荒山中,一老一少兩道身影正站在山峰之巔,皆是神色凝重。

    “敢為劍塵報仇的人,來頭必定很大,而且他還有恃無恐的直接懸賞絕代神王,由此可見,他是真的沒有將絕代神王放在眼中,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們先避一避吧,暫時不要外出。”二人中,那名老者開口說道,一臉的慎重。

    這名老者,正是圍攻劍塵的幾人之一,蒼鷹!

    而那名少年,則是絕代主神第一的莫城,以主神境的修為,就有斬殺尋常神王的實力,若是不算劍塵在內,他真的是一顆耀眼無比的璀璨明星。

    “他有恃無恐,但我們也不見得怕了他。”莫城說道,語氣冷漠,盡管他現在距離絕代神王還有很大的差距,但對這等人物,卻是沒有絲毫懼色。

    “怕自然是不怕,可少主你現在還不是絕代神王的對手,一旦面對為劍塵尋仇的人,我沒有把握能保護少主的安全。”蒼鷹說道。

    “那我聯系師尊,讓師尊派人來支援。”莫城說道。

    “不必驚動主人,滄海神宮之行,對少主來說僅僅是一個歷練而已......”

    ......

    與此同時,在第十層空間的某處,一名身穿金衣的青年正盤膝坐在地上,他臉色蒼白,神色間透著難以掩飾的虛弱之色。

    而在這名金衣青年的對面,同樣盤膝坐著一名黑衣男子,臉色同樣發白,透著虛弱。

    “宮正,你我二人都被劍塵傷了元神,哪怕是服用了神級丹藥,但也不是短時間內就能恢復的,實力早已不如全盛時期,以我們二人現在的狀態,要想在滄海神宮中分一杯羹,唯有聯手。”黑衣男子開口說道。此人來自于白家,名叫白義。

    白家,同樣也是圣界的一個大家族,實力雄厚。

    金衣青年宮正點了點頭,同意了白義的聯手提議,道:“聽說有人為劍塵尋仇來了,甚至不惜拋出神器為誘惑,真是好大的手臂啊。白義,有沒有興趣去望月峰,看看此人究竟有何能耐。”

    “正有此意!若有機會,就順手將這懸賞之人斬殺。”白義緩聲說道,眼中閃過一絲寒芒。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