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混沌劍神 >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懷疑
    “哦,怪不得你身上的傷勢這么快就恢復了,原來是你身上還有品質很高的療傷丹藥。¤,”墨顏恍然大悟,歪著腦袋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下劍塵,繼續說道:“我在你身上完全感覺不到半點威壓,想必你的修為也高不了哪里去,你這么弱的修為就能擁有這么高級的療傷丹藥,看來你挺不簡單的嘛。”墨顏眼中光芒閃動,露出一絲狡黠之色,頗有些不懷好意的盯著劍塵,放佛此刻站在她面前的劍塵已經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巨大的寶藏似得。
    
        劍塵一眼便看出墨顏還是一名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微笑道:“小姐實在是太高看在下了,在下的丹藥也是曾經無意間闖入一位前輩的洞府中偶然得到的,雖然對療傷方面有很強的成效,但也僅此一顆而已。”
    
        “啊!你只有一顆這樣的丹藥啊,我還指望著從你手里換一些這樣的療傷圣藥來送給我爹爹呢。”墨顏一臉的失望之色。
    
        聞言,劍塵哈哈一笑,說道:“難得小姐有如此孝心,為了報答小姐的相救之恩,以后在下倘若再次獲得了這樣的療傷圣藥,必定會相贈小姐。”
    
        “你說的是真的嗎?”墨顏眼睛一亮,當即露出興奮之色。
    
        “當然。”劍塵信誓旦旦的說道。
    
        “墨顏,我給你說了多少次了,不要別人說什么就信什么,你怎么還是這樣?哼,那些上了品級的療傷丹藥,又豈是這么容易獲得的,每一顆都價值高昂,至于什么所謂的前輩洞府,這更是無稽之談,即便是真的遇到一位前輩的洞府擺在我們面前,恐怕我們也進不去。”劍塵話音剛落,一道帶著幾分冷意的聲音便從外面傳了進來,話音一落,惜雨的身影便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大門處,一身白衣飄渺,美若天仙的容顏上帶著幾分冷意,秋水般的眼瞳中更是乏著幾分凌厲的盯著劍塵,似乎要將劍塵里里外外看個通徹。
    
        而在惜雨的身后,還跟隨著兩名身穿黑衣的護衛,都擁有源境界的實力,皆是面無表情的盯著劍塵。
    
        “惜雨姐姐,你怎么來了。”墨顏一下子跑到惜雨身邊,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惜雨惡狠狠的瞪了眼墨顏,而后對著劍塵說道:“不管你是誰,是因何事而受傷,但是墨顏救了你,我不希望你欺騙墨顏。”
    
        “墨顏小姐的確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人,不過我劍塵也不是恩將仇報的人,墨顏小姐的相救之恩,我劍塵會謹記于心,以后倘若有機會,定會報答,告辭!”話一說完,劍塵就抱著昏迷中的沈劍,想要離開墨府。
    
        他身上的傷勢雖然還沒有完全恢復,實力也未達到巔峰,但至少已經有了一些自保之力,離開墨府之后,他就可以動用光明圣力加快速度療傷,恢復起來比在墨府中還要快上不少。
    
        “喂,你傷都沒好呢,怎么能離開,外面那么危險,你的修為又那么弱,出去一定很難生存的。”見劍塵要走,墨顏可不干了,直接張開雙臂攔在了大門處。
    
        “當年我爹爹把惜雨姐姐從外面救回來,后來惜雨姐姐很快就突破了人神境界,成為了我們墨府六大長老之一,我爹爹當年的這個舉動,可是深受祖爺爺的夸獎呢。現在我也好不容易從外面救了兩個人回來,雖然我也不指望你們能像惜雨姐姐這樣出色,但畢竟我也做了一件和爹爹當年一樣的事情出來,而且這也是我第一次救人,你們怎么能就這樣走了呢。”墨顏一臉傷心的說道,心情很是低落,然后又對著惜雨說道:“惜雨姐姐,你說我是不是真的很沒用啊,爹爹當初救人,還被祖爺爺夸獎了好多次呢,可是我救得人回來,剛剛醒來就要急著走。”
    
        惜雨有些頭疼的看著墨顏,當初墨府還沒有墨顏的時候,她的身份問題在墨府中僅有寥寥數人知曉,可自從墨顏誕生以后,她的那張大嘴巴幾乎將自己的來歷告訴了墨府內的每一個人,弄得墨府中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不過看著墨顏那一臉傷心的樣子,惜雨心中實在是生不起什么氣來,墨顏是她看著長大的,雖然沒有血緣關系,但她卻早已將墨顏當成了自己的親妹妹來看待。
    
        “你們還是留在墨府療傷吧,等傷勢恢復了之后在走也不遲,別辜負了墨顏的一片好意。”惜雨對著劍塵說道。
    
        聞言,劍塵遲疑了片刻,對于墨府,他是真的沒心思留在這里了,因為這會耽誤他的療傷速度,不過當他看到墨顏那一臉失落的表情時,也有些不忍就這樣辜負了墨顏的好意,所幸就同意了,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二人就暫且多打攪幾日了。”
    
        墨顏頓時眉開眼笑了起來,和劍塵隨意的閑聊了幾句之后,便離開了這里。
    
        在墨府深處,一間書房內,墨府府主卓在書桌前,手中拿著一本書籍看的津津有味,而在他的對面,惜雨很是隨意的端坐在那里。
    
        “義父,我感覺墨顏救回來的那兩個人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簡單。”惜雨說道。
    
        “噢,說說你的看法,有何不簡單之處。”墨府墨府神色平靜的問道,一副毫不關心的姿態。
    
        “那個叫劍塵的人身上的傷勢恢復的實在是太快了,我之前檢查過他身上的傷勢,受的傷非常嚴重,哪怕是用上好的療傷圣藥,要想恢復起來都需要漫長的時間,可這才短短一天的時間,他身上的傷勢幾乎就痊愈了。雖然有一些品級很高的療傷丹藥同樣可以達到這樣的效果,但這樣的療傷丹藥何其珍貴,價值更是高昂無比,這樣的丹藥,絕不可能出現在一名連神境界都還不到的人身上。”惜雨說道,她有些看不出劍塵的準確實力,但憑著氣息的感應,她也能模糊的斷定出劍塵的實力因該在本源境,絕不可能是神境界。
    
        因為她本身就是一名人神,她在劍塵身上絲毫沒有感受到人神境應有的威壓。至于天神,惜雨是想都不會去想,因為天神境,在墨府這樣的家族中已經是一方老祖的存在了。而沈劍,惜雨一眼就看出是本源巔峰。
    
        “在圣界中,并不缺乏一些擁有特殊機遇的人,此事也不必太過在意,既然他們是顏兒救回來了,那就暫且讓他們暫時在府中吧,等傷勢恢復之后再讓他們離去,以免讓顏兒不開心。”墨府府主說道,語氣平淡。
    
        “我也正是此意。”惜雨說道。
    
        這是,墨府府主輕輕的放下了手中的書籍,神色間充滿了一股無奈,輕嘆道:“極微劍宗少宗主求婚一事,顏兒考慮的怎么樣了?”
    
        “義父,墨顏的態度很堅決,寧死也不愿意成為極微劍宗少宗主的道侶。”惜雨也是輕嘆,充滿了無奈之色。
    
        墨府府主走到窗前,出神的望著外面的一草一木,低聲說道:“其實我也不愿讓顏兒與極為劍宗少宗主聯姻,因為那個少宗主根本就配不上我的顏兒,只是現在陸家與安道家族走的實在是太近了,隨時都有可能會聯合起來,我們墨府被形勢所逼,不得不尋求盟友,否則的話,怕是我墨府在這片地域也存在不了太長時間了。”
    
        惜雨神情低落,一臉愧疚的說道:“對不起義父,這一切都是惜雨引來的,是惜雨讓墨府陷入了危難之中。”
    
        墨府府主擺了擺手,說道:“雨兒,你既然叫我一聲義父,那以后就別再提這樣的話了。你可是我們墨府的驕傲,以你的天資,如果給你數千年,甚至是數百年時間,你都有望成為天神,但是可惜陸家與安道家族根本就不會給我們成長的機會,這一切都怪我啊,怪我當初沒有做好保密工作。”
    
    
黑龙江省p6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