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混沌劍神 > 第八百七十五章 以二敵八
    “延森,沒想到他居然回來了,而且還帶領了三名神殿使者過來。()【-無彈窗,永久網址:,!】&&”看著懸浮在半空中的四名神殿使者,達爾部落的族長臉色也不由的變得凝重了起來。神殿使者的出現,也給他心中帶來了很大的壓力。
    
        “什么狗屁使者,竟敢在我偉大的努比斯面前放肆,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努比斯毫無半點畏懼之色,帶著一股龐大的氣息沖天而起,和劍塵兩人一同懸浮在百米高空中與延森幾人對持。
    
        延森目光陰冷的盯著劍塵和努比斯兩人,沉聲道:“就是你們二人打傷我孟荒部落兩名守護長老和族長的?”
    
        “是又怎么樣,小子,是不是想替他們報仇啊,不過憑你現在的實力恐怕還沒有這個能耐。”努比斯雙手抱胸,面帶冷笑的盯著延森,語氣中盡是輕蔑。
    
        延森乃是海域世界千年不遇的修煉奇才,從小便被孟荒部落所有長輩捧在手心成長,長大后更是被選為神殿使者,并拜一名神殿長老為師,地位即便是在蛟神殿中也是少有人能及,屬于高高在的人物,即便是一些尋常的十五星級海神勇士見到他都要禮讓三分,身份地位如此顯赫的他如何受得了努比斯這輕蔑的語氣,頓時讓他勃然大怒,一股強烈的殺機已經在心間彌漫開來。
    
        “不論你們是哪個家族的人,我延森今日必誅你們,讓你們明白得罪我延森的后果,蛟神殿使者的尊嚴是不容侮辱的。”延森手中出現一把三叉戟,他手持三叉戟直接刺向努比斯。
    
        頓時,天地間的水元素之力飛速的向著三叉戟凝聚而來,最終凝聚成一個巨大的三叉戟虛影帶著磅礴的氣勢刺向努比斯。
    
        努比斯身形一晃,化為一道殘影向著遠處飛去,道:“這里人太多,我不想傷及無辜,要打架就跟我來。”
    
        延森的三叉戟刺中了努比斯的虛影,讓那一處的空間劇烈的震撼了起來,更有一股強大的余勁射向遠方,將十幾公里外的山峰給炸成粉碎。
    
        延森收回三叉戟,立即追向努比斯,而另外三名神殿使者也緊跟著飛了過去。
    
        劍塵也是人影一閃,尾隨努比斯而去,然而就在這時,他身后的空間開始劇烈的顫動了起來,只見一根足有手臂粗細的銀白色長槍閃電般從他后面刺了過來。
    
        孟荒部落的老族長在這個時候也出手了,悄無聲息的向劍塵發動了近乎偷襲的攻擊。
    
        劍塵眼中寒芒一閃,混沌之力剎那間遍布全身,將混沌之體的威力發揮至極致。!。
    
        銀白色長槍帶著磅礴的能量刺中了劍塵的后背,劍塵身立即有一層淡淡的金色光芒閃現,關鍵時刻,貼身穿在他身的金絲甲發揮出自身的防御抵擋這一槍。
    
        但孟荒部落的老族長一身實力已經達到圣王八重天境界,他這一擊的威力之強大絕非金絲甲所能抵擋的。金絲甲的防御被擊潰,而長槍卻余勢不減分毫,狠狠的刺在了劍塵的后背。
    
        但接下來的一幕卻讓孟荒部落四名強者睜大了眼睛,滿臉都是不可思議的神色,只見老族長這強力一擊刺在劍塵身,卻并沒有如他們想象中的那樣穿透劍塵的身體,而是在剛觸碰到劍塵的**時,便戛然而止,再也無法前進分毫,仿佛這一槍刺中的不是一個人的身體,而是一個無比堅硬的鋼鐵。
    
        “這…這怎么可能。”
    
        “他的肉身好強大的防御,他莫非是龜族之人?”
    
        ……
    
        孟荒部落的四名強者紛紛驚呼,自己的對手不僅實力強大,而且肉身的防御力也超乎變態,這完全超出了他們預料,一時間讓他們感到壓力大增,因為以他們的實力,是很難對擁有如此強大防御力的對手構成威脅的。
    
        “孟荒部落的人,既然你們主動出手,那就別怪我了。”劍塵面色冷漠,從空間戒指了拿出斬龍劍,提劍就殺向孟荒部落四名強者,和他們在空大戰在一起。
    
        孟荒部落四名強者中有三人處于圣王五重天以下,僅有老族長一人的實力達到了圣王八重天境界,而劍塵混沌之體第二層能抵抗圣王七重天的攻擊,在加金絲甲這一層防御,圣王八重天境界的強者要想傷他已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另一邊,努比斯和延森兩人在百里之外大戰,延森是神殿使者,戰斗力以尋常圣王要強大許多,但他奈何只有圣王八重天的實力,根本就不是努比斯的對手,雙方剛一交手,延森就被努比斯壓制。
    
        “就你這樣的實力還想審判我偉大的努比斯,簡直是癡人說夢。”努比斯哈哈大笑,他很看不慣延森那扯高氣揚,一副高高在的神態,所以說起話來也是毫不給面子。
    
        努比斯手掌被澎湃的圣之力包裹,他左手一把抓住延森刺來的三叉戟,右手一耳光扇向延森。
    
        延森想要躲避,但周圍的空間突然凝固,將他的身體牢牢的禁錮在那里,盡管只有一瞬間的功夫,但已經讓延森失去了躲避和抵擋的時間。
    
        “啪!”
    
        一聲響亮的耳光聲響起,延森結結實實的挨了努比斯一巴掌,這一掌的力量很大,直接將延森那張英俊的面孔打的高高腫起,牙齒都被打斷了幾顆。
    
        挨了一巴掌,亞森整個人都呆住了,似乎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從小就展現出超強天賦的他一直在長輩的呵護和關懷中成長,即便是進入蛟神殿也被當成天才來培養,甚至許多使者都對他客氣有加,不敢有絲毫得罪,這也使得延森逐漸的養成了一種傲氣,而此刻努比斯這一掌打在延森臉,直接把延森給打蒙了,從小到大,他從來沒有受到過這般侮辱。
    
        在一旁觀戰的三名使者見延森挨了一巴掌,神色也一愣,目光中流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延森可是蛟神殿的使者,而且還是一名神殿長老的徒弟,身份尊貴,竟然有人敢不給蛟神殿的面子扇了延森一耳光,這讓他們三人都感到難以置信。
    
        因為在蛟神殿的領地中,即便是那些頂尖家族的圣皇強者也不敢如此對待神殿使者。神殿使者就相當于是蛟神殿的代言人,扇了神殿使者的耳光,那就相當于變相的扇了蛟神殿的耳光。
    
        延森很快就反應了過來,感受著臉傳來的那真火辣辣的疼痛,頓時讓他勃然大怒,一股滔天怒火直入腦門,近乎讓他失去了理智。
    
        “啊,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延森瘋狂的咆哮,雙目已經變得通紅,天之驕子的他無法承受這樣的屈辱,當即揮舞三叉戟發瘋似得刺向努比斯。
    
        努比斯從容的抵擋延森的攻擊,嘿嘿冷笑道:“就憑你的實力也想殺我偉大的努比斯,做夢去。”說著,努比斯直接一拳打在延森的胸膛,將延森整個人打的吐血倒飛了出去,胸前已經洼陷了進去,骨肋都被打算了幾根。
    
        延森很快就穩定了身形,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一顆療傷丹藥吞下,然后對著另外三人用近乎于咆哮的語氣吼道:“你們全部給我一起,神殿使者的尊嚴絕不容任何人褻瀆。”
    
        聞言,另外三名神殿使者猶豫了會,最后還是紛紛拿出自己的兵器和努比斯大戰了起來,他們三人的實力都不弱,其中兩人處于圣王八重天,那名身材魁梧,一臉冷酷的使者已經達到九重天的境界了,和努比斯處于同一境界。
    
        劍塵和孟荒部落的四名強者也在達爾部落的數公里處激戰在一起,那激烈的戰斗場面吸引了達爾部落所有族人的目光,一個個都聚精會神的觀看,這樣高級的戰斗對于那些實力弱小的族人來說,可是很難見到,觀摩一場,都能讓他們受益匪淺。
    
        孟荒部落四名強者中已經有三人是傷勢未愈,只有老族長一人保存著完整的戰斗力,盡管他們占據著人數的優勢以多欺少,但依然不是劍塵的對手,雙方剛一交戰,就已經落入了下風,被劍塵壓著打。
    
        “叮!”
    
        劍塵手持王者之兵斬龍劍,擁有堪比圣王九重天的戰力,他一劍將老族長手中的長槍挑飛,然后手臂猛然震動,在一瞬間刺出三劍,每一劍的速度都快得不可思議,放佛割裂了時空,突破了距離的限制,在孟荒部落三名強者完全沒有反應過來時就毫不留情的刺入了他們三人的胸膛,貫穿了他們的身體。
    
        鮮紅的血液滔滔不絕的從他們三名強者體內流淌而出,斬龍劍從他們體內一穿而過時,更有一小絲混沌之力殘留在他們體內,瘋狂的破壞著他們體內的一切生機。
    
        啊!
    
        孟荒部落三名強者紛紛發出慘叫聲,混沌之力在他們體內橫沖直撞,給他們帶來了難以承受的痛苦,讓他們當即失去了戰斗力,紛紛落到地面立即盤膝而坐,調集全身所有力量消滅體內的那一絲混沌之力。
    
        這一絲混沌之力雖然很少,但它的強大卻是不容置疑的,以他們不到圣王五重天的實力,在全力而為之下,也只能做到勉強的壓制在體內作亂的混沌之力而已,短時間內根本就無法清楚。
    
        刺耳的破空聲從后面傳來,孟荒部落的老族長手中的銀白色長槍在他手中揮舞成一片密不透風的幻影將劍塵籠罩,那鋒利的槍尖帶著強大的能量波動刺向劍塵的全身要害。
    
        劍塵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冷笑,他的劍以快聞名,孟荒部落的老族長和他比速度,那無疑是自尋死路。
    
        因為當速度達到一定的程度,那身體和手臂也會承受相當龐大的壓力,在沒有強大肉身做后盾的前提下,那速度根本就提升不起來,而劍塵這幅強大的肉身,注定了他是同接種的速度王者。
    
        劍塵右臂猛然震動,斬龍劍在手臂的帶動下以快得不可思議的速度閃電般刺出,短短一瞬間便刺出千次,劍影密密麻麻,重重疊疊,遮天蔽日,完全將身前的一片虛空給籠罩。
    
        叮叮叮叮叮叮……
    
        幾乎化為殘影的劍影和槍影在半空中不斷的碰撞,發出一陣密集的交鳴聲,聲音已經完全連成了一片,它們的每一次碰撞,都會爆發出一股強烈的勁氣,震蕩著四周的空間不斷的顫抖,而下方的大地更是受到了勁氣余波的沖擊,開始片片龜裂,裂開了蜘蛛網一般的裂縫。
    
        數個呼吸之后,漫天的劍影和槍影已經消失不見,露出了劍塵和孟荒部落老族長的身影。
    
黑龙江省p62开奖